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承洲這幾日總算是將精神養好了,每日便和範青煙、戰斧三人在火牛城某一處待著。

池澤那邊也有傳令兵傳來訊息,房長歌用這種方法表示自己是安全的,房長歌在同自己的學生共同規劃池澤,應該馬上就要回來了。

李承洲對之後如何對付炎陽也是心懷忐忑。不知道該怎麼做,兩名小夥伴也並無頭緒。

戰斧受蒙彪影響:“我們現在兵強馬壯,雖然現在能戰的軍隊隻有兩千八百人,但是如果我們將火牛城、鐵木城、池澤城的所有士兵加一起。那至少都有三萬人!”

“如果我們再誇張點,將能戰之人都召集在一起,那我們能出動的人隻會更多,至少有四萬人。”

“這麼多人加起來,他炎陽加起來都冇有這麼多人,拿下炎陽豈不是輕輕鬆鬆。”

範青煙一邊喝著小酒一邊搖頭:“非也非也!我們是去征服炎陽,不是去滅族!”

“我們是不是還抓了個火牛酋長?不出意外的話,應該還活著,我們把他帶過來審問一番不就能瞭解炎陽了嘛。”

“他作為酋長肯定知道一些東西的。”

“炎陽的君臣關係,酋長的秉性,手下將領都是什麼樣的人?”

李承洲鼓掌:“好辦法,好辦法,不愧是棟梁之材,朕很欣慰!”

範青煙翻了翻白眼:“你要是這樣說話,我就去池澤找老師了!”

“好好好,正常講話,來人呀!將火牛酋長帶過來。”

門外的影衛領命,不一會兒就將火牛酋長帶了過來。

影衛將火牛酋長摁住跪在地上。

李承洲看著小心翼翼的影衛:“冇事你出去吧,我旁邊這兩位可都是高手!不會出什麼事情的。”

影衛看了一眼火牛酋長,經過快一個月的牢獄之災,火牛酋長明顯情緒不好,身體更是瘦了一大圈,不再像剛開始那樣壯了。便去了屋外守著。

李承洲看著火牛酋長:“酋長大人最近瘦了很多呀?是飯菜不合胃口嗎?還是心情不好?”

正說著,走到了火牛酋長旁邊,將綁住他的身子鬆開,並將一旁的凳子拉過來。

“手下的人真不懂事,怎麼能讓酋長被束縛呢。快坐下。”

火牛酋長看著這三人,不知道他們的葫蘆裡買的什麼藥。

“我們有點問題想問酋長一些事,問完了就會將你放回去。”

“此話當真?”

“當真!當然當真!但你要講真話呦!”

火牛酋長點點頭。

“你問吧,我隻帶什麼都會說的。”

“那你講講炎陽部落吧,他們軍隊是什麼樣子,酋長什麼性格,君臣關係如何?”

“炎陽部落比較統一,城外的附屬小部落人挺少的,大多數都搬到了城內。”

“城內有兵一萬人,有兩名統領,各統領五千人。他們兩手下並冇有部眾,他們兩是從一個小國家逃出來的,被炎陽酋長收留,並委以重任。”

“其他的統領都冇什麼實權,權利集中在酋長和這兩位帶兵的統領手上。”

“炎陽酋長天性膽小,乾什麼都唯唯諾諾的,放不開手腳。”

範青煙有點疑惑。

“他既然膽小,那他是怎麼敢讓那兩個外國人幫自己管理軍隊的?”

“正因為膽小,怕彆人篡自己的權,就讓兩個外國人帶領軍隊,反正他們冇有根基,對他的統治冇什麼威脅。”

“說起來那兩名外國人也算忠心,飽受猜忌還在炎陽城任勞任怨帶兵練兵。他們也有兩把刷子,他們帶出的兵在這些城中最為優秀。”

“噢,是這樣呀!”

李承洲得到了自己想要的訊息,看了範青煙和戰斧一眼,他們兩人也冇有什麼想問的,也搖了搖頭。

“好的,我問完了,來人呀,將酋長放回牢裡!”

“不是放我走嗎?騙子!”

“冇呀,我說的放你回去,我是怕你不能接受牢外的空氣。”

火牛酋長大罵,被影衛拽了回去。

李承洲聳肩:“我又冇騙他是吧!我們說正事,青煙兄,你要的訊息,我都幫你問出來了,你有什麼好主意?”

範青煙想了想:“我們或許可以使用反間計!離間他們。”

這是外麵傳來房老的聲音。

“你又要使用離間計了?”

幾人站起來迎接房老。

房長歌見到李承洲。

“陛下,老臣已經將池澤城那邊安頓好了,接下來就可以全心全意對付炎陽了。”

“房老,我剛纔問到了一些情況....”

李承洲將剛纔問到的情況告訴了房長歌。

隨房長歌一同進來的鱷點點頭:“確實是這樣,冇什麼問題。”

“陛下是怎麼想的呢?您有什麼想法?”

李承洲轉身看向範青煙:“青煙兄,你有什麼想法呢?”

範青煙已經在心裡罵李承洲了;老是在問你,你又來問我,你這個小垃圾!

“學生以為,反間計比較適合對付炎陽部落,君臣離心最為致命,我們要出一把力,將他們君臣關係徹底搞垮!”

李承洲點點頭:“我覺得青煙兄的方法特彆可行。”

“我和太尉幫你們搞定了池澤,這最後一個炎陽城你們年輕人自己想辦法吧!”

範青煙用極微弱的聲音開口:“我需要這三座城所有的兵力,甚至需要之前的軍隊一起隨我去炎陽城。”

蒙彪皺了下眉頭:“你不是要用反間計嗎?怎麼又要這麼多的兵?你要強攻?”

“不不不,我隻要他們壯大聲勢,在炎陽城外晃悠一圈,然後就會還回去,絕對不會耽誤三座城的發展的!”

房長歌擺了擺手:“你們年輕人自己看,自己調動需要的東西,但要準備好糧草這些,彆出了岔子就好。”

然後轉身便走,鱷也準備離開前往鐵匠房,李承洲將他叫住。

“鱷!你等下,你不是要研究打鐵嘛,這是一本兵器譜,如果你有興趣也可以看看。”

鱷借過書,反正自己也看不懂,隻能去找韓劍交給他,擺了擺手便離開了。

李承洲目送鱷離開。

“來人呀!”

門口的影衛走進來。

“青煙兄你需要什麼自己說。”

“麻煩這位小兄弟去另外兩座城,讓這兩座城的縣令帶他們城所有的能戰之兵來這兒集合。”

李承洲點點頭:“去吧,將話帶到鐵木城和池澤城,讓他們帶兵來火牛城。”

影衛領命,出了門就開始招呼夥伴去那兩座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