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名侏儒般的倭寇費儘心機地把吊在半空中的張明遠捆綁個結實,然後又將其雙手反綁,這才狠狠將他摔了下來,五臟六腑瞬間移位的痛感絲毫不亞於穿越那天從高樹上掉下的那個時刻。

張明遠齜牙咧嘴好半天,怪不得前世總說東瀛人心理陰暗,原來都是倭寇基因代代相傳的結果,倭寇禍害力不小啊!心中批判詛咒這些侏儒般的畜生好半天後,也不禁暗暗佩服起他們的費儘心機,若是不搞打黑槍活動,以張明遠的強悍武力,就是這些倭寇一擁而上,也奈何不了他半分。

林間有些陰暗,張明遠看不清對方的眉眼,隻能隱隱約約感覺到四周站滿了人,一旁的草叢中窸窸窣窣,很明顯潛伏了不少人,遠處一夥倭寇緊緊圍成一個圓心,中間站著幾名衣衫還算整潔的倭寇頭領,被綁縛且堵口的徐婉赫然在列。

“各位.....好漢,小的在林中打獵,不小心碰到了你們的機關,多有得罪,不好意思哈!小的在這裡賠不是了。”張明遠無奈變換對敵策略,先行服軟。

典型的現實版守株待兔案例,首先,自詡強悍的張明遠一不留神著了道,多年來特種作戰養成的敏感嗅覺竟然在憤怒之下失去了效用,令他十分羞惱;其次,自身被縛,對方數十倭寇實力不俗,更何況還有被當做人質的徐婉;最後,張明遠一直堅信老天讓他穿越而來肯定是有極大目的的,絕不會輕易死去,但義正言辭怒斥小鬼子的做法絕對不可取,那隻會加快小鬼子手起刀落的快感---------畢竟大義凜然死得最快嘛!

‘陰溝裡翻船’,此情此景,張明遠必須得轉換鬥爭策略。

‘人為刀俎我為魚肉’的道理張明遠還是懂的,不先保住自己的小命,怎麼有機會救出徐婉?前世也曾在電視上見過正義之士落入敵寇而大義凜然寧死不屈最後被殘酷殺害的鏡頭,可為什麼就不能暫時委曲求全一下,贏得敵寇的信任,再絕地反擊呢?

張明遠自詡大丈夫,能屈能伸是他的優點,哪怕再委屈,隻要給他絕地反擊的機會,委屈也會化作漫天怒火,向敵人刺出最狠厲的一刀,那時,滿腔的委屈又算得了什麼?

嘿嘿諂笑幾聲,張明遠衝著一個最像大明子民的‘倭寇’點頭哈腰,隱忍的聲音中透著幾分尷尬難堪:“這位老哥,我真是個獵戶,拜托您老人家對眾位兄弟美言幾句,小弟感激不儘,嗬嗬嗬。”

“獵戶?”不遠處一名衣著華麗的年輕倭寇臉色很陰沉。

“絕對的獵戶,這不今天碰巧遇見幾隻畜生,設的捕獸夾冇起作用,就一路追來,冇想到衝撞了諸位,多多包涵哈!”張明遠露出標準的漢奸模樣,點頭哈腰的姿勢連自己都覺得噁心。

“原來隻是個獵戶,可惜.........”年輕倭寇露出狠厲的神色:“井邊君,殺了他..........”

獵戶在倭寇的眼中毫無價值,簡直就是螻蟻。

行刑的倭寇獰笑著,長長的倭刀高舉到半空...........張明遠快速思索著脫身之計.........

啊!

突然,不屈的掙紮聲陣陣傳來,徐婉狠命地掙脫周圍倭寇的束縛,扭動著身軀想要大喊什麼..........

張明遠分明看到徐婉臉上掛滿了淚痕,正心疼地望著他......

年輕倭寇一愣,示意井邊住手,摘下塞在徐婉口中的麻布,獰笑道:“女子,你有話說?”

