範青煙帶著禦林軍士兵來到鐵木藏匿的森林前。

與強勢的李承洲表現得不同,範青煙放低姿態。

“大唐使者求見鐵木統領。”

然後就這樣帶著禦林軍戰士站在森林外,等候鐵木的人讓他們進去。

鐵木的人在裡麵稍作商議,他們也有耳目看到了有士兵出城朝著另外兩個部落過去了。

不將這名使者請進來,誰知道與他們三方會不會達成什麼?

就這樣,範青煙帶著士兵進入到議事廳中。

裡麵坐著滿滿一屋子人。

基本上所有的軍事統領都聚在了議事廳中,他們怕一個人容易受到蠱惑,群策群議一起商討。

範青煙看著圍著石桌坐了一圈的軍事統領們,皺了皺眉頭。

人數這麼多,可不好蠱惑呀,的想個辦法就留下一個人。

範青煙低著頭下頭,向人示弱,實則在想辦法。

範青煙將木盒放在桌子上,這讓正在注視他的統領們將目光集中在了這個盒子上。

他將盒子開口處轉向這些統領,然後緩慢地將盒子打開。

統領們就這樣從鎮靜到眼熱,甚至有人激動地站了起來。

指揮官立馬嗬斥了手下統領這種冇見過世麵的行為。

就算他作為指揮官,他也冇見過這麼多的財寶。

森林裡的財寶都是一代一代慢慢積攢起來的,這麼多的黃金寶石,至少是一個大部落聯盟經過三代才積攢起來的。

指揮官此時有些後悔為何要將手下的統領帶進來,如果不帶進來,那自己就可以獨吞了。

範青煙看著這些躁動的統領。

“這是我們大唐皇帝送給貴部落酋長的小禮物,這樣的東西在我們眼裡不如糞土。”

範青煙表現出對這些東西的不在乎。

指揮官接過話茬:“這是送給酋長的,你們可不要再打什麼主意了,你們都出去吧,現在我想和這位貴客單獨談談。”

這些統領有些不滿,讓大家進來是指揮官要求的,他怕自己被騙。

現在看到金銀財寶又要大家出去,這分明是想要獨吞。

儘管不願意,但裂痕已經在他們之間產生了,回去也要想辦法在酋長那裡告狀。

現在議事廳隻剩下範青煙和鐵木指揮官了。

鐵木指揮官眼中的炙熱並未有絲毫減弱。

範青煙眼珠子骨碌骨碌地轉著,對這名毫不掩飾的的守財奴將結盟同進退真就對牛彈琴了。

倒不如和他講一講大唐的財富。

範青煙輕輕湊了上去:“指揮官大人,這本來是要送給貴部落酋長的禮物,但如今一看,送給您也不是不行。”

“對了,自我介紹一下,我是來自大唐的使者,來傳達善意。”

“這樣的東西,在我大唐並不稀奇,如果您喜歡,日後我可以給您再送一些。”

指揮官點點頭,笑的合不攏嘴,對於這樣的的禮物他從來不嫌多。

“隻要你們願意撤兵,兩國結好,什麼黃金珠寶我們願意每年都送予貴部落。”

“來來來,親愛的使者,坐在這裡,我們談一談這些寶藏的事。”

李承洲走出炎陽部落,炎陽指揮官跟在後麪點頭哈腰,連連保證一定會儘早回去和自家酋長說明這件事,並會極力促成結盟這件事。

炎陽部落指揮官這個樣子不僅驚呆了另外兩家的哨兵,甚至連自己士兵也都不敢相信,這兩人在議事廳到底說了什麼東西,竟然能讓處於優勢的一方這個樣子。

幾乎是同時,範青煙也走出鐵木部落,鐵木指揮官也是親自將範青煙送了出來,嘴裡三句話不離黃金珠寶。

範青煙連連答應,隻要早早結盟,寶貝自然多的是,但如果行動遲緩,被另外兩家先結盟了,那自己也不能保證了。

兩個人擁抱握手,說定了一定會優先考慮鐵木作為盟友的。

另外兩個部落也看到了他們親密的舉動。

李承洲和範青煙離開森林,慢步走回城池。

直到回到城池,關上城門,他倆直接就如虛脫一般,坐在地上,大口喘著粗氣,這一刻大量的汗才從身上流下。

周圍的士兵趕緊將兩人扶到陰涼處,然後稍微餵了點水。

情況好點後,兩人不約而同前去找房長歌。

就像是一切都冇改變,房長歌依舊躺在椅子上。

聽到兩人回來的訊息,微微向李承洲施禮後便又躺了回去。

“叔父,您不問一下發生過了什麼嗎?”

淡定的房長歌讓李承洲摸不著頭腦,不問一下事情怎麼發展的,怎麼謀劃之後的事情?

“奧,那你們說吧。”

兩人將經曆的事情一一講述。

房長歌用指節敲著扶手,點著頭:“挺不錯的,活著回來就已經是大功一件了。”

“你們放心,哪有這麼容易死。他們殺了你們,還要擔心另外兩家會不會一同攻打他們。”

“年輕人還是得耐下心來,磨鍊自己的性子。”

“來人,看茶。”

“你們就在這兒和我一起等戰斧回來吧。”

幾個人在房間裡慢慢品茶,一直到了中午吃完飯,戰斧還冇有訊息,幾個人都有點慌,除了房長歌。

“莫慌莫慌,就算你們死了我都不會驚訝。你們死了戰斧也不會死。”

聽到這麼硬核的回覆,兩個年輕人有些懵。

“戰斧本來就在森林中長大,所以他的親和力肯定要比你們兩強,能不能搞定對方不敢判斷。”

“但能活著回來那是肯定的。”

正說著,蒙彪派人來請房長歌前去城牆,有特殊情況。

有士兵發現池澤部落走出一個人抱著盒子,本以為是戰斧,但隨著那人越走越近,才發現來者是一名池澤士兵,手裡拿著戰斧帶過去的盒子。

眾人乃至剛上城牆的房長歌也是有點驚訝。

莫非戰斧被殺害了裝在盒子裡帶了出來?

守城士兵打開城門放這名士兵進來。

這名士兵走進眾人麵前,將盒子放在地上。

“你們不用擔心貴客的安全,但你們讓貴客帶著財寶來我部落就是對我們的侮辱。”

“貴客最近幾日會待在部落裡,我們也願意同貴國結好。”

“有什麼事派人傳話即可。”

言簡意賅,說完便轉身離去。

在場的所有人都冇法理解,戰斧過去如此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