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需要強有力的監工,最好是德高望重........”

戚名將環顧四周,發現獵物似的,很隨意指了指梁副千戶,扭過頭來,露出很得意的笑容...........

梁副千戶臉頰狠狠抽了抽,不由自主往旁邊躲了躲,儘量保持與戚名將手指方向不形成任何交集.........

張明遠眼尖,分明看見梁副千戶因委屈而扭曲到變形的黑臉,急忙更正道:“..........有理想、有文化、有道德、有誌向的四有監工。”

梁副千戶長長舒了一口氣,這四條好像都與自己冇什麼關係,低眉順眼的姿態漸漸高大起來,看向張明遠的眼神也充滿了柔情,張明遠眼尖,分明看見他露出了英雄惜英雄般的韻味。

戚名將愣怔一會,覺得有種自己被無情戲弄的感覺,渾身微微顫抖不停,右手不由自主化拳為掌,並有微微上抬的跡象............

一言不合就暴力,稍不順心就巴掌,戚名將最近暴躁了許多,或許又挨老婆揍了,或許場子又被十幾個老孃們砸了,有氣是要出,可發泄的對象不對吧?難道隻有在自己身上才能找回被老婆欺淩過後的麵子嗎?

張明遠很鬱悶,強忍著愈來愈盛的腹黑執念,訕笑兩聲,一開口就是讓戚名將更願意打出無影掌的欠揍話。

擺出一副蓮花不勝涼風的嬌羞,抬起頭已是目光灼灼,大義凜然:“戚大哥,豈不聞《山海經·海內經》‘大禹治水’之說,上古時期,洪水滔天,堯帝在位,任鯀治水,鯀治九年,消極怠工,無功而返;堯帝又任命禹治水,三過家門而不入,腿不生毛,精疲力竭,遂卒布土以定九州..........”

說到這,張明遠停頓一下,凝視著戚名將,眨眨眼,眼神中滿是希冀被立刻明悟的基情。

戚名將俊臉漸漸發黑,渾身巨顫,蒲扇大巴掌越抬越高,大有秋風掃落葉風雷激盪之勢............

眼角快速抽了抽,晚一步就是狂風暴雨,張明遠趕緊進入主題,語速不由加快了幾分。

“.........因此,改良軍刀須有德智體美健全之人一旁監工,隨時建言獻策,幫助對陳出新,進可鍛造精品,退可保證質量,方可一戰成功。”

好大的氣場,嚇死寶寶了,張明遠撫撫胸口,表示剛纔完全是屈服於戚名將淫威之下做出的最無私回話。

“冇了?”戚名將巴掌又抬高了幾分,語氣更威嚴了。

“嗯嗯!”張明遠矮了幾分,儘量縮短與巴掌之間的距離,渾身顫抖了一下,臉上露出滿懷期待的神色:“戚大哥,您老人家難道就冇悟出點什麼?”

戚名將胳膊不酸,臉更黑了,虎目很快堆積兩團煞氣:“小子,說那麼多到底胡咧咧個啥?皮癢了是不?嗯?”

果然,戚名將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的粗暴模式毫無征兆地開啟了,二人的第二次談話陷入了僵局。

眼看蒲扇大巴掌即將不容情落下,張明遠念不及想,努力坦然自若,嘴裡如竹筒倒豆子稀裡嘩啦表達了中心思想。

“戚大哥德智體美全麵發展,我想請戚大哥當監工。”

話音剛落,蒲扇般大巴掌堪堪已觸及到頭皮,勁風撲頂,腦袋生疼,巴掌帶風騷亂層層亂髮,亂髮飄搖在風中淩亂,好看至極,曼妙至極。

好險,差點...........

“哼!何不早說?可是,蓄勢待發,已晚亦!”戚名將很不厚道。

‘看腳。’

砰!

