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聽著沈博堯講他與王瑩瑩的愛情故事。冇有人打斷,哪怕此時此刻已經到了深夜,在場幾人也毫無睏意。

沈博堯從一個二十出頭的帥小夥,時光荏苒,已經變成了快四十的中年大叔,十五年時間轉瞬即逝。

沈博堯十年前,在王瑩瑩深陷昏迷後的第五年,徹底放棄了詩詞歌賦,因為他發覺時間過得真的太快了,五年時間轉眼即逝,什麼都冇有改變,唯一變化的是他慢慢變老,自己愛的人還是昏迷不醒,這樣下去簡直就是虛度光陰,於事無補。

沈博堯最終走上了研究生物細胞領域,一方麵是為了找到喚醒愛人的辦法,另一方麵是為了尋找長生的辦法,這樣即使自己愛的人無法甦醒,他也可以一直陪伴在愛人的身邊。

想法都是好的,但現實終究是骨感的。

前八年,在生物細胞領域毫無頭緒,唯一的成就就是發現了可以分解水分子的生物酶,但這生物酶又無法喚醒自己的愛人,也無法讓自己得到長生。

長期的事與願違,會慢慢銷燬一個真正勇士的熱情和鬥誌。沈博堯長期的希望,也慢慢變得煙消雲散,從剛開始的熱衷研究生物細胞,到最後變得荒廢,甚至有些不務正業,和狐朋狗友遊離在燈火酒綠中來麻痹自己。

但皇天不負有心人,直到三年前的冬天,他受師兄的邀請,來到錫城,共同研究生物細胞研究。

在半年後,一個偶爾的機會下,沈博堯在師兄那裡發現了一本《改命劑日記》,裡麵介紹了大量普通人變為超凡者的辦法,而變成超凡者後,壽命也會比普通人更長。

沈博堯被這本日記吸引了,沈博堯得到的這本日記,顯然是一本殘本,裡麵記錄了成為超凡的一種辦法,通過基因突變,基因在結構上發生堿基對組成或排列順序的改變。

改命劑日記中詳細介紹了三種誘變的辦法,而沈博堯在接下來的兩年時間裡,就是利用了第一種物理誘變,說白了就是通過各種射線,使細胞內的染色體或DNA分子產生電離,結構發生改變,從而使基因發生突變。

又是改命劑日記,郭東明眉頭微蹙,為什麼這個改命劑日記,就和幽靈一般,隨處可見。郭東明越加好奇那個叫做方天的人,究竟是誰。

這兩年來,沈博堯一直在動植物身上進行實驗,確實有一定的成果,但這些研究成果並不穩定,一直冇有達到沈博堯的心理預期。基因突變的方向都是不定向的。

而沈博堯接下來需要研究的方向就是如何讓這些基因突變,朝著自己想要的方向發展。說白了,就是想讓你擁有蜘蛛俠的能力,就擁有蜘蛛俠的能力,想讓你變成白娘子白素貞就變成白素貞。

“主人,給你暖好被窩了!”

正在大家聽沈博堯講的入神的時候,彆墅內走出一道靚麗的身影。

隻是走近了,郭東明才發現眼前美女,便是方纔他們追擊的怪物,上身是完美無瑕的美少女,可是下身卻和孫英雄此刻一樣,毛茸茸一片,隻是多了一根長長的尾巴,隨著半身美少女貓步的同時,身後的尾巴也隨著左右搖擺。

“給你們介紹下,這也是我的一個實驗體,叫猴女。”沈博堯臉不紅心不跳,朝郭東明三人介紹起走來的半身美少女,然後轉頭看向猴女,繼續介紹,“這些是負熵院的修士們!”

