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戰剛進入到白熱化階段,前方又有幾名軍士忍受不了這無情的折磨的了,慘痛地大吼一聲,扔掉手中兵器,抱頭就往身後跑去。瞬間,悲壯的氣息如瘟疫般在整個隊伍中蔓延,正交戰著的軍士們握著兵器的手指不自覺間發抖起來,麵麵相覷看向前方還在廝殺的人群,冷漠麻木冇有了生氣...........

軍心終於還是止不住地出現了動盪..........

此時,一名倭寇頭目見狀,彷彿激起了渾身的獸性,忽然發出淒厲的哇哇怪叫後,發瘋似的扔下手中倭刀,一把拽掉身上殘缺不堪的布片,揮手抓過一名正發呆的軍士,狠狠地拉到麵前,雙手抱住軍士的腦袋,一張大嘴露出發黃的門牙,朝軍士的脖子狠狠咬下去;軍士大驚失色,驚慌之下竟忘記了反抗,麻木的雙眼直勾勾望著這名倭寇連皮帶肉在自己脖頸中咬了一口.........

疼痛感傳來,恐懼情更甚。

“啊!”

軍士的慘叫聲中,那名倭寇快速咀嚼著嘴中的血肉,而後生生吞了下去,又裂開鮮血淋漓的大嘴,朝所有注視著這一幕的大明官兵嘶聲厲叫。

這一凶殘怪異的舉動徹底震驚了周圍的官軍,一種莫名般的恐懼深深襲向眾人心頭,眼前這個狀若食人禽肉的倭寇瞬間使他們失去了鬥誌,心中暫存的熱情降至了冰點。

一直密切關注戰況的戚繼光也驚呆了,正要下令投入預備隊的他還冇說話,便聽到人群中陣陣帶著驚懼萬分的聲音:“這不是人,是鬼,我們............”

啪...........

掉落地上的兵器越來越多...........

三五個.....幾十個.....一群人...........

越來越多的官軍驚懼地怪叫著跑出人群...........

兵敗如山倒,哪怕是當場正法也不顧了。

氣急敗壞的指揮僉事孫博文也連連大吼“就地正法”,可逃散的官軍越來越多,喊到最後,他都無力了,聲音如蚊蠅般毫無威嚴。

“兄弟們,你們都是大明的勇士,決不能逃跑。”戚繼光看著潰散的隊伍,無力地呼喊著。

這一刻,他很心痛,有點壯誌即籌卻無力迴天的感覺,明明勝券在握的以多打少,為何會出現如山倒的潰敗?這一刻,他也想不明白,同樣是一個腦袋雙手雙腳的倭寇怎麼會這麼讓大明官軍害怕?

.............

亂軍中,倭寇見嚇退了數千的官軍,不由嘶聲得意地狂笑著,嘲笑著.....

於是,一場令無數大明百姓眼見後都會心生悲涼的景象發生了,空曠無際的平原上,千餘名倭寇揮舞著各種兵器毫無顧忌地追趕著毫無鬥誌驚懼過度的大明官軍,如一群豺狼進入了綿陽群中,是那麼壯觀--------你見過非洲的斑馬群奔跑嗎?但是他不如衛所軍隊潰逃得更加壯觀。

混亂中,被逃跑的官軍挾湧著衝擊到了在後方壓陣的龍山百戶所隊伍麵前的孫博文也絕望了,震驚得呆若木雞一動不動,囁喻著嘴唇想說些什麼,可挖空心思卻什麼也說不出來,提著的戰刀的手也不由自主晃動起來............

他不能後退,他需要再戰,哪怕是戰死沙場,他也要一往無前。

文官氣節而死,武將戰死沙場,這是為人臣的本分,也是捨生取義的忠烈。

孫博文神色很蒼涼,抑製不住地透著無儘的悲哀,他不明白這一仗到底輸在什麼地方?大明衛所軍隊何以不堪一擊?

迷迷茫茫,彷徨無措,一頭霧水..........

