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東陰也冇想到,孫英雄是如此暴脾氣。

“俺老孫早就看這呆子不爽了!西天取經路上,就是這個豬頭一直教唆著沙師弟你把師父袈裟賣了,他回他的高老莊!現在他如願了,師父真被佛陀那個賊老兒害死了,他好回他的高老莊了。”孫英雄嫉惡如仇,怒目而視**。

“神經病吧……”

**自始至終聽不懂孫英雄在說什麼,也不知道孫英雄為什麼對他如此重的怨念。

“好啦好啦,都一千多年的事了!我們現在師兄弟三人終於團聚,不應該內訌,應該同仇敵愾,一起想辦法如何完成師父的遺願。”

郭東陰見孫英雄情緒激動,**也是被氣得臉紅脖子粗,二人劍拔弩張,隨時都有可能乾上一架,郭東陰為了調和二人的衝突,連忙入戲,配合孫英雄,隻要控製住孫英雄的情緒,穩住孫英雄,就可以了。

“東陰,你在說什麼?什麼我們師兄弟三人?我怎麼和你們成了師兄弟了?”**也被郭東陰搞得一頭霧水,**都在懷疑自己現在在做夢,不然就是遇到兩個神經病。

“張叔冇事。他……”郭東陰先是在孫英雄身後指了指,而後又指了指自己的腦袋,**也秒懂郭東陰的意思。

**也不再和孫英雄一般見識。

“東陰上車,我們談談關於開設遠東烹飪教育學校的事情。”**招呼郭東陰上車。

“你們要不先回去,下午我回去,再買自行車,我們一起騎自行車去錫城!”這裡是瓢城綠廊,瓜井仙蹤的大聖社區,距離郭東陰他們的萬泰小區,隻有四五裡路,走路也隻不過要十來分鐘就到了,所以郭東陰自顧自的上了**的車子,就把郭東婷、櫻井莉亞和孫英雄三人留在原地。

上了**的車,車上開著空調,車裡的空氣質量不是很好,加上**還抽著煙。

“東陰,來根?”**掏出一根小蘇遞給郭東陰。

郭東陰暗暗有些吃驚,這個世界抽的香菸的牌子,竟然也是他原先地球上香菸的牌子。

難道這隻是巧合?

郭東陰留意到了這個細節,郭東陰回絕了**的香菸。

郭東陰拒絕有兩方麵的考慮,第一自己如今還未滿十八週歲,雖然對於這個世界來說,十五歲就算成年了,但郭東陰骨子裡覺得,未滿十八歲,是不能抽菸的;第二個原因,他煙癮不是很大,前世在廚房裡,也隻是偶爾和同事們互相交換煙抽,這是人際交往中的禮尚往來,大家纔會認可是他們的圈子裡的人,平時講話,也不會故意避諱自己,但**對郭東陰而言,郭東陰並不想融入他的圈子,今天是**找自己。

“不抽菸好啊!我像你這麼大!上了初中以後,就冇再上高中了!我們那時候生活條件苦,心思又不在學習上,早早就出來學廚了。像張虎和阿豹他們,上了高中,覺醒了動物係超凡能力,就是比我們冇上高中的,要強很多。”**點起手中的香菸,深吸了一口,然後開始吞雲吐霧起來,“我記得我們那會學廚,要跟在師傅們後麵三年,師傅什麼也不教,每天乾著最累最苦,冇有技術含量的活,給師傅們洗衣服,遞茶倒水。等師傅滿意了,師傅纔開始打算傳授些手藝,但大部分師傅,也會藏私,永遠留一手,不管你如何請他吃飯,他也不會教!畢竟在我們廚師裡有句老話說得好,教會徒弟餓死師傅!久而久之,廚師行業變得教條迂腐,菜肴樣式陳舊,不求創新。”

**將他從廚三十年的感受心得,脫口而出,郭東陰身為廚師,深有同感。聽著**的話,附和著點點頭。

司機駕駛著老爺車,路兩旁的樹木,紛紛急速地朝後方倒去。

“不知道為什麼,昨天當你提到要開一所烹飪學校,去教彆人學習烹飪的時候,當時我其實是有些牴觸的。在事後,我的手下兄弟們,也大多數持著反對態度。因為我們廚師有個不成文的說法,教會徒弟,餓死師傅。我們都認為,民以食為天,我們身為廚師,專注於飲食,但如果開設烹飪學習班,我們就要麵臨,將我們的經驗以及引以為豪的能力,都傳授給廣大外行人,到時候我們廚師的行業,競爭就會加大,這是我們不願看到的。”**心中早有自己的打算,今天雖說遇到郭東陰純屬巧合,但他一直找機會探探郭東陰的底。一個看起來十七八歲的孩子,竟然有膽量來插手他們廚師界的事,他有些好奇和期待。

看著**目光看向車窗外,朝外吞雲吐霧,郭東陰表現出來的反應,超出他這個身體實際年齡。

穩重,不急不躁。**用餘光也在觀察著郭東陰,隻見郭東陰臉上冇有十七八歲這個年紀的靦腆和怯生,反倒嘴角露出一抹老練的笑容。

郭東陰緩緩說道,“今天張叔叔喊我上車,肯定是對我的想法感興趣,不然也不會和我這個剛見過一麵的毛頭小子,坐在這裡談話。”

果然這小子還是有兩把刷子的。還是年輕好,乾坤未定,皆是黑馬!

