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瓢城去往錫城的大巴班次,還是很多的。

但是郭東明最後還是選擇了騎自行車去錫城,理由很簡單。一個人可以省下一二百,四個人就是六七百,這些都是實打實的錢,是肉眼可見剩下來的錢。

而郭東婷建議提前去錫城,賣泡泡牌沐浴露,從而可以提前賺到更多的錢,郭東明覺得這種未知而且還是變數很大的事,不穩妥。

作為一個靈魂已經步入中年的人而言,求穩妥,纔是最先考慮的問題。

正如地球上股神巴菲特說過的一句投資秘訣,第一條就是投資不虧本;而第二條卻是記住第一條。

可見對於股神巴菲特而言,最看重的,卻不是獲利,而是在不虧本的前提下,纔去獲利。

作為地球上的網絡噴子,鍵盤俠來說,最不缺的就是大道理。

不要去關注模糊的未來,珍惜好當下。

郭東明如此執拗的堅持後的結果就是,所有人都要陪著他,一起騎自行車去錫城。美其名曰,享受慢生活。

雖然元宇宙的私家車不是很多,但市與市之間公路上,還是經常會出現大巴車和運貨的大卡車。

以孫英雄為首的四人自行車小隊,已經斷斷續續在城際之間的公路上,已經騎行了兩天。

四人除了孫英雄,包括郭東明自己,都感到精疲力儘了,他什麼時候騎過這麼久的自行車,果然想象和現實,是有差距的。

看著剛剛從身邊經過的大巴車,三人隻能眼巴巴的看著。

如今已經到了進退兩難的地步,現在如果選擇放棄騎自行車,去坐大巴車,自行車的錢,豈不是白花了?

一輛自行車,也要一百多呢。

心疼,捨不得。

這是郭東明此時內心最真實的獨白。

“哥,我們還要多久才能到錫城啊?”郭東婷生無可戀,眼神呆滯的望著前方,自行車已經被她騎得晃晃悠悠,就像一個剛學習騎自行車的孩童,隨時都有可能跌倒。

“應該快了吧!”郭東明也好不到哪去,但騎自行車畢竟是他開始提出來的,無論如何,他都是不會提出放棄的,就算提,他也不會做那第一人。

“加油!孩兒們!過了這座大橋,我們就到錫城了!”與三人的狀態完全不同,孫英雄這兩天內,一直都十分亢奮,尾巴卷在自行車的前扛上,身體朝後,麵向郭東明他們。

孫英雄的動作,讓郭東明錯以為孫英雄不是在騎自行車,而是在駕駛一個全自動的代步工具。要不是看到孫英雄的雙腿還在努力的瞪著,郭東明真要這麼以為了。

“猴叔叔,你來過這裡嗎?你好像對這裡很熟悉。”滿臉通紅,一路上雖然很累,但一直悶不吱聲的櫻井莉亞,此時漢語說的也開始流利起來了。

“那是當然。俺老孫,數月前,帶著俺媳婦和閨女,一起徒步從彭城走到錫城。”孫英雄昂首挺胸,為自己認識路,很是得意。

狠人!

徒步從彭城走到錫城,要知道,彭城到錫城,可是兩個瓢城到錫城這麼遠。郭東明不由暗歎,這孫英雄果然非常人。自己想到騎自行車去錫城,純屬為了省錢,畢竟當家做主,知道柴米油鹽都要花錢,能省一筆是一筆啊。

難道當初孫英雄一家三口,從彭城徒步走到錫城,也是為了省錢?

不應該啊,隻有窮人家,纔會想到省吃儉用啊,孫英雄一家之前可是來旅行的,竟然有機會旅行,肯定不是窮人,最差也是一箇中產階級。

“不是,猴子也有老婆和閨女嗎?”郭東婷突然想到一個問題,也忘記了騎自行車的疲憊。

孫英雄突然一頓,一腳踩在地上,自行車停了下來,身體支撐著自行車,陷入了沉思,然後自言自語說道,“俺老孫什麼時候有老婆,什麼時候有閨女了?俺老孫可是出家人,什麼時候破戒了?要是讓師父知道俺老孫有了老婆和閨女,他老人家會不會攆俺老孫回花果山?”

顯然冇人真的去關注他是否有老婆和閨女,三人超過孫英雄。

一巨大跨江大橋,出現在三人的麵前,猶如一條蜿蜒曲折的巨龍,盤踞在長江之上,聲勢浩蕩,連綿不絕。

......

正當三人被眼前壯觀的跨江大橋吸引,愣愣出神,發出感慨的時候,隻聽到大橋下,一個人影,正朝他們不停招手。

“東明...”

順著聲音看過去,隻見上大橋的開始的地方,停著一輛紅色敞篷的跑車,跑車迅速吸引住了他們的目光,但隨即看到跑車旁邊的幾道身影,讓郭東明十分吃驚。

跑車旁邊站著一個小胖子,正是郭東明的同桌江小俊,而站在江小俊身前的三個身影,竟然長著一副兔子的模樣,但身高和一個成年人差不多高。

郭東明一直保持著驚疑的目光,走到江小俊的身前,不可思議的在江小俊身上,以及他身旁的跑車上不斷打量。

“這跑車租一天多少錢?”郭東明如今是知道這個世界轎車的價錢的,更何況是一輛敞篷跑車,價格肯定更是高的嚇人。平時在郭東明眼中,一向平平無奇的江小俊,肯定是不配擁有這輛跑車的,隻有租賃這一種可能。

江小俊眯著眼微笑著,“東明哥,你格局小了。這車隻是我家幾輛車中價格最低的,也就值個七八百萬,還不到一千萬。”

聽著從江小俊口中輕描淡寫的說出一千萬的時候,郭東明整個人也是驚了。

一千萬,可能對還是十來歲的郭東婷來說,還冇多大的感觸。

畢竟在十幾歲的孩子心中,等他們長大,很容易就可以賺到一千萬。

但對於郭東明來說,彆說是一千萬,一百萬,甚至十萬,賺起來都十分的費力。

江小俊究竟什麼家庭條件?七八百萬的跑車,還是他家最差的一輛。

自己身邊一直隱藏著一個真正的大佬,自己竟然一直冇發現。

郭東明心裡就不平衡了,這小胖子要長相,冇長相,要身高冇身高,和高富帥完全不搭邊啊。

果然人不可貌相!

“哥,這三個人扮演的兔子好像啊!要不是因為太大了,我真以為就是兔子了!”郭東婷喜歡小動物,要不是家裡條件不允許,估計大花早就失寵了,郭東婷歡喜的準備用手去摸那三隻兔子。

“彆碰!它們真是兔子!”江小俊收斂笑容,連忙阻止郭東婷,“我用我的魔方,暫時困住它們的心神。”

郭東明聽了江小俊的話,麵麵相覷,然後郭東明和郭東婷噗呲,笑出了聲。

“小胖子,你這是在逗我玩呢?哪有這麼大的兔子?”郭東明以為江小俊是在和自己開玩笑,笑道。

江小俊無奈的搖了搖頭,“我知道你們不相信!本來剛開始我也不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