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頭駿馬、大紅甲冑、十數個老孃們以及橫眉冷對千夫指般的酷酷表情........

就在張明遠感歎理想多磨並與殘酷現實之間的巨大差距時,戚夫人終於不負眾望地帶著她那歲數絕不算年輕又或許是貼身女將的隨從們恰到好處地出現在了龍山鐵匠鋪前,來者很不善,個個劍拔弩張,個個橫眉冷對,大有‘清除四害、美好家園’的決然之心。

這場景,夢中無數次縈繞,又是那麼的熟悉,宛如今日初見。

說實話,張明遠早就料到了這一天,隻是礙於心中的純粹理想一直不說罷了。

一個大老爺們外麵鬼混不說,還是與另幾個大老爺們鬼混,有冇有基情暫且不說,還十幾日不著家門,丟下嬌妻獨守空房,清屋冷被斷人腸時,任哪個媳婦會願意?更何況這個媳婦還是有著‘龍山獅吼’之稱的戚夫人,事業心責任感強如斯的戚名將竟然不能參透此中的關鍵所在,可悲可歎乎!

此情此景,張明遠可以堅定認為此事決難罷休。

看著腦袋耷拉了一半,臉上的肌肉與胸前的腱子肉雙雙不停抽動的戚名將,迎著巾幗英雄戚夫人淩厲的目光,張明遠淡淡一笑,實現理想的開場白應該是先禮後兵,再挑再撥,拱拱手,謙卑的姿態呈現出恰到好處的諂媚。

“嫂夫人大駕光臨,小子張明遠這廂有禮了。”

戚夫人橫眉冷目,無暇左顧,隻是冷冷盯著戚名將,嬌目中的怒火愈來愈盛了。

“戚遠敬,你是不是想死?多日不見,長本事了啊?”

戚名將唯唯諾諾,敬謹如命,不敢發一言,胸前的腱子肉抽動得愈發厲害了。

眉眼一笑,張明遠很懂夫妻勸架,恬著臉悲痛萬分道:“夫人有所不知,戚將軍忠義之人,在此地不分晝夜改良軍刀,已經幾天幾夜冇閤眼了,就是鐵打的筋骨也熬不住啊!您也莫再責怪他了。”聲音悲慼,不覺間掉下幾滴清淚。

戚名將深有同感,小雞啄米般連連點頭,還不忘朝好老弟遞去一撇讚賞的目光。

“軍刀?他還改良軍刀?他幾斤幾兩我豈不知?”戚夫人很猖狂,質疑的聲音中透出深深的不服,似乎對老公有種爛泥扶不上牆的輕蔑,又或是一嫁誤終身般的哀怨。身為將門虎女,自嫁給戚名將後,仗著武藝高強,膽大妄為,一直就把他當做習練拳腳的對手,甭管生氣也罷,高興也罷,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戚名將武功不及老婆,往往被揍得皮開肉裂時還得眉開眼笑勸解半天。

戚名將腱子肉不抽了,嘴角卻狠狠抽將起來,小心翼翼環顧四周,眼神中無限淒涼,見都是熟人,才稍稍舒了一口氣.........

張明遠眼尖,分明看見戚名將尷尬的眼神中透著絲絲哀怨,囁喻著嘴唇抖動半天,似乎想說又不敢說的樣子,一副家有母老虎恰巧我不是武鬆般的無奈。張明遠感同身受,想起了小魔女,不知道她現在怎麼樣了?以後要是她也這樣,該怎麼辦膩?思緒無限發散,對策一個接一個飄來..........

現場很靜,戚夫人很生氣,她從來不是一個好靜的巾幗英雄,戚名將如此沉默的軟抵抗簡直是對她颯爽英姿的挑釁,大馬金刀一聲怒吼:“怎麼不說話了?”

戚名將渾身一震,還是默然軟抵抗.........

張明遠禁不住一個激靈,回過神來,發誓要拯大哥於水火之中........低眉順眼一下,話鋒一轉,挑撥離間的技藝愈發純熟了,:“嫂夫人還是有所不知,戚將軍天縱之才,這幾日苦苦思索,反覆驗證,終於悟出了花紋鋼百鍊鋼刀技術,不負眾望改良出了鋒利絕佳的鋼刀,堪稱天下無敵絕世名刀,夫人您要理解戚將軍。”說完,不住擦汗,哎!汗真多,怎麼擦不完?

戚名將坦然了,投向好老弟的讚許目光更濃了,傲然的神色漸漸占據臉龐,佝僂的身軀有彈性地複原了幾分,看向熟人的目光也淡定了許多。

“嗬嗬!還天下無敵?還敢自稱絕世名刀?”戚夫人深深不服,輕蔑的態度完全壓過質疑。將門虎女肯定不喜詩詞書畫、針線女紅,自小便養成了隻愛名刀名劍的高傲習性,多年來,常常為覓得一件絕世兵器而到處奔走,如今居然聽見自己從來都不怎麼待見的老公不動聲色間改良了軍刀,還敢號稱天下無敵?還絕世名刀?心中豈能服氣?

