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突然,一陣大聲的嘰裡咕嚕的鳥語響起,一群倭寇竭力衝出官軍的包圍圈,快速奔向一間小小的房門........

不多時,幾名倭寇閃出門外,衝著前方倭寇中心處大聲嘰裡咕嚕著,似乎在傳遞著什麼資訊。

“&*……¥@#%)()*&*%……%%…………&”

倭寇中心位置,一名衣著華麗的年輕人好像被什麼東西重擊了一下,渾身顫抖個不停,瞬間喪失了喜悅的神情,木然而麻木的神情迅速湧上臉龐,呆若木雞的眼光中透著深深的絕望,遙望天際時,兩行或許是悔恨的淚水順頰而下,打濕了手中的兵器,幾名倭寇欲將他拉出包圍圈,但都被他決然地推開了.........

“倭賊,你要找的人是我吧?你祖宗在這裡呢!”

又一聲強有力的呼喊響徹人群。

接著,一條大漢從官軍群中猛地竄出來.......

年輕倭寇神情一凜,抬眼看向聲音發出方向,這一望更徹底擊碎了他的玻璃心,這就是昨天被生擒的獵戶,原打算危機關頭再次挾持二人從容撤退,冇想到被此人逃之夭夭了,還召喚了人馬前來圍剿.........騙子,都是騙子,說好的會給贖金的,大明的人都是騙子,仰天長歎也無法抒懷此時的悲哀的心靈。

這名大漢就是張明遠,自衝入寺廟後,就一直在尋找這名年輕倭寇的下落,天不負有心人,居然自動現身了,大喜過望之下,衝向他的腳步更生猛了,張明遠要生擒此賊,儘快結束此次戰鬥。

年輕倭寇徹底絕望了,呆呆望著這名大漢愈奔愈近的腳步,竟然忘記了逃跑.........

無儘的屈辱似乎要在這最後一刻得到撫慰,張明遠覺得自己的小宇宙徹底爆發了,渾身充滿了力量,本來就高於這個時代的人一頭的高大,令他在人群中更顯得雞立鶴群,他甚至能感覺得到鬚髮皆張,腳下的步伐更虎虎生威了,手中的鋼刀如一條吞噬生靈的黑洞,鬼擋殺鬼,佛擋殺佛.........一條高大的身影在人群中衝擊,其震撼力確實不亞於萬軍中勇取上將首級的氣勢。

於是場景陷入了靜謐,仇恨的雙方甚至忘記了廝殺,停下手中的刀劍呆呆望著這條大漢一騎絕塵而來,官軍主動讓開道路,紛紛退到一旁,已被勝利女神眷顧的他們更願意看到戰場上的小插曲,或許將來還能成為茶餘飯後的談資。

倭寇可冇這份心思,不管這是不是一出戰場小插曲,可大漢奔殺的對象是他們這一點總冇有錯,陷入戰場悲劇的倭寇憤怒了了,這簡直就是蔑視他們強悍武力的存在,對方數百人不群起而攻之先不說,居然還玩起了這一出自殺式的單挑衝鋒,深仇大恨也罷,輕蔑無視也罷,但這將置好臉麵的倭寇於何地?

剩餘不多的倭寇瘋狂了,幾個急於維護浪人武士道精神的倭寇閃身而出,決然而然地攔在了大漢衝擊的道路上,挺直了刀劍,齊刷刷指向大漢,希冀‘我以我血護臉麵’的偉大廝殺..........

大漢越來越近,倭寇卻莫名產生了一種緊張心理,覺得眼前這個人身上散發出強悍的鐵血味道,麵麵相覷之間,相互均看到了各自臉上的驚懼。

雙方終於糾纏到了一起。

啊.....

冇有刀劍撞擊聲,隻聽到幾聲慘烈的驚叫,接著,地上躺倒了幾名倭寇,渾身劇烈顫抖著,不甘心的眼神中還帶有幾分不可思議的光芒,瞬間,迷離的眼神中,生命的餘溫隨風消散。

窸窸窣窣,夾帶著兵器無意間的碰撞聲。

靜謐的場景第一次爆發出一陣唏噓,官軍們驚呆了,‘豈有此理’的神情掛滿了每一個人的麵孔,冇有刀劍的無情碰撞,冇有華麗的攻擊招式,也冇有繁雜的打鬥動作,隻有‘不可名狀’的幾下揮擊,而且全是在對方意想不到的方位進行攻擊,一招製敵的同時,全部一招斃命,根本冇見過這種打法,這人太流弊了。

對身旁的唏噓不已,張明遠深有同感,前世特種訓練摒棄華麗進攻招數,講究一招製敵,淩厲攻勢之下,對方若不是絕頂高手,鮮有能抵擋住的。

剩下的倭寇被徹底震撼了,因為他們也冇見過這種打法,誓死護法浪人武士道精神的信念瞬間崩塌,個個瞠目結舌,強大的恐懼感湧來,手中的刀劍也瑟瑟發抖起來,再也無法發起有效的攻擊了。

張明遠那管這個,趁著不多的倭寇發呆之際,走上前,狠狠揮舞鋼刀招招斃命倭寇,一個不留,對他來說,這些都是豬狗不如的畜生,不需要憐憫,也不需要俘虜。

隻一瞬間,倭寇被全殲,隻剩下那名衣著華麗的年輕倭寇,張明遠放下鋼刀,冷笑幾聲,淡淡道:“把這畜生給我綁了,交給曹大人處置。”

說完,扭頭朝北麵走去,倭寇均已戰死,貌似曹大人也不需要埋伏了,去通知一聲,好讓他心安理得。

最重要的是,徐婉還擔驚受怕著呢!

..........

張明遠、徐婉二人在一旁卿卿我我,訴說無限離愁,感歎情感道路坎坷的同時........曹邦輔瘋了。

瘋得有理由,瘋得有資本。

此戰,全賴張明遠之功,剿倭大軍才最終發現倭寇據點,一戰之下,剿滅倭寇九十四人,生擒一名少主-----盤踞東瀛九州平戶的鬆浦黨長子鬆浦唯明。

曹邦輔很興奮,他知道嘉靖年間倭寇的來源主要是盤踞東瀛九州的大名鬆浦黨,鬆浦黨為擴大勢力,與流竄到東瀛的海上巨盜汪直合作,以平戶鬆浦津為基地,大肆入侵明朝東南沿海,如今竟然無意間生擒鬆浦黨長子,可謂是天意昭昭,相助於大明抗倭事業。

東瀛大名繼承也是按照‘先長後幼’的規則,鬆浦唯明肯定是要繼承鬆浦黨大名位置的,如今生擒其將來的大名,或可以作為要挾鬆浦黨的有力工具,使其不敢再和巨盜汪直聯合,退一步講,也能有力限製其為倭寇提供基地的做法。

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天意不可違啊!

曹邦輔打定主意,回去後立即上奏朝廷,將此次大捷的涵義儘力宣揚天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