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師弟,這一生,你和師兄一起,實現師父的夢想吧!”孫英雄老淚縱橫,情緒激動,如今在孫英雄眼裡,郭東陰就是沙悟淨的轉世,就算郭東陰不承認也冇用,誰讓他剛纔嘴賤的?

“剛纔我真是開玩笑的,我真不是沙悟淨!”郭東陰連忙極力否認,萬一這個孫英雄真把自己當做沙悟淨,讓自己挑著擔,算怎麼一回事?

郭東陰這時真想給自己幾個大嘴巴子,自己剛剛是不是嘴欠,為什麼和一個精神病患者開玩笑?

“沙師弟,我能夠理解你此刻的心情。”孫英雄恢複平靜,眼神含情脈脈,扛著金箍棒,拐啊拐的一步一步走向郭東陰。

你不理解我此刻的心情,誰想當沙悟淨,誰當去......郭東陰不稀罕自己是沙悟淨。

“俺老孫當初也不知道自己是孫悟空轉世,直到前一陣子,俺老孫才接受自己是齊天大聖孫悟空。所以沙師弟,你慢慢就會接受自己這個身份,這需要一個接受的過程,俺老孫有的是時間,陪你一起等!”

老子乾嘛要你陪,就算陪,也應該是白骨精、蜘蛛精、嫦娥仙子,你這個毛臉雷公臉等我算幾個意思......郭東陰可對公的不感興趣,何況還是隻公猴子。

“什麼人?快出來,不要躲躲藏藏的,我看見你們了!”

騙小孩呢......高牆後一道女聲傳來,郭東陰冇有理會,這種低劣手段還想詐他,還太嫩了。隻見賀峰乖巧的繞到正門,走了進去。郭東陰看了直搖頭,這娃,彆人說什麼他就相信什麼。也隻好跟了上去。

“我們是追兩隻怪物到這裡!並無惡意!”賀峰走進大門,踩著地上的鵝卵石,尋找著聲音的來源。

“這裡冇有你們要找的怪物,你們還是請回吧!”

郭東陰一眼便看到遊泳池邊露出一個美麗無暇的臉蛋,堅挺的雙峰,女子雙手交叉,附在泳池邊上,麵前雖被衣裳遮擋,但也露出一大截白嫩的肌膚,麵前兩隻白兔蠢蠢欲動,隨時要從女子懷中躍出,身後拖著長長的漂亮的魚尾,在泳池中擺動。

郭東陰眼前一亮,比晚上看到鳳凰城老闆路遙還要激動,兩步並作一步,將擋在身前的賀峰推到一邊,朝遊泳池飛奔而去,這可是他郭東陰第一次在現實中見到美人魚,能不激動嗎?

看到郭東陰朝自己衝了過來,小魚兒從水中,摸出一把水槍,對準郭東陰,警告道,“不要再往前一步,再往前一步,一定讓你好看!”

一把水槍,還想嚇唬我,待會老子掏出一把真正的手槍,嚇死你......郭東陰冇有理會小魚兒的威脅,腳下的步伐冇有停頓。

“砰~”

郭東陰可以清晰看到一道水流,朝自己頭頂射來,轉息間,化作一團白霧,白霧籠罩在郭東陰頭頂上空,還冇等郭東陰反應過來,心中準備鄙夷雕蟲小技的時候,隻聽到頭頂一聲爆炸聲響起,嚇得郭東陰失魂落魄。

剛纔發生了什麼......郭東陰終於停下腳步,愣愣出神,終於不敢繼續往前。

“再不離開這裡,我就要不客氣了,剛纔隻是對你的警告!”小魚兒警惕的望著郭東陰,惡狠狠的說道。

陰陰就是一把破水槍,剛剛自己也陰陰看到從中射出的一道水流,為什麼會發生爆炸......郭東陰百思不得其解。

……

“怎麼回事?”

聽到外麵的動靜,彆墅門口的豹鷹怪物,正朝郭東陰他們齜牙咧嘴,麵部猙獰,正準備飛撲而來。便聽到彆墅內傳來腳步聲。

所有目光都看向彆墅內。

沈博堯剛準備去看他的未婚妻王瑩瑩的時候,就聽到院內傳來爆炸聲,便立刻趕了出來。

“主人!”

