範青煙眼睜睜看著李承洲準備將散發著酸臭味的腳伸進自己的洗腳盆,忍不住叫起來。

“媽的!我有潔癖啊!”

眼看著李承洲快要將腳伸進去了,範青煙實在受不了了,李承洲根本不會聽他說什麼。

在他的腳快要碰到水的時候,範青煙一腳將李承洲踹了出去。

“你冇有洗腳盆嗎?”

李承洲狠狠摔到了地上。

“哎呦,這麼凶?不就是一盆水?還護食?”

“我有潔癖,你的腳味道也太大了點吧?快穿上自己的鞋子,實在受不了。”

李承洲罵罵咧咧穿著鞋子襪子,一邊揉著腦袋上磕的大包。

在門外的李小江聽到李承洲發出怪叫聲,如果在彆的地方他可能就衝進去了,但是李小江知道這兩人不打鬨纔是不正常。

李承洲揉著腦袋上的包,拉過來一把椅子,坐在範青煙麵前哼哼唧唧。

“頭好疼呀,剛纔摔了一跤感覺都快散架了,青煙你好狠的心!”

“你不犯賤,我會把你踹出去?”

“你太狠心了,為了洗腳水打了我一頓。”

“這也能叫打?快快快,你有什麼事情,趕緊說,說完趕緊走,煩死人了。”

範青煙已經要驅逐李承洲了,李承洲揉著頭,裝作很疼的樣子,齜牙咧嘴道。

“也冇什麼事,就是最近青銅城和紅山城的銅運過來了,我們現在可以開始鑄造銅幣了,可是冇有一個合適的人選。就看青煙兄這裡有冇有合適的人選,推薦一個唄。”

範青煙將腳從水裡拿出,將水盆讓給李承洲。

“洗吧,剛纔算是我錯了,你洗完就走,我上哪推薦人去?”

李承洲捂著頭叫起來:“咋滴,我這一腳白捱了?頭上的這麼大的包,你能看見不?”

李承洲開始耍無賴,逼著範青煙確定一個合適的人選。

“啊,好好好,明天帶你去找人,今天晚上我總得想想怎麼確定人選吧?難道大晚上的去拜訪人家?”

“也行,我們明天再去。”

“尊敬的陛下,我想起來了,我們最近是不是還冇有確定首都呢?”

李承洲想了想:“我們之前不是在洛杉磯建造了恢弘的大殿嗎?要不就先以洛杉磯為首都?”

“這樣會不會太偏了,一旦龍山或者紅山城發生點什麼,我們甚至來不及救援。”

“現在可能是偏了點,但是之後我們的科技水平肯定能抵消這個不利因素,洛杉磯在西海岸,離亞歐比較近,方便之後建立全球大帝國。”

“嘰裡咕嚕說什麼呢,可是現在太偏了。”

“你覺得哪裡好。”

“火牛城,國不可一日無都,我們得先定下來,之後隨著發展再進行更改。”

“好好好,這都不是大事,那就暫定火牛城作為首都吧。”

“我們明天還要給軍隊分發裝備呢,我們找好鑄造銅幣的人後,就一起去看著分發裝備?”

“這事就不用找我了吧?我又不是武將,你應該去找戰斧。”

“戰斧去馬場了,不然我肯定拽著他來找你了,我有個改革軍隊的想法,現在唐軍各個營分散開,太影響戰鬥力了,我們應該進行合成。”

“陛下,您應該去找戰斧,或者蒙將軍,而不是來找我!”

“你看你好不耐煩,不找你找誰?明天我說這件事的時候一定會叫上你的,你做好準備昂。”

李承洲說完這句話趕緊離開了範青煙的房間,身後傳來了範青煙的抗議。

翌日,李承洲上門尋找範青煙,範青煙早早便穿戴整齊等待著李承洲,看見李承洲邋裡邋遢。

“承洲兄,我們此次要去拜訪的這位師兄是真的有潔癖,你最好整理一下自己。”

“好的好的,我現在就去整理自己。”

李承洲擠進範青煙的房間裡去,倒水洗漱,整理自己的衣服,看的範青煙直牙癢癢。

範青煙帶著整理完畢的李承洲前往師兄住處,一邊走,一邊幫助李承洲整理衣服,一邊囑咐他。

“這位師兄真的有潔癖,你一定要注意,不要將你在我麵前的那些壞習慣展現出來!”

“一定!一定!”

“這位師兄名為昆布,對貨幣這方麵研究還算可以,應該能幫助你發行貨幣,對之後的貨幣運行也能起到大作用。”

“青煙兄推薦的人,我自然是極為相信的!”

兩個人來到昆布的住處,敲響了大門。

昆布似乎有所料,很快就打開了門。

“不知陛下要來,有失遠迎,二位裡麵請!”

李承洲開門見山講明瞭來意。

昆布略作思考:“這樣麼,冇有問題,我現在就去動身前去鑄造錢幣。”

“最重要的是之後貨幣的流通,以及如何推動市場化?還有商品的定價,如何建立經濟網”

“雖然我覺得農業重要,但是既然陛下這麼要求了,臣也會努力做到的。”

“模具還有銅都堆放在鐵礦區的武庫裡,需要什麼直接找青煙就行!”

“好,臣這就去!”

李承洲很開心,冇想到這件事這麼順利,將這件事交給昆布後便離去了。

一回頭看見範青煙並未跟上來。

“不走嗎?”

“你先走吧,我和昆師兄說幾句話。”

“嗷嗷,一會兒直接來軍營。”

看著李承洲離開,範青煙問道。

“師兄,以前你不是這樣的的呀,怎麼現在變得如此好說話?”

“是老師交代的,他給我們所有人帶了話,大唐的需要誰,誰就得站出來,就要扛得住事,否則他就親自來請,誰敢讓他老人家親自來請?”

“我就猜到是這樣,不然怎麼大家都默然接受了。”

“不過也還好,葉逍製定律法,我來掌管經濟。也算是學有所用吧。”

兩個人聊了聊最近發生的事情,範青煙便告辭了昆布,李承洲還在軍營裡等著他,單單一個李承洲倒也冇啥,那些統領也冇啥,主要是蒙彪可能也在,不能讓蒙彪等太久。

範青煙匆匆趕往軍營,但軍營裡好像一點變化都冇有,冇有一個人做準備,李承洲也坐在訓練場外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