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英雄夢遊了一會,自動又回到沙發上倒頭就睡,又變成了本來模樣。

看來孫英雄的覺醒的能力,和變臉有關。

郭東陰久久不能平靜,冇想到如此中二,甚至有些神經質的中年大叔,有如此的遭遇,而且郭東陰對孫英雄也有些佩服,在人生的最後的時候,想的卻是彆人,但彆人對他是那麼的冷漠,對他的生死熟視無睹,這真是諷刺。

一夜郭東陰輾轉反側,腦海裡都是孫英雄白天在泰湘樓的豪言壯誌,到天快亮的時候,郭東陰才終於睡著。

......

“這裡是哪?俺老孫怎麼會在這裡?”

郭東陰模模糊糊聽到房間外傳來嘈雜聲。

“誰知道你是誰啊!是我哥昨晚將你揹回來的。”郭東婷很不耐煩,來到郭東陰房門前,重重的敲擊著房門,“哥,你快起來,你昨晚帶回來個怪物!”

櫻井莉亞害怕的縮在郭東婷身後,緊緊拽住郭東婷的衣裳。

能不能讓人睡個好覺?

郭東陰翻來覆去,困得不行,不想起床,但外麵鬨出的聲響太大,自己肯定無法繼續再睡了。

很煩躁,心情不爽!

睡眼惺忪,不想說話的郭東陰,打開了房門,怨聲載道,“郭東婷你不去上學,敲我門乾嘛?”

“你可以不去上學,我為什麼不可以呢?”郭東婷抱著雙臂,趾高氣揚,“哥,你先管管這個滿臉猴毛的傢夥,我記得你昨晚揹回來的不是一個猴子啊。”

“小姑娘,俺老孫是齊天大聖孫悟空!”孫英雄此時已經變成大鬨天空孫大聖模樣,全身都是長毛,要不是穿了一件鎖子黃金甲,就活脫脫一隻猴子,正在沙發上蹦蹦跳跳。

“好了孫英雄,你先從沙發上下來,沙發已經有一些年代了,壞了可是要讓你原價賠償的!”郭東陰見到在沙發上活蹦亂跳的孫英雄,連忙對其招了招手,“你還記得,昨天是我揹你回來的嗎,你心心念念,一心想要保護的眾生,最後一個也冇有理會你,還多虧了我,你纔不至於露宿街頭。是我好心將你帶回來的。”

郭東陰說這些,不為名不為利,畢竟郭東陰人生宗旨是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樂於助人,不求回報。

隻求孫英雄發自內心,由衷的開心,郭東陰就為他感到開心。

“哦,我記起來了!”孫英雄一拍腦門,眉飛色舞說道。

【郭東陰興奮情緒值 40】

“你想起來了?”郭東陰也跟著興奮起來,等著孫英雄送上門的正麵情緒值呢。

“我要督促你去做好人好事!”孫英雄瞬間嚴肅了起來。

郭東陰自始至終冇有在孫英雄身上,收到一丁點正麵情緒值。

白眼狼!郭東陰心裡罵了孫英雄一句白眼狼!

郭東陰憤憤道,“這週六我就兌現我的承諾,到時候你過來督促就好了。現在可以滾了!”

“在督促你做好人好事的過程中,我會時刻待在你身邊,時刻觀察你的一言一行的!”孫英雄臉上冇有表情,雙臂扛著金箍棒。

郭東陰忍住心中的怒火,大不了,老子再忍你這鳥人兩三天,“週六一過,你就給老子滾蛋!”

“好人好事,不隻是一時心血來潮,這是一生應該去做的事情。”孫英雄又做起了他的本職工作,語文老師的說教。

“我人生宗旨就是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樂於助人,不求回報!”郭東陰義正言辭,而後試探性的問道,“我以後做好人好事,你不會也一直跟著我吧?”

“但行好事,莫問前程!少年,你的價值觀很正確,但俺老孫看你年紀尚幼,這個社會誘惑太多,會讓你迷失自我,讓你忘記初心,為了你的夢想,俺老孫決定犧牲自己的寶貴時間,去時刻提點你,在你迷茫,在你迷失方向的時候,我在一旁為你指引方向!”

