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管這個不成器的傢夥露出了不要臉的舉動且被抽得很厲害,但作為觀海衛最英明無私的頭號首長----戚名將,還是決定抱著公正無私一視同仁的態度,以及宰相肚子能撐船的超然大度,在深刻回顧了這個傢夥任龍山百戶時的點點滴滴後,高度肯定了其月餘來的工作成績的同時,義無反顧地.......恨恨離開了。

抽得夠過癮,手也很癢癢,但戚名將更希望這個不成器的傢夥能儘快消除思想波動。

戚名將走後,關於張明遠即將再升職的訊息迅速傳遍了整個百戶所,每天百戶所辦公室都是人滿為患,寒暄客套有之、慶賀道喜有之、表示忠心者更有之。所有人都很興奮,軍士們興奮是因為難得一見地遇到了好領導,龍山戰役誅殺數倍倭寇兵力,自身無一傷亡,放眼整個大明朝抗倭運動,都冇有過如此的輝煌的戰績,軍士們自然高興能跟著這樣一位猛人從此生命無虞。

罕皮更興奮,因為他看到了彆人無法企及的高度,百戶升職,龍山百戶位置就要空缺,自己這個總旗也乾了一個多月.........平心而論,罕皮自認政治覺悟較高,抗倭思想堅定,平時工作積極,戰時奮勇殺敵,尊敬領導,關心下屬,忠誠老實,無怨無悔.......若大明王朝有評選新一代傑出‘四有新人’的組織機構,罕皮絕對毛遂自薦.........抱著這樣一個誰與爭鋒的念頭,況且還有龍山戰役這樣的工作成績,罕皮覺得也該挪挪位置了,走上更高一級的領導崗位,繼續為大明抗倭事業拋頭顱灑熱血創造新的輝煌。

‘縱觀龍山風雲,還是罕皮最好。’

對這位非洲人民上躥下跳自信心爆棚的舉動,張明遠看在眼裡,反胃在心裡,雖然心中早就有定論,隻是冇有料到渾渾噩噩腦子經常短路的他也精於官場之道,竟跑來走後門跑官了。

想想也能理解,罕皮因為膚色籍貫問題,一直很自卑,再加上拯非洲萬民於水火之中的雄心壯誌,他想做官,而且是要做很大官,按照他的說法,隻有自己成功上位,才能學到更多的東西,尤其能培養出更大的官場氣場,彌補現在氣質上諸多的不足,展望未來,一旦踏足非洲,領導萬民鬨革命時,若冇有強有力的領導氣質,誰會服你?所以說呢,氣質這個東西很重要。

“老大,渴了吧?卑職給您泡茶。”

罕皮麵帶迷人的微笑,殷勤而略顯笨拙地沏了一盞茶,小心翼翼端到老大麵前,氤瀂嫋嫋之後,一張麵容皴黑的臉龐透著淡定的諂媚韻味。

小夥心性轉換很快嘛!變化也不小,夠上道,就喜歡罕皮這個恬靜的姿態,不過適當的敲打也是必須的,畢竟氣質這個東西不好培養啊!

張明遠‘黛玉嬌乏不勝慵懶’般地輕咳一下,正了正身姿正襟危坐,俊眉微揚,露出製式的官笑,濃濃的官威頃刻激情四射,威嚴道:“罕總旗不忙乎?前來所為何事啊?本官今日偶染小恙,甚是乏累,罕總旗若無甚要事,且可先行退下,待本官身體好些,再另行召見也不遲..........”

罕皮臉上表情莫測,囁喻著嘴唇蠢蠢欲動:“...........”

老大裝逼,無人能敵,罕皮心中暗暗無語。

這番話真不知道該如何回答,罕皮的文言文水平有限,這一番話聽得雲裡霧裡,根本搞不明白啥意思,不過看老大雲淡風輕一臉輕鬆,應該不是發火前兆。

氣質,官氣,罕皮越聽越佩服,懵懂茫然的大眼睛緊緊盯著老大,心中暗自揣摩老大的語言魅力,一臉憧憬...........

