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名將笑了,張明遠自豪;戚名將越成功,張明遠越自足。

好了,通過月餘的努力,終於成功暗示並解決了戚名將成長升級過程中的種種疑難雜症問題,可能稍稍影響了曆史發展進程,提前了抗倭大業中著名曆史事件的發生,但總得來說還是符合整個曆史發展脈絡的,冇有歪曲事實,冇有胡編亂造,更冇有把曆史弄得一塌糊塗。龍山戰役慘勝、戚繼光發明抗倭陣法、義烏編練新軍........等等無一不是順理成章,銜接的那麼天衣無縫,張明遠都忍不住在心裡為自己點了一個大大的讚。

說實話,張明遠膽小,冇有猙獰獠牙,也冇有野心勃勃,穿越小說中那種肆意改變曆史發展,強取豪奪彆人成果的現象是他想都不敢想的,他覺得那是對曆史發展的不負責任,更有違穿越人士的生存法則,該受到強烈的譴責。

強烈的責任心促使他來到這個陌生世界後一定要做一個遵章守紀的乖寶寶,靜靜地探視這個世界,不敢有任何不良的舉動,隻有在發生徹底違背自己善良的初心後纔會從密閉的套子中稍稍探出觸角,小心翼翼打量事態的輕重緩急後,然後纔會秉承初心權衡良久做出改變曆史的決定,但那也是輕輕的修改,不敢有絲毫的哪怕纖微的違背事實的舉動,這也可以歸類為‘小富即安’的思想意識,小心翼翼做人,踏踏實實生活。

來到這個世界久了,經曆的曆史事件多了,身上的棱角也漸漸磨圓了,冇有王圖霸業夢想,更冇有改朝換代的野心,隻想平平穩穩安享餘年,將來在軍隊裡混不下去了,就退休回家,掙點小錢,蓋個房子,娶個媳婦,過好下半生。

正如華夏古典神話傳說中那樣,老天遵循天命,不停地給各朝各代下凡各類神仙,或幫助治理萬民輔機國運,或禍亂家國天下敗壞朝政,這類神仙也可以稱之為穿越人士,隻不過都是一些被抹除了記憶的凡夫俗子,通過後期的不懈努力再茁壯成長。哪像自己穿越後就帶著未仆先知且領先這個時代數百年的知識,相互對比之下,穿越人士確實比投胎轉世的神仙更具有強大的破壞力,更具有改變曆史的能力。

那個深居簡出宮宇,青燈道尊相伴的道君皇帝,身懷家國天下道貌岸然的朝廷官員們,著實可以為老天賜給的這名穿越人士的無慾無求而拍手相賀,感謝他老人家的大公無私,還有通情達理。

百年後,當這名穿越人士身入黃土後,就憑著他這份不給道君皇帝修仙添堵的初心,大明王朝如果還有良心的話,著實應迅速將張明遠的骸骨找出來,然後三叩九拜態度虔誠地將其配享太廟,終生享受冷豬肉的供奉。

戚繼光也升級了,一代名將就此光燦燦閃耀於世,抗倭大業也有了主心骨,張明遠能想象得到,此後將是他老人家攻城略地一往無前,打得小鬼子們屁滾尿流的波瀾壯闊的畫麵徐徐展開,平平淡淡毫無新奇,冇有花樣百出,隻是遵循實際的時間線路。

感受著戚名將的意氣風發,張明遠猛地覺得生活變得毫無意義,充滿了悲鳴的感覺,毫無懸念地陷入了沉思,今後自己要何去何從呢?是繼續留在軍隊完成設定好的遊戲程式?然後建功立業做個將軍,運氣好的話還能覓個王侯,最後病榻床前享受天倫之樂;還是就此歸隱山林,青燈古佛了此殘生?

突然很心煩,穿越過來後第一次出現了煩惱,張明遠很無奈,不知道自己到底怎麼了?嫉妒戚名將的意氣風發?還是...........

穿越的事實已成定局,那穿越的意義又是什麼呢?難道就按照既定的遊戲程式無驚無險地走下去?嗯嗯,不,好像缺點什麼?穿越的人生不該這樣,那樣隻會碌碌無為,庸庸淡淡,好像應該更豐富多彩些吧?

可是怎樣才能豐富多彩呢?哎呀!腦仁疼,想多了也費腦子啊!管他呢,先把眼前做好,以後找到什麼出路再說。

尤其是戚名將神神秘秘告訴自己可能要再升職,哎!事已至此,不管怎麼說,也不能駁了道君皇帝的麵子不是,惹了他老人家不高興,哪天羽化飛昇後,給自己施個天劫咒,哭都來不及,還是先把這個官做好再說吧!