“我乃南京守備徐國公的孫女,你們不就是想要錢財嗎?隻要你們不殺他,我可以讓我爺爺給你們準備很多錢財,還派兵把你們護送出海。”徐婉目光悲慼,說話時,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張明遠。

說完,生怕倭寇不相信似的,又加重語氣狠狠道:“若你們殺了他,我也會咬舌自儘,讓你們這幫畜生得不到任何好處,況且我爺爺也會為我報仇的,大明的徐國公手掌東南兵馬無數,憑你們這些小嘍囉還真不夠我爺爺看的。”

每一個字都很清晰,瘦弱小巧的身軀裡充溢著勇氣。

年輕倭寇震驚了,顯然他根本冇想到無意中竟抓了個大人物,而且還是什麼明朝國公的孫女,欣喜若狂之下,也忘記了自己的身份,豬腦子快速對比了眼前的利害關係後,一蹦三跳嘰裡咕嚕地向周圍的倭寇連說帶比著什麼?說到動情處,雙目含情,竟流下了兩行小清新般的淚水,張明遠眼尖,那分明就是前世奶奶家豬圈裡饑腸轆轆的豬崽子看到爺爺拿著施捨的食物走來時露出的最蠢萌的表情。

“&*@#%……¥#@*&……%¥%¥%%…………”

底下的倭寇小嘍囉們震驚了,抱著手中款式不一的兵器,個個像患上了麵癱似的,強力支撐著因官軍四處圍剿而跋山涉水時傷痛難忍的大腰子,癡癡地望著密林上空若隱若現的一縷陽光,清風徐來,襤褸不堪已成條狀的衣衫在風中淩亂,飄飄忽忽,就像農村送葬隊伍用竹竿挑起來的送葬幡.........黑白無常他們老人家應該征收這群畜生的侵犯知識產權稅。

忽然,人群中爆發出一陣...........

“%()*……[email protected]#)()*!@#¥&())()——)*”

場景有毒,張明遠覺得自己的眼睛快閃瞎了,多麼不容易的一群小畜生啊!跋山涉水,千裡迢迢,忍受著無儘的寂寞來到一個大戶人家,本來想搶點東西,可冇想到東西冇搶多少,就被大戶人家放出狼狗來回撕咬,雖然狼狗戰鬥力不咋地,但也被搞得傷痕累累,滿肚委屈............我去,嗯嗯,貌似本帥哥也是這條狼狗啊!不能再想了,把自己都拽進去了。

激情的歡呼聲過後,年輕倭寇站在一處高地,一副指點江山揮斥方遒的小人得誌模樣,獰笑幾聲,緩緩道:“崽子們,從現在起,我們要發財了,都給我打起精神來,向南京進發,收取贖金。”

“&*%@#)()!@¥&*()()))”

歡呼聲過後,張明遠、徐婉再次被倭寇押走。

二人被綁縛的很緊,連稍微掙紮的機會都冇有,不過.....張明遠分明看到徐婉看向他的眼神中露出一絲狡黠,片刻間心領神會,這爭取活命的時間啊!小魔女也不笨哈!當然這也是激勵信任的眼神,徐婉深信龍山戰役中麵臨數倍倭寇包圍而死戰到底並殺傷無數的張明遠有這個本事帶她脫離囹圄。

信任的眼神給予了張明遠更多的豪氣,說實話,這點危難算什麼?若讓他脫離險情,再把徐婉安置好,張明遠敢單槍匹馬對陣這數十名倭寇,還有把握全殲這些畜生,特種作戰的強悍是這些畜生聞所未聞過的。

.........

此時,徐婉的侍衛已聯絡上了欲圍剿這夥倭寇的官軍,在密林四周撒下了天羅地網,並集重兵阻斷了這夥倭寇的退路。

張明遠放心了,就算最後逃脫失敗,能與朝思暮想的徐婉死在一起,也值了。

張明遠和徐婉被反綁著雙手,在倭寇粗魯的拉扯中踉蹌前行,為防止二人逃走,年輕的倭寇還自作主張將二人綁在一起,一眾人摸索著在密林中前行。

靜謐的旅程走走停停,徐婉體弱乏力,張明遠不動聲色地照顧她,徐婉咬牙低聲道:“明遠哥,連累你了。”

張明遠嘴角一揚,嘿嘿一笑:“和你有何關係?”

仰頭望著樹葉縫隙裡灑下的點點陽光,張明遠神情無限肅然:“人生漫漫,索然無味,這輩子若少了你的欺負,我怎能活下去........”

這一刻,徐婉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