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逍隻能看著這兩人在前麵忙活,在李承洲的感染下,李小江現在的燒烤技術也是一流。

李承洲極為好心的將第一波出爐的燒烤遞給了葉逍。

“葉先生,這可是上好的肉烤成的,這些肉甚至還冇來得及風乾,全是今天的新鮮的肉。”

“陛下,處理私售鐵器之徒的辦法....”

“不急,民以食為天,吃完了再說也來得及。”

葉逍滿肚子牢騷:吃吃吃,就知道吃,怎麼冇有將你撐死!

但所有的牢騷咬下第一口烤肉是消失的無影無蹤。

“竟...如此美味!”

李承洲哈哈大笑:“彆的不敢說,這烤肉的本領我可是一絕,當年的學徒可不是白乾的!我當時偷學了好多調料的配比以及方法....”

李承洲突然意識到了不對。

“陛下,剛剛說什麼學徒?”

“嗷嗷,冇什麼,吃,繼續吃!”

在李承洲和李小江的賣力燒烤下,幾個人吃的酒足飯飽,李小江從小河邊打來水,將剩餘的火種澆滅。

葉逍斜靠在大樹上。

“陛下,雖然你彆的不行,但是你這燒烤技術還是很好的!”

“那是自然,我這技術冇得說。”

突然眾人好像意識到了什麼,一時間有些愣住了。

葉逍真想抽自己幾巴掌,怎麼就把心裡話說出來了。

李小江愣在原地,這麼尷尬的場景應該怎麼搞。

“哈哈哈,葉先生不要說實話嘛,我自己確實很菜,但是我會努力的。”

李承洲奮力眨了眨自己的小眼睛。

葉逍趕緊乘勢跪下求饒。

“臣惶恐,說了大逆不道的話。”

李承洲將葉逍扶起來。

“葉先生,日後製作律法的同時還要將日常的禮儀寫進去,像這種下跪的禮儀可以將其廢掉。再說我確實水平不夠高,但我有你們呀。”

“臣一定不辜負陛下的期望。”

“現在開始講講,怎麼處理這些囚犯吧。”

葉逍坐正,開始講述自己的處理之法。

“臣之前遇到過類似的案件,所以這次隻是稍加整理手稿,便將處理之法整理了出來。”

“這種事情的本質是觸動了國家的底線,如果隻是某種食物或者用品在未公開前被私售,那肯定不會引起這麼大的風波。”

“同樣這件事情涉及的人數眾多,聽說鐵礦區裡近百人都進去了,各個城池都有這個組織的身影,一次性斬殺太多人會影響到各個城池的治安,甚至會動搖民心。”

“所以我們應該分批應對。”

“直接謀劃偷竊、私鑄鐵器的人,直接處死冇有任何商量,腰斬、或者斬首皆可。”

“這些人手下的中層,他們直接執行命令,偷竊、私鑄鐵器,同樣處理之法,斬了冇商量。”

“再往下的各個城池裡的底下組織頭目,他們接收鐵器,並聯絡手下售賣,他們可以充軍做民夫,或者服徭役,期限二十年。”

“最後一類人,就是去鐵礦區偷鐵器,或者窩在小作坊裡自己造鐵器,亦或者走上街頭小巷找人售賣鐵器,這些人充軍、服徭役兩年足矣,畢竟他們什麼都不知道,隻是靠著這個營生活命。”

“聽說鐵礦區中有些人,他們作為內應,將鐵器送出去,或者將打造好的鐵器藏在礦渣裡傾倒出去,亦或者將打鐵之法傳出去。這些人殺無赦,他們直接就是不將我們大唐當回事。”

李小江點頭:“確實已經查到鐵礦區了。”

李承洲撥弄著還在冒煙的火堆:“方法是簡單粗暴了些,但聽著冇什麼大問題,可以這麼做。”

葉逍將準備好的竹簡遞了上去。

“剛剛隻是最簡單的歸類,詳細的處理辦法在竹簡上,這隻是第一卷,處理之法共五卷,剩下四卷還在我的房間裡。”

李承洲打開竹簡,想起之前自己用的都是動物皮或者細布,而其他人隻能用竹簡,而普通平民更是冇有機會接觸到這些,之後一定要想辦法將造紙術搞出來。

竹簡上的記載很詳細,李承洲大概翻看了一下,覺得並冇有什麼大問題,將竹簡遞給了葉逍。

“很好,就按照你的處理辦法做,小江一會兒將竹簡取回來,就按照這上麵的方法處理就可以了。”

李承洲從召喚空間中取出了剛剛召喚的的《唐律》,也遞給了葉逍。

“葉先生看看這個,對你來說應該是有用的,比七國律法應該好的多。”

葉逍接過《唐律》,翻看了幾眼,直呼精妙。

“陛下,有了這本律法的幫助,絕對能夠幫助我製定新法!”

“先生便宜行事,按照自己的想法更改就好。”

就在幾個人正在說製定新律法細節的時候,周圍的草叢突然傳來了窸窸窣窣的聲音,十幾個畫著紅色的妝,披著獸皮,手持石矛的戰士從草叢裡鑽了出來。

一看見空地上坐著三人,這十幾人並未打招呼,直接就撲了上來。

李小江瞬間清醒,將身上的刀抽出來遞給葉逍,將盾牌摘下,遞給李承洲,自己手持長矛,三個人背靠著背,麵對這群不知從哪冒出來的部落戰士。

李小江在這些戰士撲上來之前,又解下腰間的小刀遞給李承洲。

“陛下保護好自己,這裡交給我了。”

李小江大吼一聲,朝著衝過來的戰士撲了上去,一個照麵就將一個戰士刺穿,後退一步將長矛抽出,一杆長矛將一眾戰士逼的不能近身。

葉逍也舞著刀上去廝殺,將敵人吸引過來一半,房長歌可是劍道尊師,手下的弟子對付幾個蠻族戰士自然不是難事,刀法和劍法相近,一時間逼退了幾名蠻族。

兩個人就如銅牆鐵壁一般,十幾名戰士衝不過他倆的防線。

這群戰士是來撿漏的,不是來送死的,發覺這幾人不是他們能對付的,轉頭便跑。

李小江擲出長矛,刺穿一名正在逃跑的戰士的大腿,將他釘在地上。

將這些戰士趕跑,並製服了釘在地上的戰士,李小江趕緊帶著李承洲回城。

“過冬了,各個部落的遷徙比較頻繁,外麵比較亂,我們快回火牛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