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幾匹快馬在官道上飛馳而過,馬蹄泛起的煙塵中不時傳來幾聲嬌吒,馬兒受疼,奔跑的速度更快了。

“郡.....主,咱們趕了一天一夜的路了,坐騎也累了,不如在此休息一下吧!”一名魁梧的騎士喘著粗氣大喊。

“好,就在此休息一下吧!”女子也喘息連連,費力地勒住馬韁,止住了狂奔的馬兒,馬兒呼哧著氣,不停地在原地打轉,口吐白沫顯得異常疲累。

女子下馬,輕輕撫摸著馬兒的鬃毛,疲憊的雙眼中儘是愛戀的神色,或許為馬,或許為人.......

這名女子正是南京守備徐國公的孫女徐婉。

月餘前,徐國公結束巡按觀海衛的差事後,徐婉便隨爺爺回到了南京城。

誰想到了南京後,徐國公鑒於徐婉惹是生非的性格過於突出,秉承嚴格管理的教育理念,對徐婉實施了國公府‘史上最嚴厲的禁足令’,勒令國公府上下嚴加看管,任何人不得為其求情,更不讓她踏出國公府半步。

徐婉悲催了,‘多動症’已深入骨髓的她,哪受得了宛如籠中金絲雀般的圈禁,天天糾纏著爺爺要外出遊玩,國公豈能答應?狠狠批評她了幾次後,勒令上下看管的命令更緊了。

徐婉吸取經驗,認為爺爺不放自己出去的原因無非是自己蠻不講理的個性太突出。因此,在國公府禁足期間,她表現得很乖巧,一改刁蠻任性的麵貌,變得謙遜有禮,儀態莊重,大有沿著‘知書達理,三從四德’方向無限向前發展的美好趨勢。

真作假時假亦真,假作真時真亦假。

短短幾天,國公府上下就陷入了‘雙兔伴低走,安能辨我是雄雌’般的態勢,徹底淪陷在小魔女同誌的假象之下,無數家仆、護院、軍士大跌眼鏡之際,無不老淚縱橫仰天遙祝皇天仁慈,接著對小魔女更是上升到了真心擁戴的階段,真是人人稱讚,個個叫好。

於是,無數的‘枕邊風’夜以繼日地吹向徐國公的軟耳根,他老人家由最初的懷疑,漸漸轉變為竟真的認為這個刁鑽古怪的孫女大變了模樣,也就放鬆了警惕,徹底放棄了對她的禁足......奸計獲得成功的徐婉..........於是在一個不再設防的白天,帶著幾名對其宣誓效忠過的心腹偷偷溜出了國公府,徑直朝觀海衛趕來。

為什麼要去觀海衛?連她自己也說不清楚,隻是冥冥之中覺得那裡有好玩的地方,又或許有好玩的人。

徐婉下了馬,跑出侍衛們的視線,來到一個密閉的地方,背靠著一株大樹,靜靜地想著心事.......

說實話,這是她第一次從國公府私溜,還是一次或許為某個男人的私溜。徐婉緊緊抿著嘴,心兒仍撲通撲通跳個不停,樹林裡的陰影遮住了通紅的臉頰,一雙妙目卻在幽暗中閃閃發亮,眸光裡慍怒與羞意交織,令雙眸浮上幾分說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哼!大色狼,張明遠,彆以為躲到了觀海衛我就找不到了,哼!哪怕你躲到天涯海角,也休想逃出我的魔爪。”徐婉粉拳握的緊緊的,暗暗發誓。

沉默片刻,醉美的笑容浮上臉龐,語氣也鬆動了不少:“.......當然了,我也不是要折磨他的.............”

語氣漸漸低沉,最後變成了喃喃蚊聲。

自從與張明遠在慈溪不打不相識後,徐婉的內心便被這個討厭的傢夥裝滿了,怎麼揮都揮不去,她不明白這代表了什麼?冥冥之中總覺得思念這個東西很難受,每天想著的是他,每天唸叨的也是他,總而言之,無時無刻不在想他。

徐婉年紀漸長,朦朦朧朧中意識到自己好像跌入了情網,但女孩愛羞的心理又促使她儘量不把這件難以啟齒的事歸類為情事,猶猶豫豫難決難分,最後終於痛下決心,要來觀海衛會會他,以解心中的哀怨。

過了良久,她又低聲吟道:“歡樂趣,離彆苦,其中更有癡兒女。君應有語,渺萬裡層雲,千山暮雪,隻影向誰去?”

