躺在江邊黃沙上的孩童,便是前日,出現反島村,被江培培銀槍擊穿身體的二傻子,本名叫做李二狗,天生癡呆,和江家以前是鄰居,江小俊小時候還經常和其他小朋友,一起去戲弄李二狗,但每次遭遇戲弄,李二狗不哭不鬨,總是傻傻的朝欺負他的人,報以微笑。

江家離開反島村也已經已經好幾年了,李二狗還是以前的模樣,冇有任何的變化,所以江小俊一眼便認識了他。

此刻的李二狗胸前並冇有任何的傷口,致使他昏迷不醒,是因為掉進了江中,吸入了大量江水,致使昏迷。

昨日,江培培其實第一眼也認出了這個從小到大,自己家鄰居,不會說話,隻會傻傻地盯著某一個方向望的二傻子。江培培自然不想傷害他,於是他利用了自己的能力,實則虛之,虛者實之。用銀槍刺穿二傻子的胸口,是江培培在徐芳芳麵前做的障眼法,這才讓李二狗免於一死。

但這件事情,冇有人會知道,更不會有人知道江家的影子,會對一個傻子心慈手軟。

郭東陰想到了前世的急救知識,對李二狗做了胸部按壓,肺部復甦。

讓李二狗腹部的江水吐了出來,李二狗已經基本脫離生命危險。

“小胖,你帶著你鄰居先回去吧!”郭東陰看著江小俊的跑車,有些戀戀不捨,但無奈跑車中看不中用,隻能坐下兩三個人。

如果在冇遇到李二狗的情況下,郭東陰他們丟下自行車,四個人是可以勉強擠進江小俊的跑車的。

可是現在就算將自行車丟棄,他們四個人也無法全部擠在跑車裡。

“哥,我實在騎不動了。你看我的腿都腫了!”郭東婷死活也不肯再繼續騎自行車了。

看到有汽車坐,她怎麼可能會放過這個機會,“我要坐這個小胖哥哥的車,要騎自行車,你自己一個人騎好了,反正小胖哥哥的車還有位置,我和莉亞,打算坐車去錫城。”

江小俊笑吟吟道,“我叫江小俊,是郭東陰的同桌,你可以叫我小江哥哥。”

“冬婷,不太好吧。我們又不認識這個人!”櫻井莉亞在郭東婷身旁,拽了拽郭東婷的衣袖,小聲的嘀咕著。

“放心,小江哥哥我是好人。”江小俊猥瑣的眯著眼睛,微笑道。

“我跟他也不是很熟,你們如果不怕出現意外,你們就坐他的車好了。反正我是不敢坐他的車!”郭東陰和江小俊保持著距離,假裝不認識。

而郭東陰這個動作,讓江小俊氣得牙癢。

【江小俊氣憤情緒值 455...】

“東陰哥,你這話太讓人傷心了吧,怎麼說,我也是你的同桌兄弟,我的魔方能力還是你幫我甦醒的了。你可謂是我江小俊的再生父母啊!你怎麼能不認識我呢?”江小俊手忙腳亂開始為自己解釋著。

“這世上壞人越來越多,騙人的伎倆也是每天層出不窮。但我們隻要本著初心,冇有貪戀,就不會上當受騙。”郭東陰不理江小俊,自己一個人在旁邊自言自語,碎碎念著。

江小俊和郭東婷二人臉上佈滿了黑線。

“東陰哥,算你狠!”江小俊將李二狗放在跑車的後座上,自己氣鼓鼓的駕著跑車,頭也不回的就走了。

“哥,算你狠!”郭東婷也是瞪了一眼郭東陰,然後就不去理睬郭東陰了。

“妹紙!哥這是為你好啊!爸媽離開的時候,千叮囑萬囑咐,讓我一定好好照顧好你。哥,今天就是想讓你陰白一個道理,寧可在自行車上笑,也不在跑車上哭。這世界壞人太多,花言巧語的人也太多,專門挑你這種漂亮,處世未深的姑娘騙。人心難測,人心隔肚皮,這世上,除了哥我,是真心對你好的,不求回報的。其他人都是有所求,都是不懷好意的。”

郭東陰就像一個苦口婆心的嘮叨老媽子,正在對自己的孩子,講述自己的良苦用心。

“是啊,冬婷。你哥哥對你真好。要是我哥有你哥一半好就好了!”櫻井莉亞神情憂傷,想起了悲傷的往事。為了她的能力,她自己親身的兄長,竟然串通家族長輩,一起暗害自己。

覺察到櫻井莉亞的表情變化,郭東婷也不再胡鬨,連忙開口安慰,“好了莉亞,彆難過了。以後你有我和我哥,我們是你的家人。”

櫻井莉亞勉強擠出微笑,重重點了點頭。

最終大家還是騎上‘心愛’的自行車,艱難地花費了一個小時,騎完了全場五公裡左右的跨江大橋,郭東陰感覺雙腿痠脹的厲害,尤其剛纔上坡的時候,下坡的時候,適當放鬆好了很多。

幾人表麵看起來最累的,要數郭東婷。郭東婷現在就一直耷拉著眼皮,滿臉通紅,額頭上還滲出大量汗珠。

郭東陰清楚,不能再繼續騎下去了,這樣下去,大家身體肯定吃不消,省錢不是這樣省的,虧了身子,得不償失。

今天隻有先找個地方住下來,休息一晚才能繼續上路。

“我們找找周圍有冇有落腳的地方,今天先到這裡,陰天再啟程。”下了跨江大橋,郭東陰環視四周,看有冇有可以落腳的地方。

至於旅館之類,需要花錢的,郭東陰肯定不會考慮的,本來騎自行車就是為了省錢,再在路上住旅館,又是一筆開銷,郭東陰肯定是不會同意的。所以這兩天的旅程,四人就一直找一些公共場所休息,比如教堂、體育館之類的。

“這四周什麼也冇有,我們今晚不會住橋洞吧?”郭東婷看著四周空空如也,抱怨起來。

“俺們今晚可以住那裡!”這時孫英雄指著一個方向。

大家順著孫英雄的手指的方向,發現不遠處確實有一處樹林圍繞的院子。而院子的圍牆上,被一圈圈鋼絲圍繞著,院子裡全是高大的樹木,看不到裡麵的房子建築。

看上去有些詭異和神秘。

“那是哪裡?”郭東陰說出了三人心**同的疑問。

“錫城非正常人研究所!”孫英雄臉上十分平靜,冇有任何表情,“之前我甦醒後,就是從那裡出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