迷茫之時,突然覺得有人拍自己的肩膀,呆呆回過頭,恰好迎上眼神中透著堅毅目光的張明遠,失神的目光早冇了光彩,苦笑道:“張兄弟,你看.....哎!”

張明遠淡淡一笑:“孫哥,就算他們都跑了,還有我們龍山百戶所的百餘名官兵呢。”

扭頭衝罕皮、沙霍一擺手,霍地抽出長刀,大吼道:“變陣,鴛鴦陣伺候。”

“殺,殺,殺!”

三聲整齊的大吼震徹雲霄,更驚動了遠處正在肆意追殺官軍的倭寇的目光。

孫博文心頭一凜,很快就看到了身後整齊劃一威武雄壯的百餘名龍山百戶所官軍迅速挪動腳步,來迴遊走.........瞬間,已變成十數個小陣,刀槍劍戟寒光閃閃,火銃弓箭已在弦上,遙遙指向正迅速接近的倭寇..........

孫博文仰天長嘯,原來我大明軍隊也不是人人怕死,至少還有壯懷激烈的勇猛壯士。這一刻,他釋然了,雖然明知敗局已定,但還有悍然不畏死的勇士,他要拚搏,他要與倭寇鬥爭到底。

張明遠卻笑了,穿越至今,充耳皆聞大明衛所軍隊的懦弱,但此刻他突然意識到‘將軍百戰死,壯士十年歸’所包含的重大意義。

此時,數百名倭寇已邁著悠閒的步伐獰笑著走到了這些他們自認為是一群待宰的羔羊麵前,耀武揚威地揮舞著手中各式各樣的武器,在十數個小陣前瘋狂地叫囂著,彷彿他們手起刀落時就能完成一項絕世的壯舉。

倭寇瘋狂地挪動腳步,散落在這一群不畏死的官軍周圍,不多時已完成了合圍之勢。

場中算上張明遠、孫博文在內,隻有百餘人。

百餘人對陣數百人,以一敵三甚至敵四,大明軍隊在嘗試著創造一項紀錄,或許也是一項悲涼的壯舉。

“老大,乾不乾?這些小崽子太尼瑪可恨了。”

看著獰笑醜陋的倭寇,罕皮血液中流淌著的非洲原始野性終於爆發了,酷酷地衝張明遠肆意笑道。

張明遠輕輕愛撫著手中的倭刀,笑得很開心,就喜歡罕皮的粗暴野蠻,不服就乾,怕他乾哈?

回頭環視了一下浪蕩的倭寇,張明遠也很放肆:“乾他孃的,一個不留。”

回身持刀半空一劈,第一個衝向了倭寇.........

噗呲!

幾聲怪叫,一絲絲殷紅的血跡衝向半空。

還在狂笑的倭寇震驚了,因為他們根本就冇看清對方是怎麼運動的,己方就轟然倒下了幾個,還算整齊的隊伍出現了稍稍的散亂,每個人心頭都是震顫不已。

做完這一切,張明遠持刀斜下,淡淡微笑,目光睥睨,微風輕撩下襬,宛如一尊天神。

孫博文驚愕了,他冇想到張明遠還有如此強悍的魔鬼武力。

本來還有些畏懼心理的官軍也驚愕了,老大就是老大,心狠手辣不在話下,刹那間彷彿滿血複活,握著兵器的雙手更有力了,一雙雙渙散的眼神充滿了堅毅。

倭寇他孃的也會死啊!老子怕啥?

沙霍突然一咬牙,鋼牙咯吱咯吱作響,朝地上狠狠吐了一口,狂笑道:“尼瑪的,不都是一個腦袋兩個肩膀嗎?草泥馬,乾死一個老子有墊背的,乾死兩個老子賺了。”

“對呀!怕啥?老子和他們拚了。”

“我家人就是被這幫畜生弄死的,老子今天要報仇。”

..............

榜樣的力量是無窮的,再懦弱的人也有血性,何況還是大明正規官軍。

張明遠無須戰前鼓動,說不如做,做不如心狠手辣,一番操作徹底激怒了官軍,狂怒的士氣被狠狠激發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