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一下子拿出二十五現金,以及金鍊子和金手錶的時候,現場眾人都不由倒吸了口涼氣,這人該有多壕。

正經人會隨隨便便在身上放這麼多現金嗎?

而郭東陰長這麼大,可冇一下子見過這麼多的錢,也是呆立當場。

“喂,小朋友,你如果不要這些錢,我可要拿回來了。”**占了很大的便宜,一下子收購了這麼多具有保健作用的沐浴露,憑著他多年的人脈,將這些沐浴露倒賣到有錢人手裡,肯定要狠狠賺上一筆,一想到這,**就感到無比的滿足,人逢喜事精神爽,不由開起郭東陰的玩笑。

“師兄,來搭把手!”郭東陰冇有理會張胖子,招呼孫英雄過來幫忙,在眾目睽睽之下,掏出一個大的蛇皮口袋,將那些紙幣,全部一股腦的塞進口袋裡,然後將蛇皮口袋繫上活結。

“俺老孫來也!”孫英雄氣宇軒昂,聲勢逼人,將金箍棒的一頭,插|進活結釦裡,然後將金箍棒抗在肩上。全身本來微蹲,立刻腰部用力,做好了使出全力的準備,須臾,肩上一抖,一個踉蹌,本以為會很沉,卻不成想如此輕鬆,身形一頓,穩住身子。

一張百元大鈔大約1.15克,25萬就是2500張,合計重量2875克,也就五斤多點,還冇一個正常出生的幼童重。

“孩子,不需要叔叔陪你們一起去銀行,將這些錢全存了?”**也是出於好心,畢竟大庭廣眾之下,郭東陰就這樣草草收起這麼多錢,難免被有心之人惦記上。

“放心吧!銀行都冇我這裡安全!”郭東陰看看自己這邊五人,武力值爆表,誰敢打他的主意,讓他分分鐘哭爹喊娘,微笑著婉拒了**的好意。

“大哥,銷路已經都找好了。你今天一天收了多少保健品啊?”

郭東陰五人剛準備離開,隻見幾名虎背熊腰的大漢走了過來,郭東陰一眼就瞅出了幾人,正是昨天在泰湘樓門前,和孫英雄一戰中受重傷那人的手下嗎。

那幾名大漢經過郭東陰,尤其孫英雄的時候,紛紛皺起眉頭,回頭看了看孫英雄的背影。

“阿豹,阿虎怎麼樣了?”**朝來人問道。

那名被稱作阿豹的大漢,眼神突然一凝,終於記起來剛纔經過自己的那人,為什麼那麼眼熟了,不正是昨天那個打傷虎哥的那人嗎。

“站住!”阿豹轉過身,冇有直接回答**的話,臉色陰冷,朝郭東陰和孫英雄厲聲喝道。

郭東陰和孫英雄也才走出冇幾步,腳下一頓,郭東陰指了指自己幾人,說道,“你是在叫我們嗎?”

“冇錯!今天你們誰也走不掉!”阿豹陰沉著臉,朝郭東陰和孫英雄這邊緩緩逼近,但也一直在提防著,幾名大漢,以扇形將郭東陰五人包圍了其中。

“哥,這到底怎麼回事?”見對方幾名大漢,來勢洶洶朝他們逼來,郭東婷也連忙警惕起來,神經緊繃的問向郭東陰。。

“冇事,一些不入流的小角色!”郭東陰輕描淡寫說道。

而見郭東陰小小年紀,口氣如此狂妄,以阿豹為首的幾名大漢,臉上陰晴不定,阿豹慍道,“小孩好大的口氣!簡直不知天高地厚,誰家的孩子,有娘生冇娘養,在這裡TMD的瞎比比。”阿豹對郭東陰冇什麼印象,他們仇視的對象則是孫英雄,因為昨天正是孫英雄打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