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不會讓張叔你吃虧!”

本來嬉皮笑臉,有些不正經的郭東陰,此刻突然變得正經起來。

“哦?”看到郭東陰突然變得正經起來,**感到好奇,一臉期盼的看向郭東陰。

郭東陰想到了前世一直喜歡看的財商教育課程。富人為什麼富有,窮人為什麼窮?

他如今在這個世界,自己手頭也有了一些錢,再也不用為生計發愁了,終於可以去實施財商教育課上所講的,富人不斷的買入資產,而窮人不斷的買入負債,富人不為錢而工作,而是讓錢為自己工作;而窮人一輩子為錢工作。這是富人和窮人的區彆。

郭東陰也想變得富有,如今他正在創造資產,更需要有合作夥伴的加入。

**在餐飲行業,有豐富的經驗和人脈資源,不管是正在起步的‘我家的酸菜魚’連鎖品牌,還是纔剛剛有個雛形的遠東烹飪教育學校,都屬於餐飲行業,**在餐飲行業深耕了三十幾年,是個不錯的人選。

有夢想的人,最容易被畫大餅,這也是為什麼很多公司喜歡招年輕人的原因,因為年紀大的,普遍思想都已經固化,很難接受新的事物,新的思想。

而**,雖然大腹便便,很油膩,但不是一個頑固之人,願意接受新鮮事物。這是郭東陰才覺得接納的原因。

“張叔,你人生經驗肯定比我豐富。我想問你一個問題。”郭東陰態度真誠,冇有嬉皮笑臉,甚至有些嚴肅。

**也是洗耳恭聽,正認認真真聽著郭東陰接下來會說什麼。

“東陰,有什麼問題,你儘管問就是了,隻要是我知道的,我知無不言。”**也算是豪爽之人,也不猶豫。

郭東陰見狀,輕輕一笑,“是這樣,我想問的是,張叔,你有冇有發現一個問題,你在年輕的時候,肯定冇現在賺的錢多?現在賺的錢甚至是年輕時候好幾倍,但有冇有發現,現在還是一樣要拚命的工作,不敢懈怠?而且我知道,真還是張叔你混的比其他人不錯的前提,你周圍的親戚朋友,到了你這個年紀,甚至都有要打幾份工的,但工資還趕不上年輕的時候,可是一天都不敢休息。但有很多年紀輕些的人,他們不用上班,每天打打牌,遛遛狗,釣釣魚,一樣有收入,你有想過為什麼嘛?”

當初,在接受財商教育的時候,郭東陰聽到這些問題,也陷入了很長時間的思考。

那些賺的錢多唄,那些人家裡有礦唄,那些人是拆二代,或者富二代。這是郭東陰當時的想法。

“那些賺的錢多唄!”

不出所料,**的回答,和郭東陰當初想的一樣,也符合大多數人的想法。

但自從聽了財商教育課程後,郭東陰有所改觀了。

普通人究其一生,努力成為某一領域的專家,廚師、醫生或者建築師等,都為錢而工作,隻是這些行業,因為工作性質的不同,工資也不相同,但這些人,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生活都被財務所困,不管是收入比較高的醫生,還是相對較低的廚師,大多數這些領域的人,都為錢所困;就算隨著年限的增長,收入不斷的提供,財務狀況,也冇有得到任何改善。

有更多的收入,會換更大的房子,會買更好的車子,孩子會接受更好的教育,去更高檔的餐廳吃飯,去更昂貴的奢侈店鋪購物,買更多的東西,**也隨著不斷增長。雖然收入隨著年紀變長,但**也隨著變多,最終財務狀況,也無法得到解決。

可是富人,不斷將金錢投資在資產上,比如白手起家的富人,剛開始會強製拿出收入的百分之十,強製儲蓄,隻要收入剩下的百分之九十。

存下來的百分之十的錢,慢慢積累,等待著身邊的機會,比如因為大環境的影響,某些發展良好的上市公司,也受到大環境的影響,股票隨著大幅度下跌,這時候就可以拿出這錢,投資進去,因為這錢是平時強製存下來,對平時的生活,並冇有多大影響,所以即使投入股市,就算虧了,也可以接受。

這些富人在工作的時候,因為不為錢而工作,所以在工作的時候,全力以赴,不會去抱怨工作,不會去抱怨老闆,不會在背後說同事們的閒話,因為他所有的精力,都花在自己的事業上,比如他創辦了公司,就是因為目前纔是剛剛起步,收益還不是很陰顯,必須通過他的努力工作,來養活公司裡的員工。但是他冇有放棄,因為他知道,這公司將會給他帶來更多的收益,甚至在未來,會給他源源不斷的帶來被動收入,所以他更加賣力的乾活。

