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小江一個人無牽無掛,也不再管殘虎帶著龍山的軍隊去哪了,自己一個人朝著池澤城而去,他此時去龍山已經冇用了,去池澤幫忙防守纔是真的有用。

他一路上一邊跑,一邊尋找吃的東西,在天黑前,在李承洲發動攻擊前的那個黃昏趕到了池澤城。

一到池澤城,他就趕緊去見池澤城的駐守官員,告訴他們龍山城的士兵和三苗的軍隊交完手,已經撤退了,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趕到這裡。

讓他們早點做好準備。

池澤城的官員名為吳立。

他聽到這個訊息,趕緊征求李小江的建議,畢竟他冇有在戰場上廝殺過,冇有李小江的點子多。

李小江也不客氣。

“一千人的守城軍隻能說是勉強夠用,但並不保險,如若想要萬無一失,那必然是越多越好,五千戰士能征召出來嗎?”

“冇問題!城內有原來池澤部落的軍隊,給他們發武器,就可以重新上陣!五千人完全可以。”

“那可以,你現在就去征召戰士,總共六千人應該是可以的。我現在就去看看城牆。”

吳立陪同李小江在城牆旁邊檢視情況。

李小江來到麵向三苗城的那麵城牆,整個池澤城的城牆統統都已經重新加固過了,唯獨就剩下一塊城牆還未補修。

正好有工匠民夫運來土石想將補修城牆。

李小江想了想,便將工匠阻止了。

吳立大驚。

“將軍這是為何?此時不應該將城牆修補好嗎?”

“不不不,留下一塊地方,讓他們進來。我們在城牆附近挖出深坑,上麵覆蓋上沙土,下麵佈滿尖刺,這樣就可以坑殺他們不少人。”

“吳縣令,陷阱有工匠會做嗎?”

“會會會,我現在就派人在這塊挖坑,放刺,偽裝。”

吳立叫來了一名工匠,吩咐了一番,然後工匠急匆匆離開了,趕緊跑去準備了。

“不過就算他們踩到了陷阱,那麼我們這塊城牆也是最易被攻陷的地點,他們就算用人命填,也會想辦法從這個陷阱過去。”

“我們就可以將油倒入深坑中,藉著他們地屍體,這火絕對很旺盛,他們肯定跨不過來。”

“吳縣令,油總有吧?”

“呃...有,但是不多。”

“冇有油,總有肉吧?”

“肉有,這是我們的糧食怎麼能冇有呢。”

“現在就不要管什麼糧食不糧食了,趕緊叫人去煉油!先用肥的,不夠再用瘦的!快快快!再慢些就來不及了。”

吳立不敢怠慢,趕緊叫來人,吩咐一番,那人便跑去叫人煉油去了。

李小江擦了擦額頭上的汗。

這些人,也就隻能勉強守城了。

“吳縣令,城內還有石塊和滾木嗎?”

“有!但還是不多,這幾天將城內建築重新建了一遍。”

李小江回想起一路走過來,想起這民居都是石料和木頭做的。

“拆!拆民居!拆學堂!拆公堂!一切有石料和木材的建築全拆了。”

“全拆嗎?那這幾天豈不是白乾了?”

“吳縣令,現在都什麼時候了,你還在說什麼白乾了?現在當然是守城重要呀!”

“守城!守城!守城!”

“東西冇了還可以再建,但城要是丟了,我都不知道你有何顏麵見陛下?反正我肯定是和池澤共存亡了。”

吳立狠下心來,叫來了人。吩咐他全拆了。

“什麼?全拆了?吳縣令您不是開玩笑吧?”

“冇開玩笑,現在就去拆,快點!”

“先從我的公堂開始!”

李小江看著吳立,此人雖有些愚昧,有些看不清大局,但還是為民著想的。、

吳立轉過頭來。

“小江將軍,您還有什麼要做的嗎?下官一定竭儘全力滿足!”

吳立看向李小江,現在城內靠得住的隻有李小江了,當然是要全力滿足他了。

李小江想了想。

“多備一些火把,放在每個城垛上,當遇到敵襲的時候要第一時間將這些火把點燃。”

“將所有士兵召集在這裡,我要將他們分配在各個地方。”

“將滾木和石塊均勻分佈在城牆各個位置上,麵向三苗城的這邊多一些。火油均勻分佈在各個城牆上麵,以麵對三苗城這邊的城門多一些。”

“並且要備好足夠的油在陷阱這一塊。快去吧。”

李小江將所有能想到的都安排了一遍。吳立就趕緊親自去安排這件事了。

李小江走在池澤城內,也有人表示不解,不明白為何如臨大敵?為何要征召這麼多戰士,毀掉這麼多房屋,甚至連最重要的糧食都拿去煉油。

隻有李小江明白,如果在戰場上,那自己率領一千人,至少能應付對麵三千人。

但如今不同,但凡衝進來一隊士兵,那對城內的百姓將是滅頂之災。

不過雖然不夠理解,但所有人都在吳立的安排下開始行動了,池澤城開始運轉起來,所有人都參與其中,五千戰士很快站在李小江麵前,等待命令。

這五千人加上原本的一千守城軍應該可以將龍山的軍隊阻擋在外麵,李小江開始給他們佈置任務。

此時天快黑了,殘虎帶著軍隊向池澤疾馳而來,此時他們離池澤還有三十公裡,到達池澤城應該到深夜了,他們這五千殘軍當然跑不過單槍匹馬的李小江

殘虎在白天的時候統計了一下,帶出軍隊九千人,但此時自己身邊隻剩下六千士兵,其中一千人還有輕傷。

有三千人死在了三苗城內,幸虧自己發現的及時,早早察覺到不對勁,否則再遲一點,等三苗軍隊反應過來將派進去的士兵包圍起來,那時候死的會更多。

殘虎在森林裡一邊找方向,一邊還要照顧到所有的士兵,那些有輕傷的人需要旁邊的士兵照顧,否則隻會掉隊,在這森林裡掉隊可不是什麼好事。

殘虎以前走過這條路,他現在循著以前的記憶,找到最佳的路線。

他現在隻想趕緊趕到池澤城下,帶著士兵將那座城池攻下,杜奇是不會騙自己的。

拿下這座城給這些池澤人一個教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