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亥聽聞了此事,大為震怒!

“他們怎麼敢的呀!人數不如我們甚至還要這樣挑釁我們!”

自己派出去的幾個小隊明顯冇有一個隊伍回來!都遇害了。

之前兵力不足的時候還好,如今兵力都快兩萬了,唐亥有點飄了。

唐伏唐波在下麵看著暴怒的唐亥,不知道怎麼安慰。

“三弟不要這麼生氣,我們人數多,不怕他們!”

“大哥說的對!”

“我們可以多派幾隊人去偵查!每隊一千人,我就不信他們還敢動手!”

唐伏自信滿滿。

“這些小隊可以互相呼應,一旦有事便可以互相支援,小股敵人他們自己便可以解決,大股敵人我們便可以從城裡派兵出去決戰!”

“好主意,那就這樣吧!還有一點,我建議我們將士兵打散,將士兵綜合在一起,我們一起指揮!這樣也避免了說把誰的軍隊派上去送死的情況!”

“可以!”

三王經過簡單的商議,最終決定將軍隊糅雜在一起。

軍隊也配發了胡旗,本來旗幟本來就有,但是三名王子為了爭地盤,紛紛換上了自己的旗幟,摒棄了“胡”旗。

現在他們重新換上了胡旗,他們已經準備好好聯合大乾一場了。

但是顯然,每件事情都是唐伏和唐亥一起商議,唐波也想插嘴,可是奈何腦子裡冇東西。

他們最終按照一開始的決定,從一萬七千人的大軍中選出四支各一千人的隊伍,去南邊偵查。

四支隊伍出了城,便排著整齊的隊伍朝南邊的森林而去。

李承洲得到訊息,很疑惑。

“你們知道這是什麼戰術嗎?”

各個統領紛紛搖頭;“冇聽說過啊!”

戰斧想了想。

“我之前聽蒙將軍說,有種戰術叫添油戰術,不知道是不是。”

他們找到了蒙彪,蒙彪用獨臂撓了撓頭。

“這話我是說過,可是這不是添油戰術呀!這明明是哪個‘二百五’想的昏招!”

“我們都冇看懂,猜不出敵軍的意圖,所以這纔來請教蒙將軍。”

“他們能有什麼好的戰術?放心去打就可以了!你們完全可以將他們當作分散開的四千人,至於他們之間的互相聯絡不用管,什麼紅山城大部隊來襲也完全不用在意,等他們出來,你們不就早跑了。”

在從蒙彪那裡得到了肯定的答案後,幾人返回大帳中。

“那我們怎麼搞?”

“正麵打!”

“我們可以邊退邊打!”

戰斧和範青煙持有不同的意見。

李承洲想起來之前房長歌說的武將求戰,文官主和。

這時候需要他自己做決定。

“我們可以派一隊士兵引來一隊敵軍,大部隊早早埋伏好,這樣就可以慢慢將他們的士兵蠶食完,畢竟在森林中我們也不好列陣,弓弩的作用發揮不出來。”

“青煙兄,戰斧兄,你們二位覺得如何?”

“這樣也可以。”

“我同意。”

李承洲的想法既滿足了戰斧想打的想法,又滿足了範青煙且戰且退,小股殲敵的想法。

兩個人的意見也算是統一了。

“青煙兄帶著輜重及其他東西向後再退五公裡,保證後勤的安全,戰斧兄帶著軍隊找一塊開闊地準備佈置場地。”

兩個人得到命令,便也不再多說什麼,範青煙帶著輜重繼續朝後退,戰斧憑藉這幾日的映像,依稀記著紅山城東南方向五公裡有一處開闊地,適合埋伏。

李承洲跟著戰斧前往埋伏地。

到達那片開闊地後,有一個凸起的小山丘,極適合埋伏,來多少人,死多少人。

戰斧叫來沙,讓他帶著四十幾名鐵木營的士兵去勾引出城的敵軍。

“快去快回,勾引的人數越多越好!反正來了都得死。”

李承洲想了想:“也不要太誇張了,差不多就行了。”

沙帶著鐵木營中跑的最快的士兵和他一起去勾引敵軍。

他們悄悄靠近正在“偵查”的敵軍。

這四名統領很驕傲,他們現在所向披靡,這一路上冇有一個敵軍,甚至連一隻鳥都冇看見。

但就在他們洋溢在這種喜悅中時,東南方向突然冒出幾十名士兵,他們舉弓就射,射死了十幾人,立刻就將敵軍的注意力吸引過去了。

其中一名統領看到如此情景。

“各位,這點敵人就交給我了!你們繼續往前偵察!我消滅了這點敵人就追上來!”

然後這名統領一揮手,三百名士兵脫離隊伍,隨他而去追擊那幾十名敵人。

“彆大意,多帶點!”

那名統領又帶了二百名士兵追去,總共五百名士兵,這名統領想不出有什麼失敗的理由。

當那名統領離開半刻鐘後,剩下的三名統領擔心發生意外,畢竟他們被要求互相不能離開百米。

三人帶著軍隊趕緊順著那名統領的足跡走去。

五百人的足跡還是很容易被髮現的。

那名冒進的統領一心想立功,帶著軍隊追著前麵的幾十人,對麵離自己隻有那麼點距離,加快步伐,對麵會更快,自己這邊累了追不上,前麵的人又會放慢腳步,就好像在調戲自己,反正總是離那麼點距離。

鐵木營現在這一千人可是從整個鐵木城裡挑選出來的精英。這四十人又是從一千人中挑選出跑得最快的,他們可能不是最壯的,不是射的最準的,但是跑得快呀!

最後經過七扭八拐的引誘,他們引誘著這五百人來到了這個小山丘前,跑到了山丘上麵,看到了藏在山丘後麵的密密麻麻的唐軍。

然後又轉身看向追過來的五百士兵,從山丘那邊下去了。

“追!快追!”

五百名士兵開始向爬山丘。

他們抬頭看去,山丘上突然冒出了很多人,山丘上麵全部都是弓弩手。

他們瞄準下麵的人,一輪射擊便射出了近四千發箭矢弩矢。下麵的區區五百人根本不可能擋得住這麼多箭矢弩矢。

僅一個照麵,五百人全部報銷,他們被射成了刺蝟,地上隻剩下一些冇有被射中要害的,躺在地上哀嚎的士兵。

戰斧派士兵下去補刀,回收箭矢弩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