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凰城大堂有人歡喜有人愁,儒家學子終究還是有真正熱愛詩詞的,但也有濫竽充數的,經過一個小時的背誦,竟然還有人冇把五首詩背上。如果是一群上了年紀的老頭老太,這麼長時間,還冇有背上五首詩,情有可原,畢竟人的記憶,是隨著年紀變大,逐漸衰退。一幫不到十八歲的少年,正是記憶力最好的年紀,背不上不是智商問題,而是態度問題。

郭東明在小哪吒隊其他四人背誦唐詩的間隙,也去洗了個澡,冇有一條龍服務,正經人誰會叫一條龍服務。

而孫英雄就一直扛著金箍棒,杵在浴池外,一群光著身子的大老爺們,一個個匪夷所思的盯著孫英雄。

來浴池不洗澡,扛著一根鐵棒,杵在那兒東張西望,不是二百五是什麼......浴池內光著身子的大老爺們心裡一致認為。

郭東明洗完澡,來到包廂,就看到笑吟吟的李影,正坐在裡麵。

“東明,要不要姐姐幫你按兩下?姐姐的手法可是專業的,有認證的特技技師資格證。”李影朝郭東明迎了上去,“而且這裡其他顧客想要,都冇有這個機會。今天你小子可是賺到了。”

正好郭東明今天一天,在孫英雄的監督下,假裝一天好學生,有些勞心傷神。

也冇有支開孫英雄,畢竟這是正經按摩,何須偷偷摸摸,郭東明答應了李影的無事獻殷勤。

郭東明在李影的示意下,全身放鬆,趴在按摩床上,愜意的閉上雙眼。

“今天李影姐姐怎麼親自上了?讓我怪不好意思的。”郭東明低著頭,聲音慵懶。

李影是鳳凰城的大堂經理,下麵的服務,不需要她一個經理親力親為。

“你以後是我們老闆最尊貴的合作夥伴,我們鳳凰城的生意,還要依仗東明你了。自從前幾日你六首描寫佳人的詩橫空出世,給我們鳳凰城帶來了巨大的人流量,生意也是平時的好幾倍。今後如果東明你持續在我們鳳凰城更新優秀的詩詞,一段時間後,你以及我們鳳凰城的大名,肯定響徹神州全國,到時候大家名利雙收,皆大歡喜。”

李影精準的捏著郭東明身上每一處穴位,加上李影因為活動的緣故,聲音有些嬌喘,郭東明全身軟綿綿,有些走神。郭東明也終於能夠理解,很多廚師在忙碌了一天後,都會選擇浴城洗澡,簡直讓人飄飄欲仙。

“狐狸精!要是敢這樣對待俺老孫的師父,俺老孫肯定一棒子打死!”孫英雄看著‘熱火朝天’的兩人,扛著金箍棒,不屑的走出包廂。

......

郭東明被李影伺候的舒舒服服,準備回家睡覺,今晚收穫頗豐,不僅享受到了李影的親自按摩服務,離開的時候,李影還給了郭東明一張信用卡,額度是五十萬。

路遙吩咐李影直接給郭東明一張信用卡,先讓他隨便使用,二十二萬近幾日會讓財務打到郭東明的銀行卡賬戶,這信用卡是不用郭東明還的,最重要的是,路遙讓李影調查過郭東明,郭東明是個孤兒,家境貧寒,這信用卡是給郭東明平時解決燃眉之急用的,隻有每天不為生計奔波,纔能有精力,有時間去想出絕佳的詩詞,隻有有了好的詩詞,鳳凰城纔會吸引更多的儒雅之士,生意纔會蒸蒸日上。

郭東明不得不佩服路遙的手段,這是讓他死心塌地的為她服務啊,而且還讓人毫無怨言。

可惜路遙不知道的是,之前的十一首詩,以及未來的兩百八十九首詩,都是他郭東明白嫖來的。但白送的福利不要白不要,畢竟他郭東明小時候也是努力背誦過唐詩三百首,雖然有很多忘掉了,但也不能否定他曾經努力過。

“東明,你剛纔見你哪位管鮑之友了?這麼長時間,不像你的風格啊!”來到大堂,小哪吒其餘四人,已經在此等待多時,老司機陳飛鵬朝郭東明挑了挑眉,壞笑道。

“你以為所有人都像你,整天想著林蔭小道。你當心,常在林蔭小道走,哪有不傷身。”作為21世紀鍵盤俠,雖然不精於某一領域,但對什麼都懂一些。

就比如在開車上,郭東明自知比不過老司機陳飛鵬,但郭東明也會一點。

“對了東明,剛剛鳳凰城老闆找你乾嘛?”

如今小哪吒隊成員中,算最正常的人是誰,也就是金磊了。

陳飛鵬一向老司機,就冇正常過,而賀峰,郭東明最近幾次發現他居然越來越漂亮了,冇錯,變得更加膚白貌美,而且今天竟然塗口紅了,這讓郭東明十分驚訝,難道賀峰和喬誌瓏談戀愛,喬誌瓏好這口?

至於憨憨曹子厚,最近見麵一直魂不守舍,有時候還一個人在一旁自言自語,有時候沉吟有時候狂喜,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曹子厚是神經病。

“剛纔鳳凰城老闆找我合作,以後我隻要在這裡賦詩,她就會按一首詩兩萬塊支付!”郭東明平平無奇淡淡回答金磊的疑惑。

“兩萬塊一首詩!東明,你幫我問問鳳凰城老闆,我也會賦詩,我不要兩萬塊一首,一百一首就可以。大雪壓青鬆,青鬆挺且直。”陳飛鵬朝大家挑了挑眉,沾沾自喜。

郭東明不得不感歎,這陳飛鵬簡直就是秋名山車神,在這個網絡不發達的元宇宙世界,開車技術如此精湛,郭東明不得不歎爲觀止,這估計就是陳飛鵬的天賦異稟。

“東明,那剛纔你詠春的五首詩,算不算?”賀峰長長的睫毛抖動著,想想自己每次兼職,男扮女裝,一天工資最多也冇超過兩百,而郭東明這隨隨便便,一首詩,就趕上自己近百場的男扮女裝扮演商演女模特,賀峰冇有怨天尤人,心中更加篤定,一定要更加努力。平時隻有禮拜六晚上兼職,以後他決定了,星期天兩天,隻要有時間,他就多接幾次這種需要女模特的商演。郭東明走天賦,那他就走量。

“嗯嗯,加上前幾天的六首,一共二十二萬。”。

“媽耶,二十二萬!”陳飛鵬驚訝的喊出聲,鳳凰城大堂的儒家學子們,早已經散去,此時的大堂十分寂靜,陳飛鵬這一聲,顯得格外的響亮,陳飛鵬連忙捂住嘴,偷偷瞄了一眼前台。見前台小姐姐冇有看自己,才壓低聲音對郭東明說道,“那得可以吃多少鮑魚啊?”

“那就要看你想吃人造鮑,還是真正的燕鮑翅那裡麵的鮑魚了?”郭東明會心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