毫無征兆,屁股上狠狠捱了一腳。

說也捱揍,不說也捱揍。奇怪,明明扇巴掌,怎麼捱了一腳?嗯嗯,名將果然威武風采,兵不厭詐做得天衣無縫。

戚名將豪氣叢生,開悟後的心情很好,完全忘記了自己的粗暴,大笑:“好,本官就做你的監工又何妨?”

捂著生疼的屁股,張明遠欲哭無淚,心中暗暗發誓,今後與武將打交道決不能賣關子,哎呦!賣關子屁股疼。

很鬱悶,為這數百年的代溝而鬱悶。前世的人多聰明,稍稍暗示就能明白對方的中心思想,怎麼到了古代想表達個主題咋那麼難呢?直來直去真是你們武將的王者榮耀?再說了,這事能直來直去嗎?總不能一開口就說改良倭刀是你戚名將的發明專利吧?那樣的話,彆說戚名將不信,就以他那對封建社會忠心不二的忠君思想肯定會毫不猶豫地將自己列為異端,然後上交朝廷獻給某個神醫做科學實驗......嗯,這個時代也隻有李時珍這名神醫了.........

戚名將誤人子弟啊!這不是想提前曆史進程,爭取早日讓您老人位列仙班嗎?

“從明天起,做一個幸福的人,餵馬、劈柴,周遊世界;從明天起,關心糧食和蔬菜,我有一所房子,麵朝大海,春暖花開。”

嗯嗯,聽說戚夫人有把寶刀...........

....................

戚名將不光作戰勇猛,還很有責任心,敲定改良軍刀事宜後,當天便把鋪蓋搬到了龍山百戶所,大有壯士斷腕一去不複返且很勇敢讓老婆獨守空房的悲情架勢。

鍛造的材料很齊全,隻是鍛造技術的細節太零碎,需要時間整合,一點一點去梳理,不過好在戚名將對改良軍刀產生了極大興趣,張明遠坐在一旁寫寫畫畫縫合記憶碎片時,他已經迫不及待地開工了,脫掉上衣,露出精壯的犍子肌,憑著對鍛造刀劍的天賦異稟,與幾位工匠師傅聊得很開心,捶打通紅的鐵器也十分賣力。

濃煙滾滾,熱浪滔天,燒得通紅的高能炭將一堆堆的鐵塊燒成一鍋鍋鐵水,再倒進模具成型.......

張明遠在一旁碎碎叨叨,頤指氣使地指導幾個工匠師傅以及戚名將.............

首先是取材,將中碳鋼和高碳鋼有機地組合鍛造在一起.......分彆用幾塊?........不管了多試幾次總沒關係.......放在爐中高溫加熱,在燒製過程中注意爐火及鋼材溫度.........應該是要達到多少度高溫呢?......不管了多試幾次總沒關係.......按比例分佈不同鋼材,並打造成長條.........下麵就是鍛打過程中,冷鍛熱鍛交叉進行..........摺疊鍛打幾次?.......不管了多試幾次總沒關係.........然後是熱處理,依次經過淬火、退火、回火三個步驟。最後是打磨和安裝裝具............

張明遠很碎叨,畢竟他不是專業人士,好多冶煉、鍛造的細節都不懂,因此,總是說‘不管了多試幾次總沒關係’;戚名將也很生氣,他總是被張明遠的唸叨感到頭疼,好幾次眼看都要成功了,又被張明遠義正言辭地否定了,若不是憑著自己紮實的鍛造功底,可能就要功虧一簣..........

鍛造過程是苦差事,改良軍刀又是唯美的。

經過十幾天的反覆磨合,終於,幾把通過摺疊花紋鋼鍛造方法改良過的軍刀橫空出世了.........

刀麵流水紋肌理紋路清晰可見,鋒刃極為堅韌犀利,鋒口暗藏鋸齒,尋常刀劍與之劈碰,鮮有不斷損的,這是花紋刃優於一般刀劍的主要原因。

.............

屁股好疼,十幾日前被戚名將踹得那一腳還冇下去..........

好像還缺點什麼?張明遠遙望著路口暗暗搖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