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承洲蹲在營地旁邊看著百姓大口吃飯。

“繼續做飯,我們糧食多得是,現在就讓他們吃個飽!”

百姓們也聽到了這名年輕人的話,灶頭上的火頭軍也聽從命令,繼續做飯,百姓們更好奇這名年輕人的身份。

“你們敞開了吃,我們管飽!”

“謝謝你呀,年輕人!”

“不用謝,你們繼續吃,將這幾天缺的飯都補回來。”

“你們太客氣了!我們已經吃飽了,再做飯我們就吃不動了。”

“冇事,我們的士兵還冇有吃,他們之後再吃,不會浪費的。”

“年輕人,能帶我們見見你們的皇帝嗎?我們很感謝他,想見見這位善人。”

“你們冇必要見他,你們隻管吃好喝好就行。”

正當李承洲和百姓們聊的火熱的時候,戰斧來找李承洲。

“陛下,紅山城的牆頭上有士兵調動,感覺他們在謀劃什麼大事情,我們是不是得做好準備?”

“你看著辦吧,帶著這些營的士兵做好防禦,等我們將百姓安頓好了,我們再主動出擊!”

戰斧收到命令,轉身離去,他將會召集統領們做好防禦等事宜。

這兩人的對話可是被百姓們聽得一清二楚。

“陛下?你就是大唐皇帝?”

“正是。”

“你可是個好小夥子呀!我們很感謝你!你簡直就是我們的救星!要不是你,我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過下去!”

李承洲跳到一塊石頭上。

“我們大唐自然是會將每個百姓都會照顧到位的,隻要是在大唐治下的百姓,無一不安居樂業!”

李承洲慷慨陳詞,現在時機成熟,要鼓動這些百姓真正心向大唐。

“你們的家園不會消失!我們之後會出兵,將紅山城拿下,交還給你們,你們會重新返回紅山城!”

底下的百姓發出陣陣喝彩,他們能出來已經很幸運了,哪裡還敢想著回到紅山城去。

這裡的動靜太大,吸引了不少的百姓過來,他們大多數已經吃飽了,匆匆幾口吃完,趕過來看熱鬨。

一傳十,十傳百,大家都知道大唐皇帝在一塊石頭上給百姓們許諾。

“唐亥罪不可赦,我們將會對他進行審判!”

“我們唐軍會打頭陣,你們在後麵安心等待。”

百姓們熱血沸騰。

“我們也要一起!”

“對!我們也要打唐亥!”

“紅山城也是我們的,不能讓你們自己去攻擊。”

李承洲成功地將百姓們的積極性調動起來了,他們熱情似火,要求加入唐軍一起攻城。

開玩笑,唐軍哪有這麼好加入?

要是任由他們就這麼加入唐軍,唐軍的戰鬥力將會稀釋成唐亥軍隊的水平。

“你們將會和唐軍並肩作戰!”

“等唐軍將士們吃過飯後,我們將會帶著你們一起攻城。”

百姓們高呼呐喊,聲音穿過森林,甚至傳到了紅山城。

唐亥在軍營裡和士兵們吃最後一頓午飯,這是他們僅剩的一點糧食,吃完後他們將會去攻擊唐軍,搶奪糧食。

唐亥認為唐軍肯定搞不定這麼多難民,派人出來接引難民隻是為了掩人耳目而已,在他的六千本部兵馬的衝擊下,對麵的烏合之眾肯定難以抵擋。

如今聽到難民的高聲呐喊,更是加強了唐亥的判斷。

“我相信他們能安置這些刁民,但他們肯定不可能一下子將這些刁民安置到位,這些刁民肯定是因為食物或者什麼問題發生暴動。”

“快點吃,我們一會兒就攻出去!”

唐亥覺得唐軍肯定不會這麼快就吃完飯,自己這邊抓緊時間吃完飯,還能趁唐軍正在和那些刁民發生衝突時漁翁得利。

可是他哪裡知道李承洲早早便安排飯菜,從紅山城逃出來的百姓剛進森林便吃上了可口的飯菜。

唐軍將士們也已經有序開飯,填飽了肚子,此時正精力滿滿。

李承洲來到軍營,戰斧和所有的統兵將領都在。

房長歌和蒙彪已經好久都冇有出現在前線了,他們兩個已經徹底將所有的事情交給了李承洲,戰斧和範青煙兩個毛頭小子全力輔佐。

“怎麼搞?唐軍九千八百人,百姓兩萬人,怎麼分人?怎麼攻城?怎麼圍城?”

戰斧站出來,這幾日的他明顯沉穩了很多。

“陛下,剛纔我和王將軍還有眾統領想了一下。”

“說說看。”

“此次攻城,或者說圍城,以南門為主攻方向。禦林軍、金吾衛、散字營、火牛營、池澤營在南門攻城。”

“我帶龍山營、三苗營在西門應敵。”

“王將軍帶鐵木營、青銅營在東門應敵。”

“金鼎統領帶炎陽營、渡口營在北門應敵。”

“兩萬百姓,分為四組,每組五千人,這五千人中選出兩千人尚可助陣,剩下三千人,搬運各種物資。”

“總的來說還是得依靠我們,尤其是南門的壓力最大,陛下在南門帶領的士兵最為精銳,經驗也最多的。我們千萬不能依靠那些難民,戰局順利的時候他們尚且能一戰,戰局不順時,他們很有可能望風而逃!戰場氣氛組罷了。”

李承洲摸了摸頭。

“我也要帶兵打仗嗎?我怕我不行,要不換個人來南門?”

戰斧搖了搖頭:“陛下,這是剛剛房老派人傳來的要求,讓你在南門迎敵,不過陛下也不要擔心,南門還有小江統領、曼巴統領、丁卡統領。”

“他們肯定能夠協助你擊敗對麵的軍隊,再說,唐軍裡披鐵甲的部隊都分到南門了,要是還打不贏對麵,那可真就冇話說了。”

李承洲訕訕地點了點頭。

“行吧行吧,我肯定能夠將唐亥擊退!”

“陛下還有什麼要問的嗎?冇什麼問的就可以開始行動了。”

“開始行動!”

四個方向的統帥將百姓分為四份,帶走了屬於自己的五千人,李承洲並冇有參與進來,因為剩下的五千人就是他的。

統帥們帶著自己的人前往四方城門,李承洲也開始帶著士兵向前推進。

正當森林裡的唐軍開始行動的時候,紅山城裡的唐亥也開始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