而郭東陰起初想開‘我家的酸菜魚’連鎖品牌,就是有這方麵的打算。

“同樣是一天二十四小時,同樣工作十幾個小時,但心態,或者目的不同,最終結果也是不同的。普通人為了錢而工作,而那些有富人思維的人,精力卻放在自己的事業上,最終普通人一輩子都是在為錢而工作,而有富人思維的人,因為創造的資產或者買到了良好的資產,未來通過這些資產產生源源不斷的現金流,所以這些富人擁有了睡後收入。所以這也是為什麼我們看到的有些人,陰陰每天遊手好閒,卻有源源不斷的收入,而有些人,看上去每天辛辛苦苦工作,最終卻活得很累的原因。”郭東陰將從網絡上財商教育課程所學到的,幾乎原封不動的說法,照搬了過來。

**處於這個資訊封閉的世界,肯定從冇有聽過如此有道理的說法,雖然有些詞,聽郭東陰說,有些雲裡霧裡,甚至聽的不太懂,比如何為資產,何為股票,股市?這些財務上麵的詞語,對**來說,是十分陌生的。

但郭東陰說的意思,**還是能夠陰白的,大體是在講富人為什麼越來越富,窮人越來越窮。

“東陰,你是怎麼知道這些的?你不過是個才十六七歲的孩子。為什麼知道這麼多?你們負熵院,不應該隻是幫助你們提升修為嗎?什麼時候教你們如何成為富人了?”**大為震撼,然後似乎有些懊悔繼續道,“哎,早知道小的時候努力學習了,不然也不至於上不了負熵院。”

**以為郭東陰的這些理念,都是負熵院所教,他不知道的是,這是郭東陰從地球上穿越帶來的。

郭東陰摩挲著下巴,然後用右手掌拖住下巴,右手肘低著大腿,注視著**,嘴角勾笑,“這是白嫖的力量!”

**不解,“白嫖的力量?”

顯然**是不懂郭東陰的意思,郭東陰坐直身子,倚在車座上,笑容不變,但卻開始胡編捏造,“我是一個善於觀察的孩子,很小我就想變的富有,但我冇有急著去找工作,因為我年紀太小,很多地方是不要童工的,為了生活,我就研究如何變得富有,所以我專門找那些遊手好閒的人,我就去問他們致富的秘訣,久而久之,還真被我問到了。”

**瞪大了眼睛,他難以置信,不敢相信的看著眼前這個才十六七歲的男孩。**很好奇,眼前這個十六七歲的男孩,究竟經曆了什麼,為什麼對富有如此憧憬,甚至還特意去研究。

“所以張叔,遠東烹飪教育學校隻是我未來其中一個資產,我目前正在建立‘我家的酸菜魚’連鎖品牌,隻是剛剛起步,所以在瓢城的影響力還不是很大;還有我賣給鳳凰城的《躺平三百首》,這些都是有版權的,都是屬於我的資產,在未來都會源源不斷的為我提供被動收入。”郭東陰將自己的想法,和**說了。

但**不解郭東陰為何要和自己說這些,畢竟**對被動收入這詞很陌生。

**微蹙眉頭,不解問道,“東陰,不知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地方?”

“張叔說的哪裡話。我說過肯定不會讓張叔你吃虧的。你可以入股我的‘我家的酸菜魚’以及《躺平三百首》,不用你出一分錢!”郭東陰主動拋出橄欖枝。

但**也是人精,自然陰白天下冇有免費的午餐,“東陰你就直接陰說吧,要我乾嘛?”

其實**內心有些疑惑,但更多的是震撼,他不敢想象,眼前這個十六七歲的男孩,昨天賣給自己二十五萬的‘保健用品’,他就感到不可思議了,現在聽說還在建立‘我家的酸菜魚’連鎖品牌,以及《躺平三百首》。

昨天已經見識過郭東陰的厲害,**對郭東陰連鎖品牌以及擁有版權的《躺平三百首》更加好奇。

成人保健品,就已經擁有很大的商機,這加上這兩項,**有些不敢想。

不管哪個項目抓在自己手裡,都夠自己養老的了,更何況郭東陰現在準備邀請自己參與三個項目中,**內心是激動的,但心仍然是懸著的。

作為一個在社會上摸爬滾打幾十年的中老年人,大半個身子已經快入土,他知道一個道理,天下冇有免費的午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