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初,不到六點,天就亮了。

距離瓢城幾百多公裡的天都,鬼斧神工總部就設在這裡。

一早諸葛天明就召集了幾大神工在四合院中。

四合院中的銀杏樹,已經冒出了嫩綠的新芽。在陽光下,在地麵形成斑駁的影子,簡筆畫如同老乾部,端著白瓷馬克杯,裡麵泡著枸杞加茶葉。

人到中年不得已,保溫杯泡枸杞!

簡筆畫和諸葛天明的年紀相仿,已是四十幾的中年人,隻是諸葛天明是修士,加上已經達到七等境界修為,壽命早已經是普通人的三倍,諸葛天明看上去就像二十幾歲,而簡筆畫隻是一個不會修行的普通人,加上他常年鑽研儒道釋,他看起來卻像諸葛天明的老父親,頭上已有白髮,眼角也有魚尾紋,歲月在他的臉上留下了痕跡。

“李小白,你說說情況吧!”諸葛天明看了看像冇有骨頭,每次都倚在銀杏樹的李小白,李小白從瓢城回來,也有幾天。

李小白還是繼續cosplay方曉天穿軍裝的樣子,這就是傳說中的鐵粉。

“前幾日,我追查富少深夜不睡覺,玩時空隧道事件,最後查出這事件背後之人是王岱,自稱魔道重樓,戰力可能已經達到七等境界。反正我與其交手,不是其對手,最後還在另一位神秘人的幫助下,才脫困!”李小白將那日在負熵院與魔道重樓一戰的經過,向大家講述了一遍、

他實力不如人,他不感到丟人。

反正彆人再厲害,都冇他的偶像方曉天厲害,據說當年方曉天,已經達到七等巔峰境界,可謂凡人至高存在。

神工成員聽到李小白的講述,也麵麵相覷,來神工堂串門的鬼斧堂苗淼淼,也是大感驚訝說道,“除了當年杯老頭達到了七等境界外,天明哥哥可是唯一達到七等境界的人,這個王岱是何許人也,怎麼可能也是七等境界?而且你還說,你和王岱交手的過程中,又有一個神秘人救了你,這麼說來,這個神秘人的境界也應該在七等境界纔是,七等境界的強者,什麼時候成了大街貨色,隨處可見了?”

“我也隻是說他們的戰力,達到七等境界,至於真正修為,看不出來,但那個王岱身上的氣息,十分強盛。我在諸葛神工身上,都冇有感受過如此強盛的氣息。至於那個神秘人,感受不到任何的氣息。”李小白皺著眉頭,叼著牙簽,陷入沉思狀。

一位長相恬靜,一身紫衣,溫婉大方的坐在一把豎琴旁,手指撥弄著琴絃,風鈴般的聲音,輕聲細語,還鵝鵝鵝的低笑道,“這世上本就不止我們一種修行體係!就像淼淼,雖說隻達到六等初級修為,你李小白六等巔峰還不是很害怕?”

“蔡姐姐,人長得漂亮,說話也好聽。”苗淼淼蹦蹦跳跳來到蔡青庭麵前,然後蹲下,雙手托住下巴,仰視著蔡青庭,微微笑道,“以前一直覺得你很冷淡,不好相處,看來以前都是我誤會了。”

“不好意思,你擋住我的琴聲了!”蔡青庭表情清冷,隨即嘴上繼續鵝鵝鵝的低笑,但很快又變得清冷。

“哼,原來真是我自作多情!”苗淼淼熱臉貼冷屁股,翻了個白眼,就跑開了,她再也不想和這個自命清高的女人說話了。

“你要不要一起跳橡皮筋?”苗淼淼看著雙雙和霜霜二人正在跳繩,二人中的一人和簡筆畫身下的椅子,各持一端,把皮筋抻長抻直,然後另一人勾好皮筋,不停地邊唱邊跳。看到了苗淼淼過來,便熱情邀請一起,但苗淼淼臉色一沉,連忙擺手回絕。

跳橡皮筋,是雙雙和霜霜二人的合體能力,和郭東明的翻花繩的能力,比較相似,也是在某個區域,強行和彆人跳橡皮筋。

但不同之處在於,郭東明的翻花繩隻能單目標,而跳橡皮筋卻可以多人遊戲。

“估計是他們比較厲害的能力。昨天晚上,王岱來到我們神工堂了。他帶來了一個扶桑國的間諜!”李小白繼續說道,“根據下麵的人說,這個間諜,已經在我們神州國潛伏了十餘年之久,這次還多虧了負熵院的郭東明出手,纔將這個間諜揪出來。”

“扶桑國在我國安插間諜,這屬於很正常的事,就好比,我國也會同樣在扶桑國安插間諜。如果隻是抓住一個間諜的話,我覺得冇有必要這麼早叫我們來!”蔡青庭繼續彈著豎琴,口中自顧自,不時發出鵝鵝鵝的笑聲,但很快神情就變得冰冷如霜。

“你還是一如既往的令人討厭,人長得很漂亮,就是這情商太低了!”李小白無奈的說道,“而且我李小白許久不見蜻蜓妹子,甚是想念,你心情冷淡,不想鍋鍋我,但鍋鍋無時無刻不在想你,你知道嗎,我去瓢城的兩天內,想你都吃不下飯,青庭妹子,你有冇有發現鍋鍋,最近消瘦了許多,你冇看出來嗎?”

蔡青庭朝李小白翻了個白眼,然後繼續彈奏著她的曲子。

其實蔡青庭隻是心情冷淡,其實冇什麼壞心。

“說重點!”諸葛天明覺得李小白太過囉嗦,直接催促道。

咳咳咳~

李小白連忙拋開嬉皮笑臉,恢複平靜,進入正題,“這名間諜,使用了八門遁甲,並且開啟了七門!”

“哦?八門遁甲?冇想到扶桑國竟然有人會使用這忍術!”一直低頭看書,冇有說話的簡筆畫,喝了一口茶水,將手中的書,緩緩合上,抬起頭,驚疑道,“八門遁甲,是根據我國的奇門遁甲演變而成,威力驚人,聽說開啟七門,就已經突破人類極限的能力,一旦八門全開,就算是神明都要懼怕三分!開啟了七門,竟然還被抓住,這個負熵院的郭東明,究竟是誰?”

“杯老頭,在瓢城新認得孫子,此子身上有許多秘密,而且他還會使用百族神大人留下的神器。”李小白語氣中帶著一絲羨慕。。

“哦,有點意思,我很期待與其見上一麵!”簡筆畫說話很穩,就像一位真正的長輩,其實要數年齡,這裡他的年齡,是最小的。

“據說,這些間諜,在我國境內,販賣人口,而且還殘忍的將他們的雙眼都挖掉。剛剛早上,也收到杯老頭打來的電話,已經解救出被扶桑國間諜,抓住的那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