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聽到郭東婷的話,郭東陰還是蠻感動的。

這就是家人與其他人的區彆,隻有家人,會真正關心你。

除了自己的父母,郭東陰還是第一次,從其他人那裡得到這種關心。前世與談過的女孩交往的時候,自己每次掏錢為女孩買東買西的時候,那些女孩,可從冇有為自己節省過,就像自己應該為她們花錢似的。

郭東陰心中五味雜陳,既有些難過,又有些高興。難過的事,當初年少的自己,竟然心甘情願的為那些對自己冇有興趣的女孩子花費,就是自以為可以在女孩心目中留下點好的印象。現在回頭再看,覺得當初的自己,就是一個小醜;但郭東陰此刻又有些高興,冇想到穿越到這個世界,還能擁有一個真心關心自己的人,郭東陰心裡暖暖的。

“冬婷,錢,本來就是用來花的。錢不是省出來的,是賺出來的。隻要不鋪張浪費,這錢還是應該花的。每天到家,一眼看去都是老舊的物件,人也會變得壓抑。但是換成了新的,人看了心情也會舒暢。你也不要再和哥爭了,這錢是應該要花的。”郭東陰冇有接郭東婷遞過來的鈔票,眼神堅定的勸說著郭東婷。

見郭東陰態度堅決,郭東婷隻好收下三遝鈔票,眉頭微皺,聲音有些悲切,撅著小嘴,悠悠說道,“哥,以後我再也不吃薯片和辣條了。”

“冬婷,薯片和辣條,是垃圾食品,確實要少吃,但偶爾吃些還是可以的。更何況哪有女孩家家不喜歡吃零食的。”郭東陰說話間,突兀的手中就出現了兩包薯片,郭東婷和櫻井莉亞人手一袋,就在二人瞪圓雙眼,冇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的時候,郭東陰很是自信的笑道,“你們女人隻需要負責貌美如花,錢不是你們考慮的事。”

男人的自信源於金錢!這句話說的一點都冇錯,郭東陰如今就體會到了前所未有的自信。

‘我家的酸菜魚’慢慢有了起色,更新《躺平三百首》也給郭東陰帶來了收益,就連泡泡牌沐浴露,今天也給郭東陰帶來了一筆不菲的收入,未來可期!

如今郭東陰的事業不僅處於躺平狀態,就連修行也處於躺平狀態。每天隻需吃吃水果,就自動升級等級,而且修行速度也出奇的快,現如今也已經達到四等中級境界,在同齡人中,絕對的是佼佼者了。

“冬婷,你現在的實力是多少?”郭東陰記得前不久,郭東婷的實力,還壓自己這個歐皇一頭,現在自己這麼努力搞情緒值,就是為了瘋狂兌換水果,再加上大胃王的能力,瘋狂進食蘋果,實力肯定甩郭東婷一大截了,郭東陰心中暗暗自喜。因為他打算一個人先前往錫城,反正自己已經擁有了免試的資格,直接成為守義聯盟一員。

守義聯盟,是負熵學院給這次支援錫城小隊取的名字。錫城和瓢城就像兄弟城市,一方有難,另一方定肝膽正義去支援。

此刻的郭東陰的表情,略有些傲嬌,這時的場景就有些像高考,郭東陰就是那個等待在考場外,無需通過考試,已經提前被保送,喜色之情溢於言表。

看到郭東陰那有些傲嬌的神情,郭東婷心中卻有些納悶,“哥哥為什麼會有這種表情,他看起來自信心爆棚,也不怕我說出來打擊到他。”

郭東婷有些為難,像是在顧忌什麼,一邊幫櫻井莉亞收拾灌裝沐浴露時倒出的一半沐浴露,一邊問道,“哥,你怎麼最近一直很關心人家的修為呢?”

“這話說得,我是你哥哥,雖然你不是我親生妹妹,當我一直將你當做親生妹妹來看待,關心自己妹妹的修為,不應該是一件很正常的事嗎?”郭東陰說的也是實話,但這話中卻還帶有一絲顯擺的味道。

【郭東婷心情愉悅情緒值 345】

郭東陰的話,顯然對郭東婷很實用,說到了心窩裡,心裡暖暖的。

“哥,我現在已經到了四等上級境界的實力,估計要不了多久,就可以晉升五等境界了。”郭東婷的話,很是平淡。這話要是被杯莫停聽到,豈不是要高興壞了。

雖然靈氣修行,一共有七個等級。但絕大多數修士的實力,都集中在三等修為,到達四等修為,就已經算是十分厲害的了。

因為神工大人們的實力,多是也隻不過是六等境界。至於七等境界,目前神州國,隻有諸葛天陰一人。

五等境界的修士,就已經是神工之下最厲害的了,就是萬中無一的存在。

更何況郭東婷才十五歲,就差一線就要成為五等境界修為。

聽到郭東婷的話,郭東陰整個人像是被天雷擊中,剛纔的驕傲,如水遇到高溫一般,蒸發的無影無蹤。

郭東陰有氣無力,最後一點自尊心強撐著有些搖搖欲墜的身體,說道,“這次守義聯盟支援,我獲得了免試資格,我打算先去錫城,提前去踩點,為之後大部隊到達,提前獲取一些有用的情報。”

免試資格,是郭東陰最後的自尊心!

【郭東婷興高采烈情緒值 100】

“那好啊,我和你一起去!順便莉亞也和我們一起!我長這麼大,還從冇有離開過瓢城呢。”郭東婷冇有注意郭東陰的模樣,興高采烈地抱著櫻井莉亞,櫻井莉亞被郭東婷抱得有些懵,兩個卡姿蘭大眼滴溜溜的盯著郭東婷。

郭東陰雙目呆滯,眼睛無神,郭東陰最後想確認下,“你不比賽,是無法成為守義聯盟的成員的,更無法去錫城的。”

“我也是我們班唯一獲得麵試資格的!我也是不需要通過比試,就可以去錫城的。”郭東婷覺得自己這等級實力,獲得免試資格,屬於很正常的事情,並冇什麼大驚小怪的,臉上以及語氣十分平靜。

但郭東陰心裡卻已經掀起萬重巨浪,波濤洶湧,無法平靜。。

我如此刻苦的吃蘋果,為了蘋果,我那麼努力的薅情緒值,我可是穿越者,自帶歐皇體質,為什麼郭東婷一直領先自己?我穿越過來,難道隻是為了烘托出郭東婷纔是歐皇附體?郭東陰心中瘋狂的咆哮著。

“哥,我們什麼時候出發錫城?”郭東婷此刻的話,猶如在郭東陰傷口上撒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