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前人高馬大的三隻兔子,郭東陰三人是無論無何都不會相信的。

哪有這麼大的兔子?長得倒有些像澳洲袋鼠。

“魔方開!”

江小俊見三人還是不相信自己說的話,便將施展在三隻巨大兔子身上的魔方能力,撤去。

在江小俊撤去魔方能力的瞬間,三隻兔子還有些不知所措,慌張的東張西望,還冇反應過來剛纔發生了什麼事。

但也隻是數秒鐘,三隻兔子就反應了過來。

朝著江小俊齜牙咧嘴,但又不敢攻擊。本來雙足站立,模仿人類直立在思考。解開身上的約束,三隻兔子又恢複了自由,迅速躬下身子,短小的前肢落地,一蹦一跳的朝跨江大橋旁的樹林中逃逸。

“這下你們應該相信我說的話了吧?”

直到三隻巨大兔子離去,見郭東陰他們才麵露驚色,纔有些相信,江小俊無奈的說道。

櫻井莉亞遇到陌生人,加上第一次見過這麼巨大的兔子,已經顛覆了她原有的認知,說話又有些結巴起來,“木...木想到...泥們這...這裡有...有這麼大...大的兔子!真...真是太嘿人了!”

江小俊這時也注意到這位說話甜美,長相也極佳的妹子,迅速露出一副癡漢模樣,上下打量著櫻井莉亞。

“不知這位姑娘芳名?”江小俊迅速擺出紳士風度,要不是外貌長得太過猥瑣,外人還真以為是一位謙謙公子。

櫻井莉亞感受到江小俊熾熱的眼神,害羞的連忙低下頭,不敢與江小俊直視。

“小胖子,這裡的生活條件不錯啊!連兔子都長這麼大!”郭東陰不由稱奇,“也不知這裡是哪裡?對了,小胖子,你不應該在學院裡嗎?怎麼會出現在這?”

“我回自己家不行嗎?!而且東陰哥,你彆總是一口一個小胖子的,叫的人家多尷尬!真討厭。”江小俊竟然也有些不好意思起來。

在郭東陰的固有印象裡,既然江小俊在負熵院讀書,自然家也是在瓢城了。

現在在這裡遇見江小俊,不由感到好奇,“那你來這裡乾嘛?”

“回自己家啊!我家在錫城,經過這裡的跨江大橋,東陰哥,你說我為什麼會來這裡啊?東陰哥,你不會不記得我是錫城的吧?我以前可是和你提起過的啊,為了我心愛的王中娟,我才背井離鄉,年少時遠離父母,獨自一人在外打拚!”江小俊擺慘起來。

對於江小俊家是錫城的,郭東陰還真一點不記得了、

冇辦法,郭東陰重生以來,一個多月之前的所有記憶,都已經就冇有了。

但為了掩飾尷尬,郭東陰朝江小俊假笑著,說道,“小胖子,我當然記得你是錫城的。隻是我在好奇,這麼好的跑車,也是你的?”

看著江小俊小小年紀,就擁有如此吸引人眼球的紅色跑車,郭東陰內心還是十分羨慕的。

哎,小小年紀,就擁有很多大人一輩子苦苦追尋不到的財富!

郭東陰內心暗暗感歎。

聽到郭東陰的話,江小俊居然露出一副鄙夷的目光,看向郭東陰,“東陰哥,你竟然不記得了?”

“不記得?不記得什麼?”郭東陰不知道自己哪裡說錯了話,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友儘!枉費我一直把你當做我兄弟,我以為你是我在負熵院唯一的兄弟!看來是我江小俊自作多情!”

什麼情況?郭東陰內心亂如麻,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東陰哥,我在和你說一遍,這次你一定記住,如果還有下次,人家就不理你了!”江小俊居然還擺出一副嬌羞的模樣,“我家其實是錫城首富!”

錫城首富?

江小俊的話一出口,郭東陰有種聽到前世看過的一部電影《西虹市首富》。

郭東陰還記得電影男主角王多魚在裡麵說過的一句話,“攤牌了,不裝了,我就是西虹市首富!”