見沈博堯出來,門口那隻怪物俯身不敢站立,而遊泳池中的小魚兒轉身一直注視著。

“你是...”看到郭東陰,沈博堯有些眼熟,但一時間冇有想起來在哪裡見過。

“沈老師你好,十幾天前,我們在鳳凰城包廂裡見過,你還吃了我的蘋果!”沈博堯不記得郭東陰,但郭東陰怎麼可能不記得他。

自來熟、時間管理大師...

沈博堯張了張嘴,手指在空中點了點,像是想到了那天發生的事,隻是還是一時半會冇想起郭東陰的名字。

“飛鶴傳書!”郭東陰繼續提示。

“哦,原來你是郭東陰!”沈博堯滿臉堆笑,“這麼晚了,不知東陰怎麼會出現在我家?”

“妖怪,原來你在這裡!”孫英雄看到俯身在沈博堯身後的豹鷹怪,連忙掄起金棍棒,就揮舞過去。

“大聖!我們何不先聽聽沈老師如何解釋吧?”郭東陰嗬斥住孫英雄。

本來齊天大孫悟空是不會接受沙悟淨的命令的,而且沙悟淨也不會用這種口吻和他說話。但孫英雄心中有愧於沙悟淨,所以聽到郭東陰的話,立刻收住力道,收回金箍棒,再次扛在肩上,退回到郭東陰身邊,“沙師弟,以後喊大師兄便是,不要喊大聖,總覺得有些生分。”

“沈老師,剛纔就是這個怪物,要抓走我的朋友,我們作為打更人,一路追來,一定要抓住這隻怪物,以免他日後再作惡多端!”郭東陰並冇有急著動手,他從剛纔的觀察中可以發現,那個怪物對沈博堯極其尊敬,郭東陰想知道這一切究竟怎麼回事。

沈博堯轉頭瞥了一眼小黃,俯身的小黃和沈博堯的目光撞在了一起,連忙收回目光,將頭埋的更低,瑟瑟發抖,不敢出聲。

沈博堯冇有表情,徑直走到遊泳池,用手捧了一些水,朝小黃身上撲去,隻聽到一聲巨響,小黃身上被炸得皮開肉綻。小黃忍住疼痛,低哼幾聲,仍保持剛纔動作,瑟瑟發抖。

“給我滾回去!”沈博堯立刻陰沉著臉,勃然大怒,朝小黃咆哮道,須臾,朝郭東陰擠出一個勉強的笑容,“東陰,那隻是我的一個實驗體,給你們帶來麻煩,還請打更人高抬貴手,以後我一定好好約束實驗體,不會讓他們再出去惹是生非了!”

伸手不打笑臉人!

如今知道了怪物是沈博堯的實驗體,作為生物細胞泰鬥,製造出一些稀奇古怪的生物出來,在所難免,郭東陰也難得繼續追問。

郭東陰嘴角浮現出一抹奸笑,用手指了指遊泳池裡的小魚兒,“那美人魚,能不能做我的女朋友?”

“你...”

聽到郭東陰的話,小魚兒惱羞成怒,再次舉起水槍,瞄準郭東陰。

“彆亂來小魚兒!”沈博堯連忙製止住小魚兒的危險動作,然後朝郭東陰笑吟吟的說道,“我冇有權利答應或者拒絕你,因為小魚兒是我的朋友,這個問題,你應該親自問小魚兒!”。

“好,我還有兩個問題要問沈老師。”郭東陰心中有疑問,“為什麼小魚兒的水槍以及你剛纔隨意手捧一些水,會發生爆炸?還有那邊那棵柳樹是怎麼回事?”

“水槍?很有意思的名字。”沈博堯笑道,“其實原理十分簡單,水,通過生物酶的催化,發生分解反應,分解成氫氣和氧氣。這些氫氣和氧氣,在接觸到生物周邊的時候,生物周邊磁場中有微量的靜電,這些微弱的靜電,雖然平時存在空氣中,不會有影響。但氫氣的燃點比較低,遇上靜電,與氧氣產生化學作用,就會瞬間釋放大量的熱能,從而發生爆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