她俏眉微皺,臉上頗有風塵之色,顯是奔波勞累;韶華如花,正當喜樂無憂之年,可是容色間卻隱隱有懊悶意,似是愁思襲人,眉間心上,無計迴避。

身後傳來窸窸窣窣的腳步聲,徐婉無動於衷,對她來說,這隻是侍衛們催促上路的信號。

突然,脖子上一涼,一柄倭刀悄無聲息地架在了徐婉的脖子上,白嫩的肌膚在鋼刀鏡麵反射下幾乎能看到細細的血脈,持刀人若稍一使勁,鋒利的刀刃絕對能劃開這吹彈可破的肌膚。

徐婉心頭一驚,嚇得花容失色,再也不敢動彈一下。

......................

大樹背後,兩聲奸邪的淫笑傳來,接著兩條奇形怪狀衣著,渾身散發著臭味的怪人如鬼魅般竄了出來,看著被嚇到呆滯的獵物,二人笑得很開心,其中一個操著半生不熟的漢語嘿嘿笑著很放肆道:“嗬嗬,女子很漂亮,很對胃口。”說完,還不忘朝徐婉的臉上肆意摸了一把。

另一個大驚失色:“住手,這是少主的獵物,你不想活了?”

“嘿嘿,怕什麼?隻摸一把,嘿嘿。”

另一個不再言語,隻是狠命地連拉帶拽將二人拖走,因為附近的侍衛隨時都會發覺這邊的異常。

...............

身陷絕境,感受著二人的怪異,徐婉終於意識到自己被倭寇劫持了,心知在畜生不如的倭寇魔爪下難逃清白,不覺萬念俱灰,淒苦的臉上掛滿了不爭氣的淚水,心中悔恨冇有聽從爺爺的話語........該死的張明遠你又在哪裡?

脖頸上的刀很穩,恰到好處地與脖頸保持著若有若無的距離,往前一絲便是血濺當場,兩名倭寇也怕獵物想不開自尋短見,因此,保持鋼刀與脖頸距離的同時,另一隻手則死死撐住她的頭部,使她不能有哪怕一絲絲的動作,徐婉甚至能感到脖頸上傳來的金屬寒芒。

徐婉很害怕,長這麼大,一直都是當朝國公的心頭肉,在國公府裡從來都是說一不二,還從來冇有被人刀架脖子脅迫過。

情知今日難逃一劫,徐婉快速在心中盤算著,身為國公孫女,往大的說那是代表皇家威嚴;身為大明子民,往小的說也是代表了皇家骨氣。堂堂郡主豈能受這些天殺的畜生欺淩?讓他們放了自己絕對是不可能了,但血液中流淌的貴族氣質豈是能被這些畜生隨意侮辱的?大不了魚死網破,捨生取義。

心誌堅定後,徐婉反而鎮定了下來,不過麵臨死亡時的恐懼感還是陣陣襲來,眼淚止不住再次流下,大好的青春年華說冇就冇了,還冇有對爺爺有過半分孝心呢.........越想越雜亂,乾脆不想了,生死有命富貴在天...........

.................

一騎快馬風馳電摯而來,馬背上的騎士已不眠不休奔馳了一天一夜,兀自還精神抖擻,不見疲憊,馬兒卻有些吃不消了,口中漸漸吐著濃白的泡沫。

騎士正是張明遠,此時的他很悲痛,奔波了一天一夜,彆說找到徐婉,就連一個人煙都找不到,心中慌急之時,不知何時眼角竟掛滿了點點淚花,模糊了視線。簡單擦試一下,催馬前行的力度越來越大了.........小魔女但凡有個閃失,他自認這輩子肯定難安,說不定會以死謝罪的。

前方隱隱約約傳來馬兒的嘶鳴聲,張明遠精神一振,終於遇到了人煙,一天一夜的苦苦追尋終於冇有白費,不由使勁拍了一下馬屁股,馬兒吃痛,前進的速度更快了...........但願老天不負有心人,遇見徐婉一行。

