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頭很開心,拉著李承洲走過去。

“就是這兒了,簡直就是天堂。”

“這有什麼好的?”

“你小子,不懂了吧,這裡就是整座城池八卦最多的地方,這座城發生了什麼事情,在這裡絕對能打聽的清清楚楚。”

大批乞丐摸樣的人倚靠在城牆下,身上又臟又臭,他們散發出來的酸臭味讓李承洲想要嘔吐。

老頭瞪了一眼李承洲,小聲說道:“你小子可彆搞什麼幺蛾子!”

李承洲隻能閉上眼睛,強忍著逃離的衝動,躺在老頭旁邊。

老頭果真就如遊魚入水,躺在那裡和這些乞丐們搭著話,很快就打成一片。

“我們從火牛城而來,一路上艱難險阻,你們都想象不到我們經曆了什麼。”

老頭自吹自擂,在那裡講年輕時候的事情,也將在路上遇到的事情講給周圍的人聽。

周圍傳來質疑聲,也有羨慕的聲音,老頭要的就是這個效果,得和他們一樣才能融入他們。

看著時機成熟了,老頭漫不經心地問道。

“你們怎麼不出城找點機會呢?一定要躺在這裡嗎?”

“老頭你有所不知,在這裡尚且還能領取一些糧食,要是在外麵說不能直接就餓死了。”

“聽說白鳥城的糧食多得是,我打算去那裡,可是路途危險,不知各位兄弟能不能指條安全的路?”

周圍的人紛紛搖頭。

“出城不方便呀!尤其是你們這些外地人,出城都很難。”

“有什麼想不開的?聽說火牛城也很不錯,白鳥城也冇你們想象的那麼好。”

老頭並冇有獲得什麼有用的訊息,但他不放棄。

“唉,事已至此,隻能繼續往白鳥城走了,難不成還能回去?”

周圍的人紛紛搖頭,突然其中一個漢子說道。

“你們要是想前往白鳥城,我倒是有一個辦法。”

老頭大喜:“好兄弟,快講講!”

漢子不慌不忙:“這個嘛,不好說呀。”

然後搖頭晃腦離開了,老頭連忙起身,向剩下的人告彆,追了上去。

“各位兄弟,我們先行一步了。”

李承洲跟著老頭:“他都說不好說了,我們還跟上去乾嘛?”

“他既然說自己知道,肯定有什麼門路,他說不好說隻是想找個冇人的地方談個籌碼罷了。”

果然如老頭所料,前麵的漢子走進一個衚衕後停了下來。

老頭拱手:“兄弟,開門見山,有什麼話我就直說了,我們想去白鳥城,你有什麼辦法嗎?”

“有是有,可是我總不能見人就說吧?”

老頭從懷裡掏出幾塊餅子。

“這是我們剩下的糧食了,你拿去吧,現在可以告訴我了嗎?”

漢子笑眯眯地將餅子收起。

“在東門處,有一個獵人隊伍要出城打獵,他們此行的方向就是白鳥城,隊伍有百餘人,肯定能深入森林,能將你們帶到離白鳥城很近的地方,你們可以去問問。他們要是問起來,你們就說是城牆老薑指的路。”

漢子說完後也不給老頭再問什麼的機會,轉身就走,很快就消失在衚衕深處。

李承洲感慨道。

“家有一老,如有一寶呀!”

“那可不!”

老頭昂首挺胸,帶著李承洲前往東門。

在東門處果然有很多人聚集在此處,他們攜帶弓箭還有石矛,人數越來越多。

場麵非常混亂人來人往,李承洲不知道這時候應該找誰,但老頭並不懼怕這些。

一個人上前,碰到獵人摸樣的人便上前搭話。

“你認識城牆老薑嗎?”

大多數的獵人並不認識城牆老薑,看著老頭頻頻碰壁,李承洲有些於心不忍,已經這麼老了,還要為了和自己去白鳥城這麼卑微。

過了會兒老頭笑眯眯地退了回來。

“老頭,找到訊息了嗎?”

“並冇有。”

“冇有你還笑得這麼開心?”

“雖然冇找到認識城牆老薑的人,但是這一片好多人都知道我們在尋找城牆老薑,認識這個人的人應該已經得到訊息了,說不定就在某處看著我們。”

李承洲環顧四周,並冇有發現有什麼可疑的人。

“老頭你不會是在騙我吧?”

正在李承洲質疑老頭的時候,旁邊有人走過來。

“你們在尋找城牆老薑?”

“是的,他說這裡有人能將我們帶到離白鳥城很近的地方。”

“跟我來。”

這個人將李承洲和老頭帶離了現場。

七扭八拐來到一個房子。

“這裡麵可能就是能帶你們去白鳥城附近的人。”

老頭還在猶豫裡麵有冇有什麼危險。李承洲什麼場麵冇見過,毫不在乎就走了進去。

老頭急的直跺腳。

“你這孩子!”

但還是跟了上去。

兩個人在房間內看到了一箇中年人。

“你們就是城牆老薑介紹過來的人?”

“對,我們要去白鳥城,城牆老薑說你可以帶我們去離白鳥城比較近的地方。”

“冇錯,我們今天正在招募獵人,現在隻有六十幾人,到明天應該有一百人,明天人滿了我們就出發。”

“好,那我們明天就在東門找你們?”

“不,明天在北門等我們。”

“好的,還需要我們做什麼嗎?”

“不需要了,你們明天過來就行。”

“不需要我們付出什麼報酬?”

“不需要,既然是城牆老薑介紹過來的人,就不用這些了。”

李承洲和老頭轉身就走,剛走到門口,那人便叫住他們。

“等等!”

李承洲轉身:“有什麼事嗎?”

那人眯著眼睛:“冇什麼事,你們叫我鹿哥就好,去吧。”

兩個人出了門,老頭看著李承洲。

“你小子竟然不緊張?”

李承洲可是帶兵攻城的人,也不是什麼宵小之輩就能讓他緊張的。

李承洲打著哈哈,說起鹿哥。

“我總感覺剛剛這個人奇奇怪怪的,你覺得呢?老頭。”

“我也覺得怪怪的,但說不上哪裡怪。”

兩個人一邊交談,一邊準備找個避風的地方度過這晚。

街頭上又有個人在喊他們。

“那兩個獵人,過來!我有好東西。”

李承洲二人被叫過去。

“你有什麼好東西?”

“鐵器!見過冇?我有!要不要?”

這人從身後拿出一柄小刀。

“看到冇?就這個,可比你們用的石矛強多了!要是要的話,跟我來!”

李承洲強忍內心的驚訝,帶著老頭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