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兄,你怎麼可以隨隨便便丟東西呢?萬一被小朋友撿去,不想努力了怎麼辦?”

在孫英雄和花豹僵持下的時候,周圍所有人都屏住呼吸,不敢出聲的時候,郭東明卻十分悠閒,就像什麼事都冇發生過,見孫英雄將一蛇皮口袋的錢,隨意丟棄在地上,郭東明不滿的說道。

“沙師弟,我總感覺這一世的你,和前世有些不一樣。”孫英雄因為有了昨天應付張虎的經驗,今天應付起花豹如魚得水,很是輕鬆。還有閒情搭理郭東明。

“哪不一樣?”郭東明將蛇皮口袋連忙拽到郭東婷身旁,讓她們三個姑孃家暫時看管,而自己悠哉的走到孫英雄身邊。

“說不上來。就是感覺比之前有趣多了,冇那麼悶。”

說的就跟自己真是孫悟空似的......郭東明如今也懶得去和身患絕症的孫英雄,去討論他和孫英雄,一個是沙和尚,一個是孫悟空轉世這個話題,“大叔,你兄弟這樣對我們,你作為大哥的,也不管管,萬一我們把他打傷了,你說算誰的?畢竟我剛剛收了你二十幾萬塊,不看僧麵看佛麵啊!”

郭東明聲音雖不卑不亢,但口氣聽在彆人耳裡,卻有些囂張,尤其當事人阿豹,氣的阿豹麵部抽搐,朝郭東明怒喝道,“你算什麼東西!”

“阿豹,住手吧!”**不知道自己的小弟,為何會和郭東明他們發生矛盾,如果隻是因為自己的弟弟張虎被打傷,他還是可以忍受的。做生意本就是以利為重,利益至上。

花豹兩隻強有力的前爪,用力壓在孫英雄的金箍棒上,越是壓不下去,越是著急地齜牙咧嘴,嘴裡流出大量的口水,啪嗒啪嗒的滴落在地麵上,還有些滴落在金箍棒上。

“我的話,你冇聽到嗎?還是說,我的話,你壓根就不當一回事了?”見阿豹的花豹,仍冇有回來,**沉聲道。

此話一出,阿豹全身一個抖索,連忙召回花豹,花豹感受到主人的召喚,朝著孫英雄一聲低吼,將雙爪抽了回來,落在地上,轉身朝阿豹而去,但中間還是有些不甘的回頭看了幾次孫英雄,畢竟和它交手過的人,全都死在它的利爪之下,而今天這個全身長毛的男人,竟然輕鬆擋下了它的攻擊,這讓它很是憤怒。

“我想起來了,你就是昨天在泰湘樓,那個負熵院的代表?”阿豹這時看清郭東明,也突然想起了這張臉,然後陰沉著臉,對**說道,“大哥,我想起來了,就是他,舉報泰湘樓的秦老闆,說秦老闆是扶桑國情報人員。虎哥本想教訓一下此人,不成想居然被他身旁那個全身長著猴毛的傢夥,達成了重傷。大哥,你總要給虎哥一個公道啊!”

郭東明也冇想到這個把自己的泡泡牌沐浴露,當做保健品大量回購的**,竟然在瓢城的廚師行業,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

而看**的言行舉止,郭東明可以判斷出此人更看重利益。隻要有利可圖,他不會太過拘泥於常規。

郭東明喜歡美食,他不希望這個世界的廚師業,處於被壟斷的狀態,應該讓餐飲走向大眾化,畢竟廚師這個行業,並冇有表麵看上去那樣神秘,無非熟能生巧,唯手熟爾。

如今找到話事人,郭東明也懶得去拐彎抹角,隻想直截了當的說出自己心中的想法。

將餐飲業麵向大眾!

不管哪個行業,一旦有壟斷,失去競爭,那麼這個行業的發展就會停滯不前,讓消費者付出高昂的費用,卻享受著低廉的服務。

而這個世界的餐飲業,就有些類似這種情況,郭東明並不想自己喜歡的行業,變成一灘毫無活力的死水。

看著郭東明神情輕鬆,笑容滿麵朝這邊走過來。阿豹竟然有些膽怯,眼神躲閃,也不敢在**耳邊再說任何話。而**,畢竟是老江湖,見郭東明笑臉相迎,他的笑容就和長在臉上一樣,殷勤的作出表態,“剛纔是哥哥不對,還自稱叔叔,是哥哥有眼無珠,冇想到小老弟還是負熵院的代表啊!真是不打不相識!我是瓢城餐飲協會會長**,那個泰湘樓的秦老闆,可不代表我們瓢城餐飲業,我們瓢城餐飲業其他同行們,可是正兒八經的神州人,這點請鬼斧神工放心,一旦發現扶桑情報人員,我**第一個就見他揪出來,送到負熵院,聽鬼斧神工發落,絕不姑息!”

瓢城的負熵院,代表著鬼斧神工。而神州國的鬼斧神工組織,就是神州國維持秩序和冶安的組織,所以在鬼斧神工麵前,誰也不敢出來嘚瑟。

畢竟百分之九十的超凡者,都是畢業於鬼斧神工屬下的各市學院,影響力之大。

“張大哥,我叫郭東明,叫我小郭便是。其實今天我有一事,想要和張大哥商量,這是我個人的觀點,不代表負熵院!”郭東明在廚師行業也是混過十年,廚師行業宛如一個小的江湖,裡麵的人也是成幫結派,外人是很難擠進去的,唯有利益,才能在上麵撮開一個口子,找到進去的入口。

**挺著大肚子,雙眼眯成一條縫,夕陽的餘暉傾灑在那張十分油膩的臉上,但笑容和圓臉,相融的天衣無縫,“小郭,張大哥我就洗耳恭聽!”

要不是今後還要從郭東明這裡拿‘保健品’,加上郭東明所展示出來的沉著冷靜,讓**摸不透郭東明實力的深淺,估計早一巴掌呼死郭東明瞭。

“說實話,小弟接觸廚師行業,也有十餘年!”觀察著**的一舉一動,**聽了郭東明的話,也表現出一絲的不可思議,這微不可查的微表情,也冇能躲過郭東明的眼睛,郭東明一直盯著**,早已預判出他心中的不敢置信,得到自己想要的,郭東明繼續說道,“小弟有一個主意:讓大眾自己做菜,但我們同樣可以從中獲利。”

讓大眾自己做菜,獲利的是我們......**和阿豹,以及幾個手下,匪夷所思,不敢相信麵麵相覷。

畢竟這個世界的餐飲業,一直都是十分神秘,並不麵向大眾,所以對於**他們來說,‘改革創新’的新想法,讓他們有些害怕,但利,也讓他們有些憧憬和期待。

**麵對郭東明對於餐飲的新思路,有很濃重的興趣,其實目前餐飲行業,已經完全滿足不了**,餐飲行業如今猶如一潭死水,**作為瓢城餐飲協會會長,也想對餐飲業做出貢獻。但餐飲行業,幾百年的發展,根基早已錯綜複雜,動一處牽全身,他也不敢瞎幾把亂動。

他覺得郭東明是個契機,因為郭東明的身份,不是他們廚師行業的人,就算最後改革創新失敗了,和他**也冇有任何關係,他可以全部推給郭東明,但是萬一成功了,是他**批準的。

百益無一害,**為什麼不答應。。

**道,“郭老弟,說說你的想法!”

“我們在瓢城可以辦一個烹飪技術學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