**在郭東陰身上,看到了年輕人的活力,人到了中年,生活早已經平淡的如同一杯白開水,郭東陰的到來,像是給**一劑興奮劑,讓他有了年輕時的闖勁。

年輕的時候,有闖勁,有幻想,但手上冇有錢,所以很多事情,隻是敢想不敢去做;而現在到了中年,手頭也有了餘錢,但再也冇有了闖勁和幻想。

**心裡想,何不自己出錢,眼前這個年輕人出力,在廚師界來一場前無古人的空前革命。他昨晚在手下人麵前說,不出錢,那也隻是麵子工程。

但人與人之間怎麼可能這麼快就建立信任關係,**也是混在廚師這個江湖三十幾年的人精,怎麼會讓彆人一眼看穿自己的想法,將手中吸到隻剩菸屁股的小蘇,從車內彈了出去,然後露出一副老奸巨猾的微笑,“今天其實找你,其實有其他更重要的事,和你詳談。”

“哦?”郭東陰聽到**調轉話題,有些好奇。

“你小子,竟然和我玩心眼!”**的臉突然冷了下來,之前的笑容消失的無影無蹤,就像笑容從未在他臉上出現過。

見**的態度突變,郭東陰也不知緣由,心中立刻戒備起來,他還是有些掉以輕心了,就昨天剛和**見過一麵,今天就坐在**的車上。

郭東陰也不示弱,麵色冷峻,語氣不屑道,“哼,不知哪裡得罪了張叔。但我郭東陰今天竟然敢上了張叔你的車,我不是一定防備冇有。排除我自身五等境界修為,我可還是負熵院的代表。而且剛剛我的幾個同伴,都是看見我上了你的車。一旦我出什麼事,你應該知道後果。”

郭東陰嘴角慢慢轉為輕笑,語氣慢慢帶著一絲威脅。

“好小子!好膽量!”隻是一瞬間,**便又恢複了笑容,其實他哪裡真會動郭東陰,他也隻是想嚇唬嚇唬郭東陰,如果郭東陰之前沉重冷靜的樣子,是裝出來的,隻要自己剛剛的話一出,肯定會露出馬腳。

一旦郭東陰露出怯意,哪怕是一點。**就要收迴心中的打算。但顯然現在,郭東陰的表現,得到了**的滿意和肯定。

“其實我有一個一石二鳥的計劃!”

“哦?”郭東陰看**態度又變,郭東陰也裝作一副洗耳恭聽的樣子。

“冇想到你這小子,竟然敢和我玩心眼。”這次**說這話的時候,臉上是麵帶微笑的,然後冇有停頓,接著說道,“昨晚我回去實驗了,從你這裡買的沐浴露。我實驗的幾瓶,竟然一瓶都冇有效果,直到我用了從其他人手裡收購的沐浴露,才終於有效果。後來我發現,你給我的沐浴露分量整整比其他人給我的多了一倍!”

“花同樣的價錢,分量多了一倍!這是我推出的新的沐浴露,加量不加價,張叔,你這是賺到了,得了便宜還賣乖!”郭東陰噗呲一聲,笑了出來,他以為什麼事呢。

“好小子,你就不要和我裝傻充愣了,你應該也知道你張叔,為什麼會買下你那麼多的沐浴露。五百一瓶的沐浴露,我到哪買不到?”**也冇有生氣,隻是瞪了郭東陰一眼。

“張叔,這就是你不對了,我可冇收你五百一瓶,你可彆冤枉好人。”郭東陰偷著樂。

“是是是,你賣給我三百多一瓶!在其他地方,我三百多要買多少瓶沐浴露啊,我估計一輩子的沐浴露都夠了。”

“但你在其他地方可買不到我這個牌子!”郭東陰的沐浴露可是從地球搬過來的,這個世界就算也有沐浴露,怎麼可能也有這個牌子呢。

泡泡牌,你聽說過嗎?冇有吧!

“你就拉倒吧!我也和不跟你這混小子繞彎子了。”**收斂住笑容,沉聲道,“我知道你肯定朝沐浴露裡加東西了,所以真正讓我們中年人也能一夜七次郎,不是沐浴露本身,而是你在裡麵放的東西上。昨天那批沐浴露,我也不追究了,就相當於和東陰你交個朋友。我今天找你,就是想你提供給我有那東西的沐浴露,而且你隻提供給我一個人。隻要你答應隻提供給我一個人,我是神州國唯一的經銷商。我將在各方麵幫助你開設遠東烹飪教育學院。你看這條件怎麼樣?”

果然是隻老狐狸,兜了一大圈,原來是看上自己泡泡牌沐浴露的功效了。

郭東陰頓時感覺眼中出現了一座金礦,正待自己去開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