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嘩啦嘩啦,轟隆隆,窗外傳來湍急的雨水聲和轟鳴的雷電聲,又是一個雷雨夜。

“這段時間,怎麼一直好下雨?難道這鬼地方也像地球一樣,也有梅雨季?但我來這裡千年,從未聽說過呢。”

方曉天端坐在辦公桌前,手裡握著一隻金色鋼筆,在日記上沙沙寫個不停,麵前堆滿了厚厚的草稿,一會停下手頭上的動作,換作托腮幫沉思;很快又聽得筆記上傳來沙沙作響。

這是一個叫做元宇宙的地方,方曉天穿越至此,已經有千百年,具體時間已經記不清了。但這時光如白駒過隙,彷彿所有發生的一切,就在昨天。

最近天生異象,感覺最近這段時間會有什麼事情要發生。

這是方曉天曆經千百年來的經驗。

合上筆記,深深地伸了一個懶腰,露出妖豔俊俏的容顏,方曉天嘴角露出一絲心滿意足的勾笑。

關於超凡藥劑的研究,終於告一段落,為了這一天,方曉天這千百年來,做了無數的試驗。從人族的1.0版本,再到妖族的2.0版本,最後鬼族的最終版,不知道失敗了多少次。

哪怕地球上的愛迪生當初發現鎢絲,從而發明瞭電燈,也不過才經曆千百回的失敗,最後終於試驗成功了。

而方曉天關於超凡藥劑的研究,恐怕早已經失敗了萬億次。每年失敗千百回,而這時光也過了千百年,方曉天對此已經司空見慣。因為這是一個全新領域,冇有前人的經驗作為參考,就像瞎子摸著石頭過河一樣,必須走的慢些。

但最終結果還是讓方曉天十分滿意的,和自己心中料想的結果完全一樣。如今的超凡藥劑已經大大的增強了它的穩定性以及無副作用性。

最開始在人族研發的1.0版本改命劑,在這世界,已經算得上巨大的研究成果,甚至已經被人族載入史冊。但其副作用也是十分明顯的,人族將它當做稀世珍寶,對研究出它的方曉天而言,就是失敗品。

如今這個最終版超凡藥劑方案,方曉天很是欣慰。甚至這些藥劑都被自己研發成喜歡的不同水果模樣。

當初為了試驗,就連這元宇宙上很多妖域中的妖,鬼蜮中的鬼怪,都是方曉天實驗而出。而如今方曉天終於在鬼蜮,完成了他所有的研究成果。

放下手中的鋼筆,豁然在方曉天的左手中出現一枚鮮豔通紅的蘋果,方曉天輕輕咬了一口,新鮮香甜的汁水,如同爆汁一般,在口腔中迅速蔓延開來。嘴唇上,舌尖上以及牙齦上都沾滿了這份鮮甜,充斥著幸福的味道。

隨即最為神奇的一幕,方曉天的全身經絡,猶如成精一般,每根經絡泛著紅光,透過方曉天的身軀,隱隱可見,脫離了原來的經絡,很快彙聚成一個掌心大小的小人。跳至方曉天的右掌中。

隨即方曉天的麵前辦公桌上突然也出現一個手掌大小的黑洞,那個掌心大小的小人,直接跳了進去。

“嗯,這藥劑竟然讓我的境界又進了一步,我纔有能力再造出一個分身來,這下人族也有我的分身了,想想三界都有我的分身,不要太開心。我還是更喜歡人族啊!很是期待我這個分身在人族世界的表現呢。”

小人跳入黑洞後,黑洞很快就閉合,就像剛纔什麼事情也冇有發生一樣。

感受到了最新超凡藥劑給自己身體帶來的變化,方曉天臉上不免露出一絲欣喜,但很快方曉天微皺眉頭。

“風雨欲來,看來有些人已經耐不住性子了,都出來吧!”

碩大的圓柱形空間內,方曉天就坐在正中位置,而周邊高大的書架上堆滿了各類書刊。

巨大的辦公桌上也堆滿了各種手稿,地上也散落了一地的稿紙。

此刻方曉天前方盤旋而上的樓梯上,突然出現了三個身影。

“美味可不能浪費!”方曉天身體微動,將身體調整到最為放鬆的狀態,然後三下五除二的將手中剩餘的蘋果,全部啃完。會驚奇的發現,這蘋果竟然冇有果核。

“看來真是終日養鷹卻被鷹啄瞎了眼!”

方曉天語氣平淡,緩緩站起身,輕輕按了辦公桌上的一個按鈕,麵前的辦公桌以及周邊書架,一起憑空消失,隻留下了一地的手稿紙,此處的空間豁然變得空曠無比。

“你們究竟什麼人?王,你冇事吧?”

話語剛落,方曉天麵前突然出現一位身形高大威猛的男子,他便是方曉天來到鬼蜮後,得力乾將鬼將魔道重樓。

這名字是不是很熟悉?

冇錯,身為從地球而來的穿越者,當然要把地球上一些好的文化也一併帶過來。所以這魔道重樓的名字,也是方曉天給眼前這個男子起的名字。

而此時此地,便是鬼蜮禁地——百族神辦公室,而百族神自然就是世人給方曉天的稱呼。

至於為何被稱為百族神,後續會慢慢道來。

“重樓,你的身影貌似又高大偉岸了許多,你擋了我的視線。就算你的境界已經達到了原罪鬼王的境界,你也不能忘記減肥,你瞧瞧你這塊頭,再這樣下去,以後連女盆友也很難找到。對了,重樓,要不王我幫你介紹一個?王我可認識好多性感可愛的小妹妹,不管是人族的,妖族的,還是我們鬼族的,對了,你喜歡禦女音還是蘿莉音,正太音如果喜歡,也可以幫你。。。”

方曉天俯下身子,一張一張撿起地上的手稿,就像旁若無人,自顧自的說著。

“嘭”

“王,你還是這麼的羅裡吧嗦,我真是受夠了。”

還冇等方曉天的碎碎念說完,隻聽見一聲巨響,麵前的魔道重樓已經麵朝自己,手裡拿著一把左輪手槍,子彈迅速的在方曉天身上撕開了一個霍大的口子。

如果是尋常的左輪手槍,對方曉天並冇有任何的作用,但這是方曉天平日隨身帶在身上的‘月紅左輪’,專門清理不受控製的試驗品用的。

難怪這段時間方曉天冇有找到,原來不知何時到了這重樓手上。而最終這重樓竟然用在了自己身上,這是方曉天始料未及的。

“啪”

方曉天嘴角輕笑,眼神渙散,身體猶如一塊僵硬的板磚拍在地上。地上這具身體徹底失去了生機。

魔道重樓特意上前檢查了方曉天的屍身,確實死的不能再死。隨即消失了的還有他手中的‘月紅左輪’以及一地的手稿紙。

彷彿與方曉天有關的一切,在這一刻全部消失,無聲無息。

對於突然消失的一切,重樓也冇有太過注意,畢竟重樓對自己這個王,還不是非常熟悉,隻知道方曉天整日將自己關在辦公室裡,隻關心他的亂七八糟,讓人看不懂的研究以及他那原罪鬼王的實力。

對於平日裡的方曉天,魔道重樓早已經煩透了,不僅囉嗦,而且‘無能’,自己早想取而代之了。現如今看到方曉天的屍身早已失去生機,重樓懸在心裡的大石頭,也終於可以放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