‘唰’的一聲,抽出腰間寶劍,長劍在手敢縛蒼龍那種決然而然的神色,嬌吒一聲:“可敢與我手中寶劍比拚乎?”

“老弟,取刀來,讓這敗家......啊,是不是,看看咱們改良的鋼刀到底怎麼樣?”

戚名將再也忍不住了,血氣上湧,臉憋得通紅。太不給麵子了,好老弟容易嗎?好說歹說,好話說了一籮筐,見好就收得了,還敢藐視本名將辛苦練成的軍刀?不給她點麵子以後還不反了天了.......額嗯,貌似早就反天了......不管了,試試再說。

噗呲!

幾聲輕微的笑聲,淡淡襲來.........

不啻於一聲驚雷,張明遠默默在心底為戚名將,也為這句‘敗家...啊...’豎起了大拇指,太刺激了,名將不發威你當是病貓啊!----當然更多的是為戚名將默默祈福。

戚夫人紅著眼,麵目猙獰道:“戚元敬,你瘋了,哼!回家再收拾你。”

張明遠愣了一下,古代也有‘回家收拾’一說啊!隻是不知道是不是跪搓衣板、或是電腦鍵盤敲字......額嗯,貌似這個時代冇有電腦哦!

戚名將不管不顧,猛地甩掉腰間的上衣,很霸氣地接過張明遠不適時宜地遞過來的軍刀,大有壯士一去不複返的悲壯,憤慨的神情很決然,狠狠道:“來啊,今日..........”

跋扈的開場白未交代完,氣急敗壞的戚夫人早衝了過來,挺起長劍狠狠削向戚名將手中的鋼刀..........

噹啷!

悲劇發生了,戚名將手中隻剩下半截刀,戚夫人手中長劍完整無缺...........

戚名將整個人都呆住了,連呼吸都屏住了,俊臉上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泛起潮紅,囁喻著嘴唇傻傻怔了良久,連撥出的氣息都帶有卑躬屈膝般的搖尾乞憐。

“好刀!果然是戚將軍改良的好刀,本夫人佩服之至,哈哈!”戚夫人狂笑,唯我獨尊之淩人氣勢一覽無餘。

理想又遠了幾分,張明遠對戚名將的反應不太滿意,就這反應,簡直枉稱一代名將,此時應該大義凜然,壯士斷腕。

對了,貌似拿錯刀了,剛纔拿的那把是一件殘次品.......

反應過來後,張明遠屁顛顛跑回屋裡,重新拿了一把刀,很抱歉地塞到正發怔的戚名將手中,話語的口氣滿滿的挑撥離間味道:“戚大哥,剛纔拿錯了,這纔是真正改良過的刀,再試試。”

絕路逢生,柳暗花明又一村,戚名將眼前一亮,放眼四周,覺得天很藍,生活又充滿了希望,美好又回來了。

戚夫人大怒,兩人的竊竊私語是對婦女‘半邊天’權威的極大蔑視,大吼一聲,飛身撲上,寶劍無情,直削鋼刀;戚名將再不猶豫,豪氣勃發,舉刀迎上............

噹啷!

這次,地上多了一截斷劍,鋼刀完好無缺..........

戚名將愣了,呆呆看著手中的鋼刀,囁喻著嘴唇,看向夫人的眼光又充滿了柔柔的卑微...........

戚夫人更呆了,眼神迷茫地盯著手中斷劍,頓時滿腔怒火化為漫天劍影,目標隻有一個.........

於是,碩大的演武場黃沙瀰漫,一個光背精壯的身影來回亂竄,身後一個大紅甲冑在身的女英雄如影隨形,手中劍勢淩厲,大有於萬軍之中取上將首級的豪邁...........

百戶所將士沸騰了,房頂、樹上、草叢.......等等一切可以藏身匿形的地方都趴滿了人,以一種頂禮膜拜的姿態儘情欣賞著現實版‘龍鳳鬥’,心憂偶像形象的罕皮在無數次聲嘶竭力叱吒之後還無法斷絕將士們的好奇心之後,也很失落地加入到了觀影中,不過灼灼有神的目光漸漸迷離起來...........

噗通!

突然,大紅甲冑餓虎撲食般摔倒,英姿颯爽的女英雄被鐵絲網絆了一跤,臉朝下摔倒在地。

“嗚嗚.......戚元敬,我饒不了你。”撕心裂肺的痛感傳來,戚夫人很踏實地躺在地上,一動不能動。

遠處,一條光背精壯的身影來回亂竄...........

張明遠知道,今晚,戚家定是一場狂風暴雨,不知道又要毀壞多少傢俱呢?要不要現在招呼幾個兄弟去他家中淘點傢俱回來,百戶所傢俱太破舊了,該換換了,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