NMP,這是準備訛上我了......郭東陰心中奔騰而過一萬頭草泥馬,但表麵不好發作,畢竟他知道孫英雄得了癌症,時日不多了,逝者為大,也不去斤斤計較了。

......

郭東陰走到哪,孫英雄就跟到哪。路人的回頭率也達到了百分之百。不為彆的,就為了看一眼孫英雄頭上帶的鳳翅紫金冠和兩根雉雞翎。就算武大郎長相,有了這一身行頭,整個人看上去都氣宇軒昂,氣度不凡。

“離我遠點,可以嗎?”郭東陰很無奈。

“為什麼?”

“兄嘚,你搶了我的風頭!”

“做好人好事,比出風頭重要的多!”孫英雄冇有搭理郭東陰的請求。

有了一個跟屁蟲,郭東陰白天不敢到處浪了,隻好老老實實的在班級裡靜坐。

“陰哥,你什麼時候請了一個猴子做保鏢?”江小俊睜一眼閉一眼,用手胳膊肘撞了撞郭東陰,憋笑道。

“修你的心吧!你如果想活的久些,不該你問的事,不要問;不該打聽的事,不要去打聽。”郭東陰走到自己的座位上,閒來無事,一下子掏出了五十幾個大蘋果,擺在桌上。

“陰哥,你帶這麼多蘋果乾嘛啊?我拿個幫你嚐嚐,看看這蘋果味道怎麼樣?”江小俊伸手準備拿蘋果。

“啊~真摳門!就拿一個蘋果!”江小俊被郭東陰打了一下手背,還是鍥而不捨,繼續伸手去拿蘋果。

郭東陰可以白白便宜人家小姑娘,但怎麼可能會便宜一個猥瑣的死胖子了?

郭東陰死死瞪了江小俊一眼,江小俊委屈的撅著小嘴,不敢對蘋果有非分之想。

班級其他學生,也對郭東陰身旁的孫英雄投來異樣的眼光,就連他的前女友喬誌瓏,看了也是秀眉微皺。

郭東陰無視周圍羨慕的眼光,自得其樂的啃著蘋果,內視著丹田。

在蘋果吃到四十枚的時候,郭東陰發現丹田中,原本一片湖泊外,又禿兀出現一小片湖泊。

又出現一片湖泊,隻有一種可能,修為又提升了一個等級。

郭東陰從本來的三等境界修為,變成瞭如今的四等境界修為。

讓郭東陰冇想到的是,三等境界修為升至四等境界的時間,竟然也這麼短,莫非自己真是個天才,天選之子?

難而讓郭東陰不解的是,那一小片湖泊騰空而起,又想倒水一般,將其中的湖水,傾倒在那大片的湖泊之中,很快郭東陰丹田中又隻是一個湖泊。

有了上次的經驗,郭東陰也見怪不怪了,為什麼彆人提升一個境界,丹田中就會多一片靈氣湖泊,而到自己這裡,剛開始確實多了一片湖泊,但最後又彙聚成一個湖泊,隻是湖泊變得更大而已。

“呃?”

郭東陰正在內視自己丹田的時候,湖泊表麵漂浮著金色‘東南西北’張大嘴以及紅色翻花繩,本平靜的湖泊,頓時激起陣陣漣漪。

郭東陰眼前忽然出現了一個五顏六色的魔方,出現在了湖泊之中。

通過漣漪,郭東陰感受到了魔方的資訊。

“智力測試,魔方是聰陰者的遊戲,隻有足夠聰陰的人,才能從魔方中走出來!”

看到這則訊息,郭東陰滿頭霧水,這魔方哪裡來的?這能力怎麼一回事??

郭東陰疑惑的睜開眼,就看到眼中儘是警惕和哀怨的江小俊,正死死盯著自己。

“小胖子,哥知道帥,不要崇拜哥,哥的美貌是屬於你嫂子的!請收回你那猥瑣的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