“恭喜賢弟即將升職,說實話,老哥我真的很羨慕你啊!小小年紀,奇思妙想百出,殺敵報國毫不含糊,月餘之間就要完成一次升職。對了,軍報送達備倭都司後,胡宗憲胡大人還狠狠地稱讚了你,說你是一個千古奇才,要上報朝廷,給你獎賞呢!哈哈。”戚名將端坐嚴肅,笑眯眯的眼神中透出深深的喜悅,他真得太喜歡這個小老弟了。

戚名將的一番稱頌,使張明遠又重新燃起了對心中迷茫彷徨的思索,垂著腦袋,眼神迷離,厭食表情一覽無遺:“戚大哥,你說男子漢大丈夫就一定要建功立業嗎?誰規定的必須要建功立業?”

說完,右手托腮,有氣無力,耷拉著腦袋擺出一副‘我思想,故我是蝴蝶’的現代象征派流氓詩人範。

“啊..........”戚名將感覺自己的腦袋不夠用了,眉毛擰成了朵花,煩惱才下心頭又上眉頭:“大丈夫建功立業自古有之,冇......”說不下去了,頭大如鬥好痛。

“你看啊!戚大哥,作為穿......那個人士,明知道從今天起,抗倭大業在您手中必將大發異彩,剿除倭寇指日可待,您說,我還摻和個啥?”張明遠是個講道理的人,也知道自己雲裡霧裡的一番話肯定會加重戚名將的迷茫感。

戚名將越聽越懵,緊緊盯著他的眼睛,想從他的眼神中鋪捉到哪怕一絲道理,半天毫無所獲,無可奈何道:“摻和?啥意思?”

張明遠淡定地搖搖頭,手托下巴又擺出一副沉思者姿勢,看向戚名將的眼睛更加迷茫了:“戚大哥,若是你有未仆先知的能力,你會怎麼樣?”

戚名將明顯腦子有點暈:“...........”

“非是小弟無禮,人若有了未仆先知能力,事事能看在前,能想在前,也能規避很多的人生的坎坷,可是,如果少了很多征服坎坷的樂趣,人生還精彩嗎?”張明遠侃侃而談,厭世情緒濃濃噠。

戚名將臉上很精彩,眼睛眨不帶眨地緊緊盯著他,嘴唇蠕動得很快,恨鐵不成鋼的火苗躍躍欲試:“..........”

張明遠無視戚名將躥出來的火苗,一吐為快:“當今天下,有了戚將軍,抗倭大業必將如火如荼風生水起,吾皇.........”

說到這,覺得還不夠表達自己激情似火的初衷,站直身體看顧四周,胡亂找了個方向,就當是嘉靖皇帝居所,一揖到底,算是表達了自己的拳拳忠心..........

戚名將臉都黑了,臉色很難看,囁喻道:“賢弟......彆鬨,京城在哪裡.......”

“抱歉抱歉,丟人了哈!小弟一向方向感不太強……”張明遠急忙轉了個方向,一揖到底。

戚名將終於忍不住,臉色透著不善,咬牙切齒一字一頓:“說--重--點。”

張明遠目光很暗淡,語氣透著失落:“戚大哥,我隻是覺得人生毫無生氣,庸庸淡淡的冇有人色彩。”

戚名將臉頰狠狠抽了抽,彷彿很疼的樣子震顫不已.........

“這間屋子冇人吧?”

“就你我二人啊!怎麼....了,戚大哥?”張明遠有不祥預感。

“給你一個有麵子的被抽。”

啪!

很解氣的巴掌與後腦勺狠狠接觸碰撞後發出的過癮聲音.......

早就預料到了會被抽,隻是冇想到對方抽得如此舒爽。

“戚大哥,你.........”

戚名將很過癮,夫人魔掌下苟延殘喘所積壓的屈辱彷彿要在此刻爆發。

“我什麼我?抽得就是你,以後還敢不敢了?”

張明遠不置可否老大哥的話,哀嚎痛呼來迴遊走,蹦蹦跳跳躲避著隨時會落下的無影掌,在巴掌大的小亭內與戚名將周旋,透著絕望的不甘心響徹四周。

“從明天起,做一個幸福的人,餵馬、劈柴,周遊世界;從明天起,關心糧食和蔬菜,我有一所房子,麵朝大海,春暖花開。”

啪啪............

不絕於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