“前方是國公府隨行嗎?在下觀海衛龍山副千戶張明遠,來接郡主一行。”

人未到,聲音先至。

郡主隨行自然認得張明遠,也聽說過他在龍山抗倭戰役中的英雄事蹟,心中都很是敬佩。當下,幾名隨行紛紛站起身來,樂嗬嗬地前來迎接,隨意得就像認識多年的老朋友。

“眾位兄弟,郡主可在?”到了近前,認出是國公府隨從,張明遠大喜過望,但焦急之情還是表露無遺。

一名隨從大笑道:“難得張副千戶如此關愛我家郡主,嗬嗬,郡主在林間休息,我這就派人向郡主稟報。”聲音透著親切,也包含著調笑,看來張明遠與徐婉的關係人儘皆知。

說完,對身旁郡主的服侍丫鬟示了下意,丫鬟明白,朝張明遠眨眨眼,捂嘴笑著跑開了。

張明遠笑而不語,羞赧的臉上卻隱現出片片紅暈,郡主找到了,懸了一天的心終於落下了。

剛與幾個侍衛笑鬨幾句,一聲驚呼傳了過來,又無情擊碎了張明遠那顆正趨於平靜的心情。

“來人呐!郡主不見了..........郡主,郡主.......”一聲聲撕心裂肺的高喊不斷傳來。

不及細想,幾人向著郡主休憩之地猛躥過去..........

細聽著丫鬟悲痛欲絕的敘述,檢視著地上的狼藉,張明遠的心再次提上了,毫無疑問,郡主被挾持了,依情形推理,應該是被倭寇挾持了。

眾侍衛也看出了郡主是被倭寇挾持的事實,均嚇得瑟瑟發抖,郡主被丟事小,被倭寇挾持事大,若郡主有個三長兩短,自己的小命也冇了,對這趟護送差事都後悔不已..........

事態緊急,必須當機立斷。

感受著侍衛們的瑟瑟發抖,張明遠猛地抬起頭,悲慼的眼神射出淩厲的光芒,滿麵寒光,冷冷道:“幾位大哥,附近應該有圍剿倭寇的官軍,你們幾個分頭去報信,而後朝郡主被挾持的方向圍剿。”

說完,頭也不回沿著地上匆忙離去的淩亂腳印衝了過去,多年的特種偵查經驗此時顯示出巨大效用,張明遠一路追蹤,越追地形約荒涼,漸漸發覺這夥倭寇之所以難圍剿,肯定是在密林深處某個地方建立了藏身窩點,徐婉說不定就藏身於此。

越往前追擊,心中越亂,按照侍衛提供的徐婉被挾持的時間來看,已經過去了小半個時辰,倭寇一夥人應該流竄多時了.........

心慌意亂,腳下追擊的速度越來越快了,撲麵而來的枝枝葉葉劃傷了臉龐,無數羈絆的荊棘割扯壞了衣衫,刮到身上生疼生疼的,不一會渾身傷痕累累,張明遠毫不在乎,儘力保持百米衝刺的姿態,奔跑中還不忘呼喊‘徐婉’的名字,希冀能得到她在危難中的迴應,哪怕是最弱小的回答,隻要她迴應了,說明她還活著............

奔跑良久,正要停下身檢視一處疑點時,突然,腳下一絆,接著雙腿一緊,一條細長結實的捕獸繩索沖天而起,然後頭腦一陣眩暈,腳上頭下被吊了起來,來回在林間晃悠...........

倒黴之事天天有,自穿越那天起就冇斷過,而像今天這樣毫無防備地著了人家的道,自詡為最優秀特種戰士的張明遠心中也不禁暗暗悔恨自己的冒失。

嘩啦!

幾聲清脆的草木晃動之後,樹叢背後躥出十數個衣著怪異,手持倭刀的侏儒畜生...........

“啊!”

又一聲女高音傳來..........

雖然腦子很亂,轉瞬間閃過無數念頭,但張明遠聽到那聲熟悉的女高音後,整個心徹底放下了,追擊的方向冇錯,終於毫無懸念地找到了小魔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