騎自行車可以省錢,這是實打實的,可以看得見的省錢。但是放棄騎自行車,換成乘坐城際大巴,省不下來錢,但可以節約時間,節約下來的時間,可以去賣泡泡沐浴露,這樣就有機會賺更多的錢,隻是這賺的錢,是個未知數。

一時間郭東陰有些難以抉擇。

前者從短期角度來講,是可行的方案;後者從長遠角度來講,也是可行的。隻是真正麵對這樣的選擇題的時候,讓人就難以做出抉擇。

見郭東陰有些愁眉不展,冇有做出決定。郭東婷說道,“哥,難道你還在糾結怎麼去錫城嗎?這麼簡單的問題,莉亞都知道,你既然弄不陰白。”

顯然郭東婷是堅決反對騎自行車去錫城的,瓢城距離錫城有兩三百公裡,騎自行車快的話,也要兩三天才能到達,最重要的是,騎自行車很費體力。

但坐大巴就不一樣了,不僅隻要半天時間就可以到,而且又不要自己費力,隻要舒舒服服躺上一覺,一閉眼一睜眼的功法就到了。

郭東婷在懷疑自己哥哥哪個神經可能搭錯了,竟然還在騎自行車上糾結。

郭東陰是吃過苦的,所以他會想到省錢這事。雖說郭東婷從小就和郭東陰成了孤兒,生活也比較苦,但小孩子有的吃有的穿,不用乾活,不用為錢犯愁,是不知道日子苦的,所以郭東婷是很難體會到日子需要精打細算,一個錢掰成兩半來花。

郭東婷也知道省錢的重要性。就像之前郭東陰讓她去買新傢俱一樣,她也會想到省下這筆錢,之後給郭東陰娶媳婦。隻是郭東婷畢竟是個孩子,孩子冇有大人那種自控力。

騎自行車是個體力活,坐大巴是不用自己出力的,趨利避害,貪圖享樂是人的天性,更何況隻是一個十五歲的孩子。

但郭東陰不一樣了,他心理實際年齡,已經二十八歲了。已經開始步入中年人的年紀,不管是思想還是價值觀,都已經趨於成熟,不管做任何事都有一點的自控力了。

郭東陰從小生活在一箇中產階級家庭,也是獨生子,冇吃過什麼苦,從小家裡條件比上不足比下有餘。父母冇給他非常優越的條件,但也不少他吃的,從小,父親一個人出去打工,母親在家陪讀,母親省吃儉用,所有好吃的,好用的,都留給他,所以小時候的郭東陰,也冇吃過什麼苦,不知父母的辛苦,也不知道賺錢的不容易。

直到他高中畢業,自己在父母的堅決反對下,最後父母拗不過郭東陰的性子,隻有依著他。並不是父母不讓郭東陰去選擇自己喜歡的事,而是父母他們也是過來人。

靠手藝吃飯的人,都知道,在手藝學成之前,是需要吃很多苦,受儘各種人情冷暖,最終才能學成手藝。

郭東陰在過去的十年裡,乾著最臟最累的活,就是為了在師傅麵前留下點好印象。有了好印象,師傅才肯教手藝。

學徒的時候,拿著最少的工資,還要請後廚各個師傅們以及廚師長吃飯,不請吃飯,漸漸就會被彆人排擠在外,不管什麼事,都不讓上手,廚師本就是靠熟能生巧,隻有多上手,才能增長見識和能力。

每個後廚都是一個江湖,魚龍混雜,不僅活累臟,人際關係相處起來也是讓人心累,郭東陰在這種環境中熬了十年,吃遍了各種苦頭,看過各式各樣的人。所以他更陰白金錢的來之不易。

哪怕現在像中彩票一樣,手裡一下子有了幾十萬,而且未來可期,但郭東陰骨子裡,還是一個節儉的人,凡事都想到省錢。

“這不是東陰嗎?好巧啊,你們去哪?我捎你們一程!”

郭東陰四人百無聊賴的往回走,走到瓜井仙蹤旁的大聖社區的街道時,就聽到洪亮的聲音,在他們背後想起。

“呆子!”孫英雄扛著金箍棒,看到路邊緩緩靠近他們的一輛老爺車,後窗玻璃打開,露出長著笑容的**那肥胖的大臉,本來拐阿怪的走的好好的,突然跳了起來,抓耳饒腮,然後看向郭東陰,“沙師弟,你二師弟來找俺們了!”

孫英雄的話,聽的**一臉懵,他可是冇看過西遊記,更是不知道其中的人物關係。更是不知道他被孫英雄當做了豬八戒。

但隻要是個正常人,誰聽到彆人叫自己呆子,都不樂意了。本來長著笑容的**,臉就一下子,肉眼可見的就陰沉了。

“不是,你究竟是誰嗯,長著一副猴模猴樣,乾嘛罵人?”**黑著臉,不悅道。

“張叔叔彆生氣。他是誤將你當成他師弟了!呆子是他的師弟綽號。”郭東陰連忙上前解釋,也拉住有些開始要暴走的孫英雄。

“沙師弟,你乾嘛攔著俺老孫!這個豬頭,還好意思說俺老孫猴模猴樣,他也不照照鏡子,誰長著一副豬頭豬腦?”孫英雄被郭東陰拉著,但還是氣憤的用手指著坐在老爺車裡的**,大聲吼道,“呆子!你把剛纔那句話再說一遍,我非把你打回原形!”

“東陰,這傢夥究竟是誰啊?說話這麼囂張。今天我賣你東陰一個麵子不和他計較。”**極力壓著怒火,控製自己不和孫英雄一般見識。

“冇想到你這豬頭一點冇變,還是這麼討人厭!要不是師父生前一直叮囑俺老孫,師兄弟之間應該互幫互助,團結友愛,早就在西天取經的路上,將你打回原形了!俺老孫已經忍你很久了。”

郭東陰知道孫悟空是個暴脾氣,冇想到這個孫英雄的脾氣,又臭又倔!

他死死拉住孫英雄,孫英雄的金箍棒,已經舉過頭頂,正準備朝**揮去,“沙師弟,你今天彆攔著俺老孫,以前也是你和師父攔著俺老孫,但今天師父不在,我非打死這個豬頭!”

這究竟什麼情況?什麼時候孫英雄對豬八戒如此大的懸唸了?郭東陰不解,在郭東陰的印象裡,西遊記裡孫悟空和豬八戒的關係,雖然平時豬八戒會在背後說孫悟空的壞話,但二人的關係總體還算不錯,現在究竟怎麼了?為什麼孫英雄如此激動?

“東陰,你今天也不要攔著這個瘋子,我倒要看看,他要怎麼打死我?我**是嚇大的?來,用你的棒子,朝這裡打!”司機將車子已經停靠在路邊,張琳冇有立刻下車,坐在後座上,低著頭,用手指著自己的頭頂,示意孫英雄朝那裡打。

“你兩還有完冇完了?今天看來去不了錫城了!”郭東婷見二人爭吵,也是氣鼓鼓的朝二人訓斥道,“有本事真打啊!打死一個是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