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清早,李承洲剛剛睡醒,便有士兵前來帶李承洲去城池中心的大殿。

李承洲跟隨士兵,一路穿過各種建築,還有密密麻麻的人群。

看來房長歌對今天發生的事情早已做好了部署,早早進行宣傳,才能造成如今這種萬人空巷的場麵。

大殿足足有十幾米高,普通人正在大殿前就要被這氣勢所壓倒。

大殿前麵是巨大的廣場,完全能夠容納目前城池裡的居民,在大殿及廣場的外麵是高高的圍牆,正中央的門前麵站著士兵把守。

哪怕是昨日已經來過這裡,但當時天色昏暗,遠不及近日這般清晰。

李承洲來到大殿中,發現這裡已經站著好些人,並且早已等候多時——房長歌、蒙彪、範青煙、戰斧、李小江、金鼎。

甚至多日未曾謀麵的王將軍也出現在了這裡,還有房長歌的幾名學生以及幾個部落的酋長,他們是部落中比較大的有影響力的酋長。

房長歌招呼李承洲去後麵的房間換衣服,李承洲驚歎於房長歌的細心,不僅能夠拿捏住所有人,控製住整座城池的人與資源,還能想到早早準備這種場合所要穿的衣服。

李承洲到後麵穿上早早準備好的衣服,竟十分合身。

李承洲仔細地觀察了穿在身上的衣服,這套衣服以黑色為主基調,在衣服的正麵背麵側麵都有用黃色畫的五爪金龍,再配上紅色裝飾的花邊。這種黑黃紅相間的衣服十分符合李承洲對秦穿衣風格的想象。

李承洲穿著衣服從後麵走出來,在場的人都紛紛誇讚少年意氣風發等好詞。

他明白眼前的這些人是之後自己執政的班底,有很多事情還得依靠他們,於是也應和了幾句。

“可以開始第一個步驟了。”

“文官武官分開,站立在兩旁,依次排列,聽我號令,隨陛下出去祭拜天地!”

李承洲聽到陛下兩個字,頓時覺得自身有如萬斤擔子,這以後可不會如現在這般輕鬆了。

一行人從宮殿走出,朝著廣場中心的天壇走去,廣場周圍全部是城池裡的民眾,為了做好今天的登基大典,房長歌特意讓所有人休息一天。

李承洲跟隨著房長歌的腳步,亦步亦趨,來到了天壇。

李承洲觀察著這座猶如蓮花一樣的建築,從旁邊的台階上去,就是一個巨大的平台,可以看到台下所有人,也可以讓所有人看見自己。

“人皇登台,其餘人等,跪!”

李承洲緩緩走向天壇,看著台下的人們紛紛跪下,一時間有些恍惚,竟十分享受這種感覺。

李承洲站在天壇上,感受著四麵八方吹過來的風,甚至能夠看見遠處的森林,依稀能夠看見昨日的大火尚未熄滅還有淺淺的煙霧。

站在天壇上的眼界無比開闊,甚至能夠覺得自己的視線穿透了整片大陸,看到了肆意奔跑的野牛,野蠻生長的樹木,還有自由自在的部落。

他無心聽台下的房長歌唸叨著那些祭拜天地的話,他隻想感受這種從未體驗過的感覺。

他想到了立國後的其他事情,暢想著自己征服整片大陸,繼而征服其他大陸。

這時候秦始皇可能要掛了,歐洲的羅馬帝國正在興起,非洲和大洋洲也應該還是比較落後。

如果自己能夠好好應用召喚係統,早早發展出先進科技,那統一全球不是夢呀.....

正當李承洲美滋滋地想著,台下傳來的幾聲叫聲將他的思緒拉回現實。

“陛下,陛下,陛下!”

“還請陛下演示神蹟。”

李承洲點點頭,看向周圍的所有人,幾乎所有人都是興奮地,隻能說是房長歌的蠱惑能力太強了!

李承洲覺得就這麼將召喚空間的東西拿出來太過於不起眼了,於是他舉起手臂,唸唸有詞,說了一大堆,最後大喝一聲。

“神器歸來!”

然後將自己的黃金套裝拿了出來,隻見他左手持盾,右手持刀,背後揹著長矛和弩,腰間插著弩矢。

頓時間,全場的氣氛直接變得狂熱起來,包括之前冇有任何表情的王將軍,就算是他也是瞪大了雙眼,不明白所以然。

士兵們也不敢相信這個事實,這等景象可不是江湖術士的小把戲。

城池裡的居民基本都是戰族人,他們從小在森林裡長大,他們之所以喜歡黃金,喜歡閃閃發光的寶石,都是因為森林裡流傳的一個故事。

會有一名黃金武士帶著部落走向輝煌。

天壇上的皇帝非常符合這個形象。

這時李承洲慢悠悠又召喚出了一身黃金甲,穿在身上,戴著頭盔,真正的黃金人。

戰族們幾乎都瘋狂了,朝著天壇湧去,幸虧士兵們訓練有素,擋住了狂熱的民眾。

房長歌也是很驚訝,這小子,真能搞事情,這一手真是出乎意料。

李承洲站在天壇上,看著狂熱的民眾,他也聽說過這個傳說,最近也正好隨機召喚出了一套黃金盔甲。

“我本是天上神祇,如今到人間掃平黑暗,蕩除邪佞,統一各國!”

狂熱的民眾紛紛大喊:“統一!統一!”

“如今朕立國為唐!守護江山不倒!”

狂熱的民眾似乎已經失去了理智:“唐!唐!唐....”

房長歌看到此景有些驚呆,這短短一小會兒,李承洲搞出來的效果遠遠超過自己拚死拚活弄出來的效果,世界還是得交給年輕人呀!

同時他也對今天的登基大典更是充滿了信心。

“祭拜天地?朕就是天地!”

李承洲感受著這種氣氛,他似乎找到了皇帝的正確做法——有威望,活在民眾心中,甚至成為他們的信仰。

房長歌繼續進行著登基大典的其他流程,宣讀著對天地萬物的尊敬,對神祇的敬仰。

看著周圍民眾狂熱的情緒逐漸平息下來,祭拜天地也基本結束了。

李承洲走下天壇,重新走向大殿,接下來他要接受文武百官的覲見,要封侯爵賞。

李承洲走向大殿時仍有民眾想衝上前,見見這名“神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