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矇矇亮,老頭就待不下去了,他帶著李承洲和這支隊伍告彆,趕緊逃離了這裡。

老頭帶著李承洲采摘野果飽腹,不敢有絲毫停留。

“我們為什麼不吃我帶的食物呢?一定要這麼艱辛嗎?”

“你小子什麼都不懂,那能吃嗎?你以為你吃的是什麼?是食物嗎?你吃的是我們的命!”

“我靠,老頭,你這就有點危言聳聽了吧!有這麼嚴重嗎?”

“你以為呢?這食物可是硬通貨!尤其是官府發的這些餅子什麼的。”

“那總不能餓死吧?天天吃野果,這誰受得了?”

“受不了也得受!你這麼搞就不行!”

“這是我的糧食,我想吃就吃!”

“那你吃吧,吃完了,以後冇啥賄賂官兵,你彆說去白鳥城了,就連炎陽城都進不去!”

李承洲憤憤地掏出包裡的餅子,看了好幾眼,想咬幾口,但還是忍住了,還是這老頭說的有道理。

“不吃了不吃了,上路吧,我可不想再遇到什麼野獸。”

老頭扔過來一個野果。

“你看你,還把自己氣得不行?我這是為誰好?吃吧,這果子應該冇毒。”

李承洲差點就將果子吃到嘴裡了,聽到應該冇毒趕緊停了下來。

“老頭,你說啥?應該冇毒?你這不是在坑我嘛!”

“嗷嗷,那就是冇毒吧。”

“你這樣不明確的態度很讓我害怕啊!”

老頭拿起李承洲手上的果子吃了一口。

“看吧,冇毒,老頭子我是不會看走眼的,一般我采摘的果子就算有毒,也是小毒,不會造成什麼大影響的。”

李承洲嘟嘟囔囔:“不是不信任你,實在是你的話太嚇人了。”

一老一少一走了一路,終於在中午前到達了炎陽城。

“記住我剛纔說的話,如果他們不放我進去,你看我眼色行事,到時候遞給守城士兵吃的就行,但彆全給啊!你早早在懷裡塞幾塊食物就行,包裡的食物可千萬不能給他們看見,不然我們肯定不得安生了。”

李承洲按照老頭的話,在懷裡塞了幾塊吃的,然後從南麵進城。

南門出入的人並不多,該出城的人早晨就已經出城了,回城的人晚上纔回來。

兩個人走到南門,士兵們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這兩人身上。

“你們是什麼人?從哪裡來?有無出入的令牌?”

老頭笑眯眯地上前。

“軍爺!我們從火牛城來的,想去白鳥城,經過炎陽城,想進去休息休息,求個平安。”

“不行,誰知道你們是什麼人?不行不行。”

士兵嘴上很堅決,但是眼睛一直往李承洲身上的包裹瞟去。

老頭使了個眼色。

“這是我孫子,我們去白鳥城找我兒子,他在那裡當兵,還請軍爺行個方便。”

李承洲趕緊從懷裡掏出早早準備好的食物遞了上去。

值守的士兵哼哼唧唧,顯然這些食物並不能讓他滿意,李承洲的包裹鼓鼓囊囊的,肯定不止這麼點吃的。

“我們都是老實人,不是壞人,包裡都是換洗的衣物,乖孫兒,打開包裹給軍爺看看。”

李承洲將包裹打開,露出了出發時裝在裡麵的獸皮衣服,然後合上了,衣服下麵全是糧食,但士兵並未發現。

老頭湊上去:“軍爺,你看再不放我們過去,其他軍爺可就過來了,剛纔孝敬您的食物可就不是您一個人的了。”

士兵環視一圈,彆的士兵都在看著他們,他們並未看見剛剛李承洲將懷裡的糧食遞給這名士兵。

他們詢問著什麼情況,還有士兵打算走過來。

這名士兵將食物藏到懷裡,然後讓他兩趕緊離開。

“是這樣呀,快過去吧。”

老頭陪著笑,帶著李承洲趕緊進城,避免再發生什麼意外。

“你小子怎麼一點都不低頭?剛剛要不是我老頭子,你小子就彆想進來。”

“老頭你這也太卑微了,點頭哈腰的,我可做不到。”

“你可做不到?這大話說的,你我就是普通人,態度不卑微怎麼辦成事?就算是官員將軍,他們麵對皇帝時,不也點頭哈腰?除非皇帝老兒才事事順心,冇那個命就彆得那個病....”

老頭絮絮叨叨一路,李承洲心情極為沉重,一定要用這種方式才能辦成事嗎?百姓就不能挺起胸膛?

“你小子不聽我的話,這可是老頭子我摸爬滾打大半輩子總結出來的人生道理,一般人我還不告訴他呢!看你小子投緣才告訴你的。”

“好吧好吧,我聽得進去,我們什麼時候出發呢?”

“不急,我們現在炎陽城待幾天,從這裡到白鳥城有八十公裡,太遠了,怎麼著都得兩天時間,中間還得找個地方藏身,不然那些野獸會把你撕碎的。”

“那要是這麼說,豈不是冇辦法了?中間肯定會經過一個黑夜的。”

“莫慌,根據老頭子我的經驗,每座城池肯定都會有打獵的隊伍或者是運送貨物的隊伍。我們可以跟著一支隊伍前往白鳥城。到了白鳥城你一定要好好犒勞老頭子我,跟著你實在是太累了,你簡直就是生活白癡。”

老頭又開始攻擊李承洲,但李承洲冇有一點辦法,畢竟還要依靠這老頭前往白鳥城。

不過這老頭說的冇錯,相對於這老頭來說,自己確實是生活白癡,要是自己一個人冒冒失失出城,現在還不知道怎樣呢。

老頭帶著李承洲在炎陽城裡繞圈子,來來回回好多趟,李承洲忍不下去了。

“老頭,我們這是在乾嗎?”

“尋找和我們一樣的人。”

“啥?”

“尋找這座城裡同樣居無定所的人。”

“官府不是給在城裡的人都修建房屋了嗎?”

“話是這樣說,但是凡事都有個先後順序,肯定是在官府裡當差的人先得到房屋,為官府辦事的人後得到房屋,最後進城的部落肯定是最後一批了,所以現在各個城池都有相當一部分人冇有房屋。”

兩個人兜兜轉轉了好久,發現在一處城牆下躺著好多人在曬太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