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完一波情緒值後,此地不宜久留,到處都是狗糧和撕(bi)大戰,郭東明立馬拔腿就撤,生怕慢了,會受到一萬點暴擊。

本想找小哪吒隊其他人出去浪的,但大家都是靠靈氣修行的,不像郭東明這麼悠閒。

老徐也不管郭東明,現如今郭東明在老徐眼中,已經完全屬於放養型的,而且屬於那種放養出去,可以給他老徐帶來榮耀的存在。

而且郭東明現如今的修為等級,都已經趕上學院裡很多老師的了,老徐也隻不過才三等上級修士。

其實老徐不知道的是,郭東明現在的修為也已經達到三等上級修士。

郭東明不知不覺的來到了,他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應聘廚師工作的這條街。這條街因為都是一些小商販在做生意,吸引了周邊很多百姓過來買東西,所以這條街叫做農民街。

中午飯店時分,郭東明冇有在學校食堂吃飯,走在農民街上,街道兩邊都是各種店鋪,各種小吃店,還有藥店以及電器店等等,就是蒼蠅小店冇有。

郭東明在一家雞蛋餅店停了下來。雞蛋餅是瓢城的特色小吃。

“小夥子,來個雞蛋餅?”看到郭東明朝店鋪走來,老闆娘熱情的詢問道。

空氣中飄著很濃鬱的菜籽油的香味,讓人聞了垂涎三尺。

“給我加個裡脊肉,再加一個蛋吧!”郭東明看著貼在外麵的價目表。

價格表一目瞭然。

一個光雞蛋餅,五元,裡麵就隻有一個雞蛋!

另加:裡脊肉兩元,一個雞蛋一元……

“小夥子,一共八塊!”老闆娘嫻熟的用勺子,打了小半勺金黃色的小榨坊菜籽油和提前調好了的麪糊,澆在鐵鍋上,隨即行雲流水的,用竹蜻蜓將麪糊均勻的攤平在鐵鍋上,打上兩顆雞蛋,用竹蜻蜓將蛋清蛋黃攪散在麪糊上。

郭東明遞出一張十塊錢,老闆娘示意他,自己從籃筐裡找零錢。

老闆娘低著頭專心致誌的做著雞蛋餅,將成型了的麪糊,用鐵鏟從鐵鍋上分離,然後將裡脊肉放置在鐵鍋和成型了的麪糊之間,老闆娘抬起頭,和藹可親熱情的問道,“小夥子吃不吃香菜和香蔥?”

作為一個廚師,怎麼可以挑食,香菜和香蔥可是郭東明的最愛,這兩種小料,可以給一道菜起到錦上添花的作用,甚至有時候平平無奇的一道菜,在這兩種小料的加持下,會達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老闆娘接受到郭東明肯定的回答後,笑容更甚,嫻熟的將香菜和香蔥,撒在已經成熟的雞蛋上,嘴上還唸叨著,像是自言自語,也像是和郭東明在說,“小夥子真不錯!現在好多小年輕,香菜和香蔥都不吃,這麼好吃的東西,雞蛋餅少了這兩樣,怎麼會好吃呢!”

一股香菜和香蔥,特有的香味,立馬撲麵而來。

本有些油膩的雞蛋餅,在兩種小料的加持下,華麗一變成為讓人垂涎三尺的小吃,老闆娘將雞蛋餅,用小鐵鏟翻了個,最後均勻撒上黑芝麻,用鐵鏟將裡脊肉包裹在雞蛋餅中,將雞蛋餅鏟成長方形,放入塑料袋內,遞給郭東明。

金黃色的雞蛋餅,上麪點綴著綠綠的香菜和香蔥,以及黑色的芝麻粒,顏色層次分明,讓人看了食慾大增,郭東明嚥了咽口水。

一口下去,滾燙但香糯的口感,雞蛋、麪餅、香菜、香蔥以及芝麻幾種香味,以不同形式充斥在口腔中。

飯店裡的佳肴也很好吃,但吃不到路邊小吃帶給人的幸福感和煙火氣!

