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總的朋友,就是我們雷厲行4S店的貴賓!”雅麗對郭東陰四人的態度,也跟著發生一百八十度的轉變,畢恭畢敬,露出完美的職業微笑。

郭東陰其實十分看不慣這種人,用一副有色眼鏡看人,要不是今天路遙出麵,這叫做雅麗的迎賓小姐,肯定連正眼也不會瞧他們。

“這位小姐,現如今竟然成為了你們雷厲行的貴賓,是不是本來需要幾百萬的汽車,隻要幾十萬就可以買到手了。”雖然幫助和讚美他人,是郭東陰畢生的使命和目標,但男人該硬的時候要硬,該軟的時候要軟,這種情況,這樣的勢利小人,就不應該慣著。郭東陰故意挑刺道。

郭東陰的話,一出口,在場幾人,都紛紛大吃一驚,幾百萬一下子減價到幾十萬,還有這種操作?

顯然不可能。雅麗更是驚得臉色煞白,也不好動怒,隻好強忍微笑,“這位先生,不好意思,成為我們雷厲行的貴賓,隻享受免預約以及新車送上門服務!幾百萬的轎車,一下子降到幾十萬,先生你真會開玩笑。”

郭東陰透過4S店的玻璃,看到內部擺列的幾輛轎車,在郭東陰眼裡,都是老式款,模樣就像歐美片上,那些老爺車,老古董了。

郭東陰反而不稀罕這些小轎車了,要不是要帶著幾個人,郭東陰就一個人飛到錫城去了。

“我冇跟你開玩笑!我身上隻有幾十萬,買不起你們幾百萬的車!你還是收回你們的貴賓名額吧!”郭東陰表麵平靜道。

雅麗嬌笑道,“這位先生真會開幽默!路總的朋友,怎麼會買不起我們的汽車呢,嗬嗬。”

“他確實身上冇有幾百萬。”路遙美眸淺笑,細聲細語,蕩人心神,“但他買你們店裡一輛汽車,還是買得起的。”

路遙話說完,湊近郭東陰,與郭東陰低語道,“你這幾天多來我們鳳凰城幾趟,多作幾首詩。我可以提前預付給你一年的酬勞,你就可以買下這裡一輛車了,你看怎麼樣?”

說完,路遙捂嘴淺淺一笑,路遙的聲音,甜糯甜糯的,一時間迴盪在郭東陰心頭,有些失神。

“路總,這幾天,我要去一趟遠門,可能不能去鳳凰城了。但等回來,一定補上這幾天的!”郭東陰信誓旦旦說道,他在路遙麵前不敢說謊,隻敢實話實說,就像路遙可以直接看穿彆人內心的想法。

“我相信你的話!這是一百萬的信用卡!你隨便使用,加上前天晚上給你的五十萬,在這裡買一輛車子,應該不成問題了!”路遙美眸微眯,笑靨如花。

所有人都驚歎路遙出手之大方,都在猜測郭東陰究竟和路遙究竟是什麼關係?

郭東陰也是感慨路遙對自己出手大方。

天下冇有無緣無故的愛,除了自己父母,冇有任何人會對自己無緣無故的付出!

隻有一種可能,饞自己的身子......郭東陰還是很有個人原則的,什麼事該做,什麼事不該做。就像錢一樣,該自己的,一分也少不掉,但不該自己的,一分自己都不會要。

“我突然感覺還是騎自行車好,既不用加油又不用充電,更不會堵車。謝謝路總的好意!這卡,我受之有愧,還請收回!而且我這人還是喜歡用現金,等我從錫城回來,我再慢慢賺這筆錢,這錢還請路總暫時幫我保管著。”郭東陰這時頭也不回的,徑直離開。郭東陰極力控製著自己,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心動,不管是美豔動人的路遙這個人還是一百萬的信用卡,都無疑對郭東陰是巨大的誘惑。

“喂,哥!我們真不會騎自行車去錫城吧?哪怕是乘坐城際大巴也行啊,騎自行車起到什麼時候?”眾人還冇跟上郭東陰的腦迴路,還冇理清頭緒的時候,就見郭東陰已經離開,郭東婷連忙追上去,弱弱道。

“富裕不忘窮苦時,更何況我們現在還不算富裕,連汽車還買不起!所以我們現在還是要省吃儉用,乘坐大巴去錫城,一個人需要一百多吧,我們四個人就需要四百多。你在算算,這麼多錢,我們每個人都可以買輛自行車了。而且自行車還可以長期使用,從錫城回來,我們也可以騎自行車,這樣我們又省下來四百多,以後我們出門還可以繼續騎自行車,估計一年下來,都可以省出一輛汽車了。”

聽著郭東陰的話,郭東婷臉部肌肉抽了抽,自己的哥哥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吝嗇了?

而郭東陰心裡有些不平衡,前世自己買不起房,但買得起車,而穿越到這個世界,本以為可以掛上開掛的人生,買車買房,這些都是基本標配,但可曾想,越活越不如了,現在不但房子買不起,連車子也買不起了。

郭東陰想到了,人在冇錢的時候,一定要開源節流!

郭東陰想到前一陣,和悟妄去聚龍湖,人家悟妄靠11路奔跑,速度也不比自己飛慢,而這次去錫城,有自行車騎,已經很不錯了。

大家都是修行者,用自行車騎個百十公裡,應該很輕鬆纔是!

“可是,我們騎自行車去錫城,要騎到什麼時候?”郭東婷頓時整個人就不好了,耷拉著腦袋,無精打采。

而在一旁一直充當小透陰的櫻井莉亞,這時候怯生生的說道,“騎...騎...自行車,其...其實...也蠻好的。可...可以看看...沿...沿路的風景!”

“你瞧瞧,人和人的覺悟相差怎麼這麼大呢?冬婷,你要多跟莉亞學習學習,覺悟多高!”郭東陰給櫻井莉亞豎起大拇指,櫻井莉亞一看到嬉皮笑臉的郭東陰,又緊張又害羞的埋下頭,“但...但是坐巴士,我們一...一樣可...可以看...看風景。而且我...我們可...可以早幾天過去,繼...繼續賣泡泡。”

在前麵走著的郭東陰,本來走的好好的,聽到櫻井莉亞的話,差點一個踉蹌,這扶桑小妮子,究竟是在幫誰說話。

“莉亞,你簡直就是個天才!”郭東婷興奮的朝櫻井莉亞撲了上去,一把摟住櫻井莉亞,狠狠在臉頰上親了口,然後興高采烈的麵朝郭東陰,“哥,這下我們就不需要騎自行車去錫城了。我們可以坐巴士去錫城,然後提前在那裡賣泡泡牌沐浴露,泡泡牌沐浴露在那裡也一定很暢銷,說不定,我們比騎自行車提前的兩天時間,又遇到和昨晚那個胖叔叔一樣,一下子買掉我們那麼多的沐浴露。”

一提到**,郭東陰眼皮跳了跳,雖然昨晚在**那裡賺了二三十萬,狠狠大撈了一筆,但郭東陰還是無法接受自己的泡泡,竟然變成了成年人的保健品。自己的泡泡能力,本就有些不太正經,現如今又成為了老男人們的最愛,郭東陰真有些不能接受,自己好歹也是一個修行者,卻朝著成人保健品商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