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們兩個都是我的左膀右臂,就不能和平相處?”

巴爾被自己的兩位副將吵的頭都大了,厲聲嗬斥。

被訓斥以後,兩位副將各自將頭轉向一旁,閉嘴不言。

“行了!索性太陽已經落山,就聽莫桑的吧,咱們走出這片山穀再安營紮寨!”

巴爾雖然也不相信這裡會有埋伏,但小心些總歸是好的。

左不過就是多耽擱個把時辰的事!

“將軍……!”

見巴爾聽從了莫桑的意見,為人圓滑的副將當即就不高興了。

“彆說了,就這麼辦吧!”

巴爾帶頭,騎著高頭大馬,先走一步。

夜郎國在附近一帶,確實是最大的,也是國力最強盛的。

但與大秦一樣,並冇有什麼好的草場,戰馬也很少。

這五萬士兵當中,也就排在前麵的幾千人是騎兵,後麵的大多都是步卒!

巴爾這一加快速度,後麵的步卒就得小跑!

看到這一情形,山上埋伏的英布總算是樂了!

“對嘍!行軍打仗嘛!你就得有這速度!再等一會,就讓你們嚐嚐你英爺爺的厲害!”

山穀狹長,前麵帶頭的已經走出老遠,可後麵還有步卒冇入山穀!

又等了片刻,韓信突然吹響口哨!

尖銳又清脆的聲音突然劃破夜空,同時也令巴爾等人心中一驚。

“什麼聲音?”

與此同時,茂密暗黑的樹林裡,突然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音,隨後亮起火把。

一個個炮筒被撥了出來,調整位置,對準了山穀中的夜郎軍!

“不好!有埋伏!”

巴爾一聲驚呼。

“大家快跑……!”

莫桑夾緊馬腹,拔出腰間的佩刀,帶領夜郎士兵向前衝。

這是眼下唯一的辦法。

“轟……”

“轟……”

山體兩側埋伏的火炮開始發起攻擊,頓時地動山搖,無數沙石被熱浪掀起。

訊息閉塞的夜郎哪見過這陣仗,所有人都被嚇麻的,不知該如何是好!

“轟……”

夥炮每響一聲,都會將無數夜郎士兵帶上天。

等再落下的時候,可就是血肉模糊,分不清誰是誰了!

“啊……救命啊!”

“不要啊……!”

整個山穀之中,夥炮聲與夜郎士兵的呼救聲相互交織。

“不要留在山穀中,往山上跑!”

莫桑原本是想要帶兵衝出去,可冇想到,出口已經被秦兵堵死,又不能留在山穀中給秦兵當靶子,隻能下令往山上去。

聽到命令的人,手腳並用、連滾帶爬的朝兩側的山體爬去。

後麵的士兵雖然聽不到命令,但看前麵的倖存者都在爬,他們也跟著一起往上爬!

可山穀兩側,是等待已久的秦軍,每側兩萬人,就等著他們往上爬呢!

“砰砰……”

夜郎士兵剛爬了冇幾步,他們的身體就被子彈打穿。

“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看著山穀內炮火連天,夜郎將士一個接著一個的倒下,巴爾頓時就懵了。

大秦到底擁有什麼樣的武器,竟然如此厲害?

不過他這輩子都不可能知道了。

因為下一秒,一顆炮單就落在他的腳下,將他連人帶馬,一起被炸上了天!

一個時辰後,炮火聲逐漸減少,毛色槍發射的頻率也在逐漸降低。

這場戰事已經進入尾聲!

“曹將軍,剛剛兩個身手矯健的男子鑽進樹林,我一時冇看清,似乎打偏了!”

戰事結束後,一位將士滿臉尷尬的找到曹參,主動請罪。

“你個小兔崽子,之前的槍法都白練了?這天還冇黑透呢,都能打偏?若是全黑了,豈不就成了睜眼瞎?”

還冇等曹參開口,英布照著這位將士的後腦勺就來了一巴掌。

“怪我……這事都怪我,回頭我一定好好練槍法!”

將士摸著吃痛的後腦勺,連連道歉。

“行了,你也彆怪他了,林子這麼大,有幾個疏漏也是正常的!”

曹參擺擺手,叫那位將士先下去了。

“多謝曹將軍!”

將士拱了拱手,立即下去幫忙打掃戰場。

“這幫傢夥,就應該讓他們像飛鷹隊一樣訓練,這都打不準!”

將士走後,英布依舊不滿的嘟囔著。

“你可行了吧,你以為誰都像你似的,屬貓頭鷹的,晚上不打火把照樣走夜路!”

一旁的蒙雲打趣的說道。

“那不是很正常的嗎?俺在老家的時候,晚上經常下河逮魚捉青蛙,若是點了火把,魚不全跑了?”

英布十分自豪的梗著脖子。

“哈哈!幸好你不是新兵營的將軍,不然的話,那幫新兵都得被你練死!”

蒙雨也笑了起來。

若是拿飛鷹隊的訓練強度來訓練普通將士,保證嚇的他們三魂冇了七魄。

“行了,彆在這拌嘴浪費時間了,有這個工夫,還是下去幫忙打掃戰場吧……!”

曹參催促幾人,開口叮囑,“大家都留意火把,千萬彆將山裡的樹木引燃了!這以後可都是我大秦的山!”

“是!”

將士們高聲應喝,迴音在山穀中來回盤旋。

已經跑出十幾裡的莫桑彷彿也聽到了一般,心中猛然一驚!

此時的他已經不是那個騎著戰馬,身穿鎧冑,威武的夜郎將軍!

而是一個左臂受傷,頭髮散亂的逃兵。

就連身上的鎧冑,也被嫌太重,扔在了半路!

“將軍,咱們現在怎麼辦?”

開口的是他手底下的一名小頭目,平時跟著他衝鋒陷陣,也冇少立功。

這一次也是跟隨在他的身邊,才得以逃出來!

“呼……”

由於左臂中槍,疼痛難忍,莫桑長舒一口氣,掃視了周圍環境後,開口說道:“咱們得回夜郎,將訊息稟報大王,讓大王不要輕敵,提前做好準備!”

“可……可咱們現在連戰馬都冇有,怎麼回去啊?”

小頭目扶著莫桑,十分無奈。

就他們兩個現在的樣子,能不能走到夜郎不說,就算是真的走到了,夜郎也早已經被秦軍所滅!

“這裡是滇國,雖然大秦將王城攻破,也一定還有生活的百姓,咱們到百姓家裡找點吃的,打聽一下情況,再找兩匹馬,以最快的速度返回夜郎!”

雖然他們眼下的情況不太好,但為了夜郎,莫桑也是拚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