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後不遠處,百戶潘大勇正率領錦衣衛的兄弟們死死釘在隊伍的後方,人人手持利刃虎視眈眈地盯著大明官兵的一舉一動,稍有畏戰後退者,他們將毫不客氣地就地正法。大明立國以來,錦衣衛督戰的風氣便逐漸形成,陣前督戰、陣後正法是他們的傳統,這是他們的無奈,儘管忍受著無數人的白眼相待,也或許戰役的勝利於他們無絲毫功勞,但他們還是一無既往儘力維持著戰役的勝利。

類似於前世的軍事法庭,不同的是前世隻在戰役之後做出處理,推根溯源,或許還帶有容情的味道,而萬惡的封建社會卻是在戰役中做出處理,甭管冤屈多大,隻要後退,絕對的法不容情就地正法。

錦衣衛督戰的重大意義,無須彆人解釋,張明遠也能猜到,作為一支著名的腐朽隊伍,臨戰之時必須要有執法隊的強力督促,在穩住陣腳的同時,還能給作戰的官兵產生深深的心理震撼,使他們不敢輕易逃命。

隊伍還在混亂,戚繼光的神情越來越悲慼...........

感受著發呆中戚繼光那絕望的神情,張明遠痛徹心扉,但也無能為力,他現在能做到的僅是儘力維持本部兵力的陣型,為此戰儘一份責任罷了。

..............

越來越多的黑點逐漸變大,直至能看清前排瘋狂向前衝鋒的倭寇那醜陋的容貌.............

這是一群真正瘋狂的亡命之徒,**上身著有之、麻衣著身者有之、絲綢加身者有之、光腳前行者更有之...........所持的兵器也是五花八門,寒光鋥亮的倭刀有之、鐵鏽斑斑的尖叉有之、粗陋不堪的長槍有之、渾圓斑駁的木棍更有之.............一個個麵容猙獰,彷彿是地獄裡湧出來的凶神惡煞般的魔鬼,齜牙咧嘴嗚嗚哇哇;一個個嗜血興奮狀若癲狂,甚至有的倭寇嘴角還殘留著淡淡的殷紅,令人不寒而栗.........

在眾位百戶、千戶儘力維持下稍顯整齊的隊伍終於出現了散亂,混亂嘈雜之中,一種無形的恐懼氣息瞬間充斥在整支隊伍中,沉甸甸的壓在每個人的心頭;無形的即將要被人虐殺的感覺也環繞在無邊的平原,鹹澀的空氣彷彿飄散著幾絲腐爛的血腥氣息,令人無端地有種嘔吐的衝動。

戰爭從來不以人的意誌為轉移,哪怕你是手無縛雞之力的纖纖婦人,哪怕你是正牙牙學語的懵懂孩童,更哪怕你是老而腐朽的嬤嬤老人,在戰爭麵前,冇人會同情你,冇人會憐惜你,戰爭就像是一台機器,會毫不客氣的碾碎在它麵前生存的任何生靈,任何人在它麵前都將絕望無助顫栗發抖。

倉促萬分,難免彷徨;彷徨之下,難免迷茫。

當近千餘頭狂暴的惡獸堪堪衝到距大明官兵陣型不足白餘米的地方時,早已被壓抑沉痛的恐懼氣息襲擾多時的衛所官兵中突然爆發出陣陣的驚呼聲,幾名軍士終於無法忍受了,忽然扔下了手中的兵器,發瘋似的跑出了隊伍,一邊回跑一邊大哭,原本勉強還成陣勢的隊伍頓時撕開了一道口子,隊伍更混亂了。

“給老子砍了。”

正緊密壓陣的潘大勇大吼一聲。

幾名錦衣衛官兵上前追趕,手起刀落,逃陣的軍士早已身首異處,還未完全斷氣的軀體兀自還在顫顫發抖,不甘心的雙目凝視著藍天,彷彿抒發心中的幽怨。

這就是戰爭,臨陣脫逃,擾亂軍心,就地正法。

正憂心忡忡的戚繼光向潘大勇投去一抹讚賞的眼神,他太熟悉全軍潰敗的下場了。

潘大勇麵無表情,冷冷看著眾多回頭觀看且帶著怨恨的眼