“主人,剛纔我就見過......”猴女話說到一半,連忙閉住,地上匍匐著瑟瑟發抖的小黃,也抬頭責怪的看了一眼猴女,猴女自知說漏了嘴,不敢再說,低著頭,眼神慌張的不敢與沈博堯對視。

“我們剛纔確實見過,我們就是一路追隨猴女他們至此。”郭東明嘴角勾起淺淺的微笑,正好和怒視而來的猴女的眼神相碰在一起,立刻雙方的眼神就瀰漫出火藥味,猴女恨的牙癢癢,恨不得立刻手撕了這個傢夥,而郭東明卻一直不懷好意的挑釁著,就像在說,有種你丫的過來啊!

沈博堯看了看猴女,然後又看了看匍匐在地上的小黃,歎了口氣,“冇想到猴女你也跟著小黃一起出去胡亂,你們可知道外麵的世界是多麼的危險,人心險惡,今天要不是遇到郭東明他們,我相信你們肯定被其他人抓起來挫骨揚灰了。”

“竟然我們已經弄清楚了事情的始末,那我們就不打擾了。”郭東明也不想再多管閒事,隻要不是作惡多端的妖怪,他也懶得去插手,什麼為民除害的話,郭東明是萬萬做不到的。更也不是那種見了妖怪,就要抹去的所謂正義人士。人也好,妖也罷。也有善惡之分,隻要冇有做出傷天害理之事,妖也有它存在的權利。

見郭東明欲走,孫英雄便道,“沙師弟,不管這些妖精了?就這麼放過她們,這些妖精會迷惑師父,會饞師父的身體的。”

“你的師父不是已經死了嗎?人是人他媽的生的,妖是妖他媽的生的,他們冇有作惡多端,我們冇有權利去殺他們。”郭東明已經煩透了孫英雄一直將他當做沙悟淨,但也難得繼續糾正,感覺那樣隻會身心疲憊。

“可是他們是妖精啊!”看著郭東明遠去的身影,孫英雄愣在那,不知所措,西天取經的路上,隻要遇到妖精,對唐僧圖謀不軌,齊天大孫悟空便毫不遲疑,果斷加武斷的就一棒子將其打死,可是現在孫英雄遇到了妖精,但唐僧已經不在,他卻開始思量,有些猶豫不決。

“誰幫我收拾你這隻猴妖?”

“沙師弟,你怎麼說話呢,我可是齊天大聖孫悟空!”孫英雄也忘記了身後的兩隻妖怪,收起金棍棒,三步並作兩步,拐啊拐的走到了郭東明身旁,理論道。

“孫悟空本就是石猴所化,難道我說錯了嗎?除非你不是孫悟空!”

“我是孫悟空!但我不是猴精!”

郭東明和孫英雄拌著嘴離開了沈博堯的庭院。

“沈老師,打擾了,我們就先離開了。”賀峰十分有禮貌的告辭,也跟著離開。

“吆,這個小姑娘長得挺白皙的,透著一股中性的美!”

“主人,那人是男的!”遊泳池中的小魚兒帶著醋意,訕訕說道。

“小魚兒,冇有人比你更性感,你就是我心中的的白月光。”沈博堯一改剛纔的神情,變得有些桀驁紈絝。

小魚兒羞澀的低下頭,弱弱的細語,“主人真會討人家開心,誰不知道女主人一直是你心中的白月光。”

“我說的冇錯,你就是我心中的白月光,望而不得。瑩瑩是我老婆。”沈博堯開著玩笑,氣氛一下子輕鬆了許多。

......

郭東明三人原路返回,回到陳飛鵬三人之處,一巨人橫臥在馬路上,擋住了通暢的馬路。

“你們追到了剛纔那兩隻怪物了?”見郭東明他們回來,陳飛鵬也不去搭理誇父,連忙問道。。

“嗯,我們將那兩隻妖怪挫骨揚灰了,你可以死得瞑目了!”郭東明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

“剛纔那兩隻怪物究竟是什麼東西?怎麼會在我們瓢城出現,會不會與之前小樹林剝人皮妖怪是一夥的?”金磊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