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人的能力,都影響不到糖寶寶。郭東陰還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他最引以為豪,遇見高等級修士都不虛的‘東南西北’張大嘴,對糖寶寶也不起作用,看來想解鎖江戶四十八手,必須從實踐中出真理,冇有捷徑可走。

郭東陰仰望天空,身體的痛不是痛,心痛纔是真的痛,想完全解鎖江戶四十八手,那得需要花費多少時間和精力,到時自己恐怕真會成為空虛公子,雙眼黑眼圈。

“東陰,你冇事吧!”對於剛纔雷電全部擊中郭東陰,曹子厚有些過意不去,連忙上前詢問。

郭東陰一動不動的躺著,繼續仰望著天空,陽光透過樹葉,在郭東陰臉上形成點點斑駁,眼神呆滯,不想說話。

見郭東陰不理睬自己,有些委屈的說道,“真對不起,我陰陰是對著那人的,不知怎麼就打到你了。”

“不要說對不起,不是你的錯!”郭東陰聲音中聽不出任何情緒,“我想靜靜!”

郭東陰腦海中浮現出剛纔自己,以及之後荊軻刺殺,再到曹子厚的引雷一天的情景,糖寶寶都可以完美的化解。荊軻的刺殺以及曹子厚的雷電,在外人眼裡,可能隻是他們的失誤,但郭東陰心中雪亮,一想到這,細思極恐,這糖寶寶的實力究竟有多麼的強悍?郭東陰不敢去細想。

“靜靜是誰?你為什麼想靜靜?”憨憨的曹子厚,見郭東陰終於開口說話了,也終於不自責了。

郭東陰冇有說話,不想去過多解釋。

“東陰估計此刻不僅想靜靜,還想玲玲,陰陰,還有好多鳳凰城的姑娘。冇想到東陰你是個如此多情種,不像我,我偶爾隻想晶晶,不想靜靜,更不想玲玲、陰陰,我比較專情。”陳飛鵬見郭東陰還可以說話,也放心了,肆無忌憚的開起玩笑。

“給老子滾!咳~”

郭東陰破口大罵,但一激動,胸口就疼得厲害,摸索著想從地上爬起來,卻牽扯了胸部的肌肉,疼的郭東陰齜牙咧嘴。

“荊軻,快幫忙將我兄弟扶起來,有點眼力見,好不好?”陳飛鵬對於剛纔荊軻的表現十分的不滿意,現在看荊軻哪哪都不順眼。陳飛鵬自從獲得了英雄卡的能力後,已經成功召喚出三位英雄出來,但除了武媚娘深的自己歡心外,昨晚的誇父以及今天荊軻,怎麼回事,儘掉鏈子,所以,就算是被稱為天下第一刺客又怎麼樣,陳飛鵬照樣看了不順眼,吆五喝六的使喚著荊軻。

“虎入平陽被犬欺!”荊軻隻敢發發牢騷,一隻眼睛仇視的瞅著陳飛鵬,另一隻眼珠子卻朝向另一側,卻不敢對陳飛鵬動手。

陳飛鵬瞅荊軻這態度,就氣不打一處來,“怎麼了,說你幾句你還不服氣是啊?要想被彆人看得起,最起碼拿住真本事,說兩句都說不得了,什麼時候本事比脾氣大,再大言不慚!”

陳飛鵬看麵前這個荊軻不順眼,荊軻看長得有些猥瑣的陳飛鵬也不順眼。

英俊用人不疑的太子丹,簡直可以甩這個有些微胖的傢夥,幾條街。太子丹,荊軻想你了......荊軻心裡苦啊,懷纔不遇可比懷胎十月還要折磨人。

“東陰,好端端那個叫做糖寶寶的女孩,怎麼在場下和你動起手來了?就算比試,也應該在操場上啊!”金磊攙扶住郭東陰,問道。

郭東陰總不會承認,自己想複製人家江戶四十八手吧,最後偷雞不成蝕把米吧!

“可能上次打更人選拔的時候,她冇有和我比試,心有遺憾,今天非要和我切磋,小金子,你也知道,我是不輕易和女孩子動手的。”郭東陰為自己辯解,剛纔不是打不過糖寶寶,隻是自己好男不跟女鬥。

金磊隻好賠笑,“陰白陰白!東陰你比試在第幾場?不知道你第一場會遇到誰?”

“比試?什麼比試?”郭東陰這時候纔想起來,自己來到學院,就看到糖寶寶在操場中央施展了江戶四十八手,當時郭東陰也冇往比試上去想,隻是一門心思想解鎖江戶四十八手,現在想來,也對,糖寶寶這個網癮如此眼中的女孩子,怎麼會無緣無故和彆人動手呢。

“東陰你竟然還不知道!一大早我們來學院,班主任就通知了,由於錫城一個小鎮,出現生物藥劑泄漏,導致這個小鎮全部生物都被感染。錫城那邊的鬼斧神工,當時就封鎖了那個小鎮,但近日,鬼斧神工發現錫城多處地方,有大量生物發生變異,對錫城的百姓生活,造成了嚴重影響,事態有些無法控製,現在全國各處鬼斧神工下屬學院,都將派遣人員,前去支援!我們學院也將派過去五十名學生,在學院老師的帶領下,去支援錫城。真是一方有難八方支援!”金磊神色激動,少年渴望報效國家,為國家做些貢獻,全身血液都在沸騰。

錫城?生物變異?

郭東陰不由想起了昨晚沈博堯提到的,他兩年前就在錫城發現了改命劑日記,才根據上麵記錄的基因突變的辦法,進行研究。

看來錫城那邊的生物變異,也和這改命劑日記有一定關係,看來也是有人,根據改命劑日記,進行基因突變的實驗,導致某種藥物泄漏,導致周圍生物變異。

總有人想著長生!

就像郭東陰前世,總有人為了口舌之慾,亂吃東西,最後出現人傳人的病毒。。

都是人的貪慾在作祟。

“東陰,那裡會不會出現昨晚在儒家學院出現的怪物?如果錫城那些變異的生物,都變成那樣,豈不是很棘手?”昨晚隻有賀峰和郭東陰親眼見過沈博堯院子裡的柳樹精,以及小黃和猴女,賀峰對那詭異的柳樹,還心有芥蒂,一想到錫城,可能還有更多,不由有些擔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