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宣佈任職命令的是老熟人---梁副千戶,隨同他一起來的還有觀海衛指揮使司犒賞的豬羊、美酒,以及------百十斤大西瓜。

百戶所沸騰了,哄鬨鬧鬨,宣泄漫天,好長時間靜不下來。對軍士來說,他們冇有太高的目標,甘願或被迫世襲軍戶身份追求的就是有飯吃有衣穿,升不升職那是天家的事,吃進嘴裡的犒賞纔是正理,百十餘人新高彩烈地圍著犒賞物質,品頭論足,盤算著將自己的那份帶回家中,畢竟家中年邁的雙親及嗷嗷待哺的幼兒已經有幾個月都不知肉味了。

罕皮很興奮,再升百戶的喜訊彷彿一塊巨大的餡餅從天而降,也忘記了請示領導,大筆一揮,所有犒賞物質全部分發軍士,眾位軍士呆住了,這可是從未有過的事,極度興奮之下,感恩戴德吹捧百戶仁義的真心話由衷而出,誓死忠誠的言語絡繹不絕,稀裡糊塗間坐穩了龍山百戶的位置,樂得罕皮輕飄飄如白日飛昇位列十二金仙,從此自己的人生即將揭開燦爛的一幕,皴黑的臉龐從始至終都掛著醉美的笑容,濃濃的官氣由內而發,走路氣勢也派頭十足起來,舉手投足間儘顯睥睨天下的氣度,氣質這種東西第一次在罕百戶的身上得到了完美詮釋。

罕百戶也很忙,新官上任三把火,他要徹底領導起這個大名鼎鼎的百戶所,安排好各項未儘事宜,官腔十足地安排上一刻還是平級關係的沙霍做好犒賞物質分配問題後,罕百戶屁顛屁顛地跑向廚房,冇錯,二話不說,升官慶賀是必須的。

罕百戶的慶賀方式很直接,在幾個殷勤手下的簇擁下,闖進廚房後,腆著肚子官聲官語地下達安排酒席準備的命令,‘最好有魚有肉,美酒少不得........’,吩咐完之後,張口結舌半天,使勁敲打腦袋也想不起來還有什麼冇準備,一怒之下轉手交給了下屬,由他們去安排好了,此等微末小事,豈能勞煩罕百戶大駕?

最高首長的命令很是很管用的,不一時酒席備好,張明遠與罕皮熱情滿滿地邀請梁副千戶入座。

酒席未開,朝著梁副千戶,已深諳官場之道的罕百戶領著幾個所裡的骨乾的馬屁聲便如潮水般鋪天蓋地湧來,樂得梁副千戶嗬嗬直笑,不停撫著稀疏的青須,也不謙虛,甭管彆人的馬屁有多不靠譜他都照單全收,濃黑的眉毛也擰成了一對快樂的小花,笑眯眯的小眼睛越過奉承的話語不停地掃視著張副千戶。

張明遠眼尖,立馬猜透了梁副千戶笑眯眯的眼神中暗含的幽怨之情,張明遠心中有愧,決定補償一下他,抬手吩咐一名手下,耳語一番,讓他去把自己珍藏數月的幾壇婺州金華東陽酒抱過來。

酒來的很快,手下的辦事能力很值得讚賞。

聽說是東陽酒,梁副千戶不淡定了,一直憋屈在荒郊野外,哪有機會喝到如此名酒呢?酒來之後,抓過一罈,不由分說拍開了封泥,一股濃烈的清香頃刻間瀰漫在整個屋子裡,隻是聞著就知道一定是好酒。

一眾大小食客頓時不淡定了,紛紛站直身體觀看,迫不及待的眼神彷彿要撕碎整個酒罈,清冽的口涎飄忽忽掛在每個人嘴角,煞是好看。

好酒自然要分享,好領導自然要體恤下屬,梁副千戶難得豪氣叢生,站起身來逐一給下屬們斟酒,每斟一位都要熱情地拍著對方的肩膀寒暄半天,說些忠心朝廷忠心陛下好好乾的勉勵話,一眾下屬被煽情的氣氛搞得英姿勃發慷概激昂,端著酒碗的手也因激動而不斷顫抖........

煽情很成功,將士很激動,梁副千戶很滿意,微微翹起的嘴角透著邪魅的味道,動情地端起酒碗,很豪爽地大吼一聲:“來,諸位兄弟,我們共飲此杯,以謝吾皇關愛。”

說罷,仰頭一飲而儘............身後一道靚麗的酒線激射而出,打濕了背後的空地。

張明遠冷眼看著眼前一幕,終於感悟到梁副千戶這激情豪邁的壯舉背後所包含的邪惡深意了,原來是想單挑龍山百戶所,放到一片啊!

想想也能理解,梁副千戶多正直無私的一個官啊!從不吃拿卡要,剋扣官軍軍餉,而今天為何會心安理得地欣賞馬屁,甘願自甘墮落呢?從他怡然自得的老臉上可以看出些端倪來,他這是在找場子------畢竟在龍山百戶所吃的尷尬悶頭虧最多,估計今晚他要連本帶利統統收回去。

“喝!”

異口同聲的豪爽中,深沐皇恩多時的眾人豪氣乾雲英姿勃發一飲而儘........

於是眾人很精彩............

“辣,好辣!很霸道,肚裡著了火似的!哈哈,舒坦!”一眾人哈哈大笑,臉色迅速泛紅。

不一會,懵懂無知的粗鄙大漢們無一不露出了痛苦的表情,眼球極速充血通紅,那表情如火燒屁股似的一副坐立不安又欲罷不能的神情,突然‘噗通噗通......’聲四起,椅子上、桌子上、地上....倒了一片,久久冇有動彈一下。

位列大明七大名酒之首的東陽酒果然霸道,據明史記載,明朝中後期已經掌握了蒸餾製酒法,釀出的白酒度數甚至超過了現代的白酒,像東陽酒若是算度數的話,估計已有五十多度靠上了,這麼一大口灌下去,跟吞下一塊燒紅的鐵塊冇啥區彆,何況還是標準的半斤裝酒碗啊!

良久,梁副千戶緩緩長出了一口氣。

“奶奶的,果然是好酒,冇白活,哈哈哈......”

張明遠囁喻著嘴唇,不敢也不好意思點破................

對,張明遠信中有愧,連續尷尬了梁副千戶兩次,他發現與梁副千戶相處時最好不要有任何舉動,哪怕說句話也不行,誰知道又會置他於何種尷尬境地,張明遠隻想通過默默無語兩行淚來換取今晚酒宴的和平順利。

於是,眾人也很精彩........

一屋子的人都瘋了,上躥下跳,勾肩搭背,訴說著心中的不平,尤其罕皮越來越活蹦亂跳,嗬嗬傻笑著搖搖欲墜,大聲呼喊著‘取我丈八長矛’,還叫罵著老大----張明遠,說這幾個月來隨著老大東奔西天天捱揍,今日要與老大大戰三百回合,誓必要揍得老大滿地找牙雲雲............

光叫罵還不解心頭之恨,大吼一聲衝向沙霍,高山流水遇知音般與沙霍互相摟抱在一起抱頭痛哭,鼻涕一把淚一把地數落老大的種種不是,一個比一個不服氣,說到動情處,脫衣解褲顯擺傷口的大小多少,爭辯不過對方就拳腳相向..........

張明遠如坐烤爐,尷尬得坐立不安,俊臉上紅白黑青顏色反覆出現,精彩萬分。

終於體會到了梁副千戶的不容易了,這些日子確實難為他了,嗯嗯,今後要好好補償一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