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已經到什麼時候了,應該快到月底了,李承洲看著身邊僅剩的兩三個人,他們是因為年紀大,爭搶不過年輕人,隻能在西門處曬太陽。

“小夥子,你得趕緊找官府討個差事,每次官府的人來了你都不上前,你可不能和我們幾個老傢夥一樣呀。”

“是啊,我們是老老頭,你是小老頭。”

幾個老頭一邊取笑一邊勸李承洲趕緊找個差使。

“知道了知道了,我倒是覺得現在這樣比較安逸。”

“不行呀,你這樣討不到老婆。”

“好好好,我一會兒就去找到官府討個差事。”

但李承洲嘴上說著,身體並未有所行動,還是在西門城牆處躺著。

李承洲拿起地上的木棍,在城牆上歪歪斜斜地寫了一個字。

“來。”

在暗處觀察的影衛看到了這個字,提醒了李小江。

“小江統領,我們是不是得過去?”

“李小江沉思了一會兒,現在已經二十五日了,陛下應該是想回去,他應該是想要我們帶他回火牛城。都收拾收拾,準備離開了。”

李小江身邊僅剩三人,還有四人還在炎陽城查鐵器之事。

李承洲起身離去。

“諸位老哥保重,天氣轉冷,你們一定能找到過冬場所的。”

李承洲朝著巷子走去,李小江帶著人跟上去。

幾個人在冇人的地方碰頭。

“我就猜到你們肯定跟在後麵。”

“陛下您說隻要不乾擾就可以跟著。”

“現在是十一月哪天?”

“十一月二十五日,已經月底了。”

“該回去,今晚我們就回去吧,你們收拾一下,我們晚上就回。”

“陛下,已經收拾好了,隨時可以出發。”

“你小子真聰明。”

“陛下謬讚。”

就在兩人說著話的時候,突然旁邊冒出來一隊士兵將他們包圍,為首的正是趙清風和南門守將。

“趙大人,就是他,這幾日舉動有些奇怪,您看看,會不會就是我們要捉拿的走私商人。”

李小江帶著影衛擋在前麵。

“亂臣賊子,何敢作祟?”

趙清風認出了李小江。

“李將軍,怎麼是你?你怎麼會在我白鳥城?”

“趙大人,快些收兵,以免自誤。”

趙清風並未讓手下的士兵退下。

“李將軍,現在是特殊時期,如今我們在嚴查走私商人,你在我這裡,莫非你和他們有什麼牽扯?”

“我和他們能有什麼交集?你不妨看看我後麵這位?”

李小江讓出身位,露出了後麵的李承洲。

“這乞丐是?”

“乞丐?睜大你的狗眼好好看看。”

趙清風瞪大了眼睛打量了好幾眼,愣是冇認出眼前這臟了吧唧、黑不溜秋的乞丐是誰。

“確實冇認出來,但這兒並不妨礙李將軍到我府上暫且‘歇息’幾日,等我這邊查出你確實冇問題了,你就可以回去了,都是為了大唐辦事,還請李將軍不要為難在下。”

李承洲鼓掌:“好,說得好,趙大人認不出我很正常,拿水來。”

趙清風不知道這乞丐想乾什麼,隻是覺得他聲音有些耳熟。便從旁邊士兵身上摘下水囊扔給這乞丐。

這幾人現在可都是危險分子,雖說趙清風師承房長歌,在武藝上自認為不輸影衛,但影衛可都是從屍山血海裡爬出來的狠人,滿身殺人技。

李承洲接過水囊,讓李小江倒水,洗了一把臉,將臉上的汙垢清洗乾淨,尷尬的是,一個水囊的水竟然不夠洗,又向趙清風索要第二個水囊。

趙清風忍住了下令捉拿他們的念頭,又扔過去一個水囊。

連用兩個水囊,李承洲這纔將臉上的汙垢清洗的差不多,露出了原本的麵貌。

“趙大人,現在可能認出我?”

趙清風看著眼前人,心裡直呼臥槽,真是踢到鐵板了,慌忙跪倒在地。

“下官有眼不識泰山,衝撞了聖上,還望陛下恕罪。”

周圍的士兵跟著趙清風的一起跪了下去。能讓趙清風跪倒在地上的人,也是他們這群小兵能惹得起的?

南門守將跪在地上有點懵,兩級反轉?自己似乎惹到了什麼不得了的存在。

“大家快起來,地上涼,趙大人,我們借一步說話?”

“陛下真是折煞我了,這邊請,到我府上小憩一番。”

李承洲經過南門守將的時候:“你叫什麼名字?”

“末將成蟲。”

“是個好人,和彆的當兵的不一樣,趙大人好好培養,日後有機會可以到唐軍擔任統領職務。”

“這是我從守城軍中挑選的資質最好的一名守將,日後我還準備讓他擔任守城軍統帥。”

李承洲搖了搖頭。

“這樣就有些浪費人才了,唐軍現在缺的就是年輕將領,白鳥城戰事幾乎可以說冇有,待在白鳥城確實有點.....愛卿懂我意思吧。”

“臣明白,還不快謝謝陛下?”

南門守將拱手:“多謝陛下。”

幾個人來到趙清風府上。

“本來是打算偷偷離開的,但是被你們發現了,不得不說,成蟲的警惕性是真的高,總有一天會成龍的!”

“陛下不妨待到明日,今晚洗漱一番,體麵回去,我到時候派兵護送避免回火牛城。”

“近日確實可以再休整一日,明日再回,但是派兵就不必了,你們現在勞動力也少,聽說你們讓守城軍放下武器做勞動力乾活。”

趙清風訕訕笑道:“陛下,現在天下太平,一時間不需要這麼多人守城,而且我們留下足夠多的士兵守城,絕不會發生什麼意外。”

“這是你們自己的事,你們自己做好就行了。但我建議你們可以修建臨時性住房,讓那些無家可歸的遊民有個住處。”

“下官這就去安排!”

李承洲在白鳥城洗漱一番,昏昏沉沉地睡去,第二天醒來穿上早早準備好的乾淨衣服,影衛已經早早在門外候著了。

“走,我們該出發了。”

李承洲帶著影衛從城南而出,成蟲這次認識他們了,出城相當容易。

李小江帶著影衛在森林中找到了進城前藏好的武器,一行人朝著火牛城揚長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