吃著雞蛋餅,郭東明不知不覺來到泰湘樓。

泰湘樓是農民街唯一一家飯店。

此時正值飯店,門口圍滿了人。泰湘樓大門緊閉。

“你們聽說了嗎?泰湘樓的老秦,是扶桑國派到我們神州國的情報人員!”

“哎,還虧我家以前做事情,都來這裡!現在老秦一家都逃逸了,以後家中做事情就不方便了!”

“不方便就不方便唄!錢不能被扶桑國的人賺了!”

很多都是泰湘樓的老顧客,在門前交頭接耳,指手畫腳,有的惋惜,有的激憤。

“小姑娘,你們老闆跑了,我之前在你們這衝的五百塊錢,還冇有用完,你說怎麼辦吧!”一個年紀約莫五十出頭的阿姨,情緒略有些激動,正和一個小姑娘爭辯著。

那個小姑娘,郭東明認識,就是他那天過來麵試廚師,對自己愛搭不理,態度不好的前台收銀員。

“大媽,我也是打工的!我這個月還有上個月工資還冇發呢,還不知道怎麼辦呢!?”

“這我可管不了!當初我充錢是在你這裡衝的,你必須還錢!”大媽開始蠻不講理胡攪蠻纏起來,眼見就要動手。

很多顧客情緒比較激動,換做誰,在飯店衝了錢,飯店老闆跑路了,誰都會不開心。

“但我也隻是幫老闆收的錢,又冇進我自己的口袋!”

收銀小姑娘害怕的眼淚都出來了,她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我們應該找那個舉報秦老闆的人,雖然秦老闆是扶桑國的情報人員,但和我們老百姓有什麼關係,我們老百姓纔不關心國家大事呢。”

“這位大叔說的就不對了,國之興亡,匹夫有責!秦老闆是扶桑國情報人員,他賺我們的錢,我們就相當於在養虎為患,哪天用賺我們的錢,來對付我們,你想想後果會怎樣?我們隻能隻認倒黴了,不能為難人家一個小姑娘!”

人民群眾雖然意見不一,終究還是有講道理明事理的人。

大家聽著這人的話,也覺得有幾分道理,隻是自己充值的錢,有些可惜了。

“大家稍安勿躁!我是負熵院的打更人!我代表負熵院,來幫助大家解決問題!”郭東明自作主張的擠進人群,笑吟吟的走到大家的前方。

那個收銀小姑娘,充滿感激的目光看向郭東明。收銀小姑娘總覺得在哪裡見過這位小哥,但一時間就是想不起來。但小姑娘此刻內心對郭東明是充滿最真誠的感激的!

要不先來一波最真誠的正麵情緒值......

“難道負熵院能將我們的錢退給我們?”

大家最關心的是充值錢的事。

“錢,是被之前的泰湘樓老闆千菊丸收去了。我們負熵院肯定無法退錢給大家!”

“那還談個屁!”

“就是!”

場上的顧客,情緒十分激動,顯然今天他們如果拿不到錢,將死啃到底,不管來的是誰,都冇用!

郭東明也不慌,這種場麵,他也不是第一次遇到,前世就遇到過類似情況。

郭東明記得有一次,在小的飯館上班,乾了大半年,老闆跑路了,在這裡充值了的顧客,錢打了水漂,最後還是在jingca叔叔們協商下得到瞭解決。

郭東明有過類似的經驗,處理這問題就不是很棘手,更何況郭東明本就是想好對策,纔出這個頭的。

冇有完全之策,郭東明纔不去做這個背鍋俠呢!

“大家不要激動!我們負熵院針對這種情況,采取以下相關措施。”郭東明輕車熟路,語氣振奮人心,慷慨激昂,就像他真是負熵院派來的代表。

郭東明也知道這個世界,負熵院對待這種類似事件,做出的行動,是十分消極的。他郭東明想鑽個空子。

郭東明冇有著急發言,而是微笑著看向下麵一臉期待的顧客們。。

要的就是這種眼神。

下麵有請負熵院代表郭東明,針對泰湘樓前老闆捲走顧客充值費一事,給出相關措施,大家鼓掌......郭東明內心狂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