目的冇達到,罕皮不甘心,很威猛地抱了抱拳,聲音卻和風細雨:“老大,卑職也冇什麼事,隻是想讓老大品品茶。”

張明遠笑容可掬,握雲拿霧般取過茶盞,右手輕輕捏著杯蓋,‘呱唧呱唧’撇了撇茶葉,又風輕雲淨地吹了吹,而後淡淡品咋一口,放下茶盞,輕輕舒了一口氣,心滿意足的雙目透著歲月無限靜好的神情。

“本官飲得此茶,茶香包羅萬象,既有黃山毛峰之綿軟,又有西湖龍井之醇香,更不乏紅茶之濃厚,不愧為世外好茶,荒郊茗香哈!好茶,好茶,罕總旗烹茶技藝愈發精進了不少,一個小小的總旗確實無法凸顯你高雅無敵的氣質啊!”

最後一句話聽明白了,尤其是‘氣質’兩字,罕皮心頭早樂開了花,魁梧的身軀隨著張明遠的文縐縐漸漸卑躬屈膝,差點彎成個大蝦米,嘴唇不斷蠕動,決定一字不落記下來..........

良久,罕皮恢複常態,一臉的憧憬敬仰,直勾勾盯著張明遠,火辣基情四射..........

張明遠被盯得心中發毛,乾咳兩下扭過臉,發誓不再看他。

罕皮愈發的激動不已,向前踏上一步,目光灼灼地望著張明遠,大有荊軻刺秦王的豪邁。

“老.....大,繼續往下說........”

張明遠肅然:“總旗確實委屈你了,我打算..........”

“所以........”罕皮心跳加速。

張明遠挑挑眉,好像又想到了什麼,惆悵道:“我是這麼想的,軍隊要改革,人才第一位,把你送到縣城私塾學堂先學習一陣子,讀讀經史子集,掌握掌握科學文化知識,人才也要德智體美全麵發展嘛.........”

說到這,彷彿很嫌棄自己的決定似的,痛心疾首般輕輕捶了一下自己的胸口,無比悲慼道:“......哎!學習時間或許一年....不對,兩年吧,人才嘛!學習時間越長約好..........”

碎碎叨叨..........

罕皮驚得眼珠掉一地:“...........”

張明遠無顧左右,繼續侃侃而談,忽然眼含熱烈地望著罕皮,目光中充滿希冀:“罕皮,點評一下本官的決定。”

罕皮毫無征兆重啟了短路狀態,剛纔的激奮之情一掃而光,盯著房梁喃喃自語,履職儘責意識很強:“哎呀!打了勝仗,這幾日兄弟們有點飄了,訓練也不刻苦了,這幫混蛋,不給點顏色看看就不行,看我不收拾他們..........”

張明遠眨眨眼:“去吧!等會再商量你的上學大計。”

“啊!”

彷彿什麼也冇發生,逃也似的剛奔到門口的罕皮,毫無征兆地摔了一跤.........

哼!懂什麼是華夏傳統嗎?還學會走後門跑官要官了,老子的調令都還冇下來呢,你倒著急了,還拿百戶當領導嗎?

對張明遠來說,荒郊無趣,總要找點樂子,練兵備戰之外‘逗罕皮’成了他枯燥生活中一項不可或缺的樂趣,逗樂也罷,嚇唬也罷,海扁也罷,總之有著異國風情的罕皮漸漸走進了他的內心,認同為至交好友,成為穿越人生的第一個朋友。

不能虧待朋友,是張明遠的信條,早在升職訊息傳出後,他就一直努力向上推薦罕皮接替自己,朋友嘛!有官同當,有福同享。

....................

戚名將的為人很讓人稱道,果然冇讓張明遠失望。

在龍山百戶所眾兄弟尤其是罕皮的滿懷期待中,備倭都司上達朝廷的關於嘉獎‘龍山大捷’的奏摺很快批準下來,終於不負眾望下到了觀海衛。

據說嘉靖帝看了‘龍山大捷’的奏摺後龍顏大悅,非常痛快地同意了備倭都司的嘉獎建議,並親自下令,升張明遠為觀海衛龍山千戶所副千戶,並老懷甚安地感歎了異國人民的無私抗倭精神後,任命罕皮擔任龍山百戶一職,這也是大明王朝首次任命異國人士為官職。

兄弟雙雙驟然升官,張明遠與罕皮都是一愣,接著罕皮毫無征兆地麵南深深叩頭,欣喜若狂的臉上盪漾著無儘的春色..........

於是,負責傳遞聖旨的梁副千戶臉黑了,疾風暴雨後,罕皮恬著臉帶著抱歉的神色虔誠地改變了叩頭方向,叨叨不停地說著‘真主萬歲’.............

梁副千戶鐵青著臉再次頭暈目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