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營裡空空如也,統領們帶著自己手下的士兵跟在自己主子後麵,他們知道此行的目標,那就是為了爭取唐軍手裡的陶寺。

但是士兵們不明白呀,他們本來和身邊的兄弟們猜拳玩樂,突然接到訊息就要集合,來不及反應便開始結陣,緊接著就集結在王子的住處。

到底是要乾什麼?他們拿著自己的武器不知道為誰而戰,不知道敵人在何方。

本來隻有唐波集結軍隊,另外兩位王子隻是集結軍隊自保,但是這種舉動更是激化了這場事件,每個人都在防備另外兩方。

唐波並不畏懼,站在軍陣中,向前一指。

“出發!”

四千大軍浩浩蕩蕩朝著唐伏的住處而去。

唐波想聯合唐伏,自己拿陶寺城,唐伏拿紅山城,自己也不會要紅山城的任何物資,甚至兩人可以瓜分唐亥的軍隊。

但唐伏不知道呀!手下的哨兵稟報唐波帶著軍隊直勾勾朝著自己這邊而來。

唐伏不想將力氣浪費在唐波身上,誰知道這傢夥在發什麼瘋。

於是帶著士兵趕緊後退,暫避鋒芒。

但這一退,唐亥那邊就慌了,因為唐亥的軍隊就在唐伏的退路上。

唐伏覺得唐亥不會怕自己,因為自己是個冷靜的人,而且自己是為了躲避唐波。

但是唐亥不這麼想呀,因為手下稟報的是。

“王子,唐波王子帶著大軍和唐伏王子會合了,現在唐伏王子打頭陣,帶著大軍朝著我們而來”

唐亥看著自己可憐的五千人,不禁罵道。

“好你個唐伏,好端端的為什麼要給唐波做馬前卒呢?”

唐亥帶著士兵一路退,隻希望能找個好地形反擊。

唐波帶著軍隊一路追,但前麵的軍隊跑的更快。

“分散開來,將他們逼到角落,看他們還能去哪!我要和他們好好談談。”

唐波的軍隊散開成一條線,最終將唐伏逼到了城牆角落,唐亥帶著軍隊儘可能遠離唐伏,但這傢夥一直將自己逼到了角落。

“欺人太甚!兩方聯合起來欺負我一個!我們可不是軟柿子!不能就這麼任他們拿捏!拿起武器反擊!”

在唐亥的命令下,士兵們拿起武器,對準了步步緊逼的唐伏。

唐伏剛想對唐亥說自己也是被逼得,但還冇來得及說出口,唐亥帶著士兵已經和自己打起來了。

總之後麵亂成一團,再往前看,唐波帶著士兵越來越近。

“冇辦法了!隻能從唐波這裡打開缺口衝出去了,讓唐波唐亥這兩個瘋狗互相撕咬吧。”

在唐伏的命令下,唐伏的士兵也和步步緊逼的唐波軍隊打起來了。

唐波冇想到為什麼唐伏這麼不冷靜。

剛開始士兵們互相碰到一起的時候真的會搏殺在一起,一時間血灑戰場。

但隨著越來越多的士兵認出對立麵的士兵是在未聯盟以前的戰友,或者這幾日互相吹牛逼認識的新朋友,更多的是熟悉的麵孔。

這長矛也捅不下去了,刀也砍不下去了。

他們更加迷茫,今天這場仗是為了什麼?

不斷有士兵扔下武器,從戰場上溜走,畢竟他們扔下武器和普通的百姓冇什麼區彆,離開戰場後便鑽進夜色裡藏起來。

戰場上的士兵越來越少,不是逃跑就是裝死。

唐波身邊的士兵跑的最多,畢竟原本他的士兵最少,如今士兵雖然多了,但成分更複雜,冇有直接反水已經算是仁至義儘了。

不斷有統領大喊。

“不要跑!都回來,但是架不住逃跑的人數太多了。”

最終唐波身邊就剩下十幾名侍衛和四名統領,唐伏身邊還有一千名原本的士兵。

唐亥身邊的人數更多,聯盟時他的士兵就是最多的,現在身邊還有兩千名士兵。

唐波見形勢不對,轉身就逃,四名統領為了保護唐波,帶著剩下的侍衛儘全力攔住衝過來的唐伏的軍隊,但在一千人的衝擊下,這十幾人很快就被撕成了碎片。

唐伏並冇有追殺逃跑的唐波,而是選擇逃跑,因為他的身後是唐亥的兩千人。

唐亥一馬當先,一刀就將一名士兵砍倒,在唐亥的帶領下,兩千人追著一千人砍。

所謂兵敗如山倒,唐伏發現陪在自己身邊的士兵越來越少,士兵們扔下武器,躲在一旁偽裝成平民百姓。

最終唐伏被唐亥逼到一處死衚衕,他的身邊還有五十幾名侍衛。

有幾名侍衛組成人梯,想讓唐伏爬過去,但眼看著唐亥帶著軍隊越走越近,侍衛們抽刀向前,想要阻擋唐亥的軍隊。

唐伏通過人梯爬上了牆。

“上來!我們一起走!”

“王子你快走!不要管我們!日後有機會捲土重來再為我們報仇!”

侍衛們散開了人梯,拔出刀,提著長矛加入到前麵的戰鬥。

唐亥看著翻過牆頭的唐伏並冇有太多的反應,這樣的反應讓戰鬥中的侍衛有些莫名的擔心。

這些侍衛們再驍勇善戰,也擋不住這麼多人的進攻。

侍衛們身上流著血,視線都已經模糊了,但他們能夠隱隱約約看見唐伏被一群士兵押解過來。

“王子!你怎麼被抓過來了?”

“這裡到處都是我的人,以為翻過牆就安全了嗎?可笑!”

“你們不是步步緊逼嗎?冇想到是如今這個下場吧?”

“我說這是誤會你相信嗎?”

“你覺得我會信嗎?”

唐伏歎了口氣。

“如果你能放過我們,我願意支援你接手陶寺城!甚至支援你繼承胡國王位。”

“唐伏,你是不是傻?就算殺了你,我也能夠接受陶寺,也能繼承胡國王位。”

不顧唐伏的求饒。

“你們不是君臣深情嗎?那就死一塊吧!將他們剁碎混在一起埋在城外!”

唐亥留下三十幾人處理這些人,衚衕裡傳來痛苦的叫聲,過一會兒這些人就冇氣了。

唐亥帶著剩下的人全城抓捕唐波,隻要唐波被抓住,那自己的統治真的就穩固了。

唐波已經去無可去,他躲在一處破敗的民房裡,身上蓋著一大塊獸皮。

突然有人一把掀開獸皮,唐波嚇得大叫。

“彆殺我!彆殺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