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東明來到這個世界,越來越發覺在地球上學到的知識,是多麼的有用。就比如九年義務教育。

在這個世界,受過九年義務教育的他,感覺處處是商機,但為什麼郭東明在前世,那麼努力,還一直處在社會的最底層,同樣受過九年義務教育。

原因隻有一個,地球上,像郭東明這一代人,內卷的太厲害,百分之九十的人,都是受過九年義務教育,這樣九年義務教育都冇有任何的優越性,都屬於標配,所以在地球上,太多那些受過高等教育的人,最後混的不如一個冇有上過高中,甚至冇受過九年義務教育的人。

這是多麼可悲的一件事!

辛辛苦苦十幾年學習,最終不如一個從小調皮搗蛋的傢夥。

當初郭東明高考之後,不選擇複讀,而是選擇廚師,不僅是因為自己喜歡,最重要的郭東明覺得,學校裡的知識學多了,會阻礙一個人的發展。

而學習,並不是隻有在學校裡可以學,社會上,同樣可以學習。

但很多人從學校出來後,選擇了一個職業後,在剛開始的幾年裡,會努力去學習這一職業所有的知識,但幾年後,熟練掌握這門職業技術後,就停止學習,往後的日子,就如機器一般,日複一日,年複一年,坐著同樣的事,拿著不變的工資,一直到身體老去。

郭東明在前世,就已經意識到這個問題。而且廚師行業裡,這種現象,尤為常見。

因為廚師屬於一個越老越吃香的行業,隻要堅持的夠久,就越值錢。但太多廚師有個誤區,以為隻要堅持做好一樣,然後日複一日、年複一年去堅持就可以了。卻不曾想,這種不再去思考,不再去學習的堅持,有什麼意義?

很多人到了三十歲,就已經死了。

因為他們已經失去了活下去的意義,每天猶如一具行屍走肉一般的活著。

郭東明前世,因為條件不允許,十年的時間裡,雖然一直在努力學習,依舊深陷最底層的泥潭之中,但郭東明穿越到這個世界,就不一樣了,自己身上的優勢越來越明顯,九年義務教育帶來的紅利,也越來越明顯。

郭東明來到這個世界,慢慢不再為生計而發愁,他終於也有了機會,去思考,他活著的意義,他為什麼而活?

他不想也和絕大多數人一樣,到了三十歲,每天為了生計而奔波,忍受著老闆的剝削,同事們的排擠,每天做著同樣的事。

郭東明決定,竟然自己現在慢慢已經不再為生計發愁,他就要去做自己喜歡的事,自己一直想去做的事。

這可能就是郭東明活著的意義。

“助人為樂,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是我的人生宗旨,更是我的人生目標!所以幫助蘇韻堂成為碩士,是我分內之事,我要讓這世界出現更多的碩士,從今往後,我要在曆史的長河中,留下我的足跡,在史書上留下我的名字,郭東明。”

這是郭東明在地球上,從小受到的教育,從小被塑造起來的價值觀,如今更是成為了郭東明的人生奮鬥的目標。

九年義務教育,其實也有儒家思想的影子,很多古代儒家學子,終其一生都追求名垂千史,曆史留名,而郭東明當然也不例外。他做不到道家的老子和莊子那樣,淡泊名利,瀟灑自在。

豪言壯誌,少年們的專利!

**內心是波濤洶湧,無法平靜的。

誰都年輕過,誰都輕狂過。

但芸芸眾生,行至半生,回來仍是少年的又有幾人?

人到了三十歲,人們選擇忘記了曾經的豪言壯誌,人們選擇了麻木,選擇了隨波逐流,因為這樣,是不需要費力的。

**內心在問自己,活了大半輩子,為了什麼活著?

從小聽父母的話,聽老師的話,成年後,上班聽領導,聽老闆的話,成了家,聽老婆的話,有了孩子,聽孩子的話。

這一輩子,他自己可從冇有一天是聽自己一句話,一輩子,都是在聽彆人的話。

聽彆人冇有什麼不好的,至少在彆人的眼裡,自己是一個好男人,在父母眼裡,自己是一個孝順的兒子,在公司自己是一個忠誠的員工;在妻子眼裡,自己是一個努力工作的丈夫;在孩子眼裡,自己是一個為家付出一切的父親。

在彆人眼裡,自己是個好人,冇什麼不好的。但自己內心甘心嗎?這真是自己想做的自己嗎?

**此刻已經麻木了,因為他已經習慣了三十幾年,這種習慣,讓他誤以為這就是他想要成為的自己,這就是他活著的全部意義。

做一個好人,冇有什麼不好的。

但為了做好一個好人,失去自我,失去了活著的意義,自己真的值得的麼?

“東明啊,這件事就交給我**吧!”這時,**覺得做一個好人,順便去做自己年輕時候想去做的事,就是他接下來十幾二十年的意義。

**將手中的煙,從車窗彈射出去,帶著火星的香菸,墜落在馬路上,碰撞出無數的火花,火光要更明亮許多,**眯起雙眼,歲月在他一雙眼睛邊,無情的留下了痕跡,老年斑和蒼老的眼角紋,就是最好的佐證,但此時那細縫中卻散發出久違三十幾年的明亮,炯炯有神的望著郭東明,“東明,你儘管去做,人脈上的事,就交給我!”

之前,**答應郭東明,可能更多的是看到了其中帶來的利益,而如今**無條件的支援郭東明。

**前三十幾年,就像行走在黑暗中,冇有光亮,冇有方向,難而,今天遇到郭東明,郭東明就像一道光,讓**重新找到了前進的方向。

人為什麼活著?

這個世界上百分之八十以上的人,從冇有去思考過,也冇有人去告訴他們為什麼活著?

父母冇有告訴過他們;老師冇有告訴過他們。不是不告訴他們,而是他們的父母和老師,也從來冇有思考過這個問題。

人究竟為什麼活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