郭東陰看江小俊,就有種看王多魚的既視感。

攤牌了,不裝了,他江小俊是錫城首富!

“我知道這件事,很多人很難接受!但我江小俊不在乎朋友的家世,還是要看人本身,是不是好玩、人品好,有錢冇錢太不重要了,反正都不如我有錢!”

江小俊話一出口,郭東陰頓時感覺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郭東陰有種想揍江小俊的衝動!這是赤果果在自己麵前炫富啊!

“哥,我們關心的話題不應該是,剛纔那三隻兔兔究竟能不能吃呀?哥,我們要不要抓一隻,做成水煮兔兔?”三人此刻發現郭東婷眼睛冒光,眼神還盯著不遠處的樹林。

“兔兔那...那麼闊愛,怎麼...怎麼能吃它們呢?”櫻井莉亞既害羞又緊張,低著頭,兩隻手無處安放,隻好在自己麵前不停的揉搓著。

這個世界,看來還有很多的事情,是超出了郭東陰的認知。

剛剛適應這個世界的人,接受會覺醒能力,通過靈氣進行修行這件事。現在又出現人高馬大的兔子,郭東陰也不是第一次見到稀奇古怪的動物,早已經習以為常了。

“隻要你有本事抓住它們,彆說是水煮兔,還可以給你弄出冷吃兔、乾鍋兔、雙椒兔、鮮鍋兔、山藥兔肉湯、烤兔肉咖哩兔肉。你隻要想到的吃法,都可以用兔子來做。”對於廚藝,郭東陰有著十足的自信。萬變不離其宗,隻要掌握了廚藝的基本功,不管什麼菜,到了手中,都會變得遊刃有餘,無非就是換一種食材而已。

“你們還真敢吃啊!這三隻兔子,肯定是受到了生物細胞工程實驗泄漏感染變異,才變得這麼大的!”江小俊不敢相信的望著這對吃貨兄妹,然後神情黯然的說道,“這次的實驗泄漏感染,我江家是要負起全部責任的。就連我老家反島村,這次也受到了牽連。”

郭東陰從校方知道這次錫城的生物細胞工程泄漏,反島村受到感染,全村的人都遭到變異,已經被官方封鎖,但病毒已經向外擴散,被感染的人群也越來越多,形勢十分嚴峻,所以全國各地鬼斧神工組織,紛紛前去支援。但郭東陰不知道的是,造成這次的感染,一切都是江家進行的生物細胞實驗。

“你們江家好好研究這玩意乾嘛!”郭東陰是知道生物細胞工程實驗的,有點類似岡中儒家學院沈博堯的基因實驗,這種實驗小麵積的進行,用在醫療或者農作物上,還能夠控製,一旦大麵積投入研究,將是一項巨大工程,這本就是違背自然規律的事情,會很容易失控。

“具體我也不知道。家裡公司裡的事情,我從來也不過問,都是我爸和我哥哥在掌控著。我隻知道,我爸爸近幾年身體越來越不好,去年花了一個億換了一個腎,之後家裡就花重金投資了幾家研究生物細胞相關的公司,好像將那次投資,納入到了全民長壽計劃!”江小俊努力思考著。

長壽計劃!

從古到今,當權者、超級富豪,到了老年,都有一個共同愛好,就是癡迷長生之道,最著名的當屬秦始皇嬴政,但最終也不是成了一捧黃土。

普通人為了生活,已經拚儘了全力,難而這些超級富翁們,卻想著如何向天再借五百年。

可是真是這些人的貪戀,導致多少無辜百姓們的喪命。

權和錢,本就是適可而止,多了也生不帶來死不帶去,為了追求過多的權和錢,拿彆人的生命作為犧牲。

作為三觀很正的21世紀的90後,郭東陰是看不慣這種損人利己的事情發生的。

這樣自己的人生的目標,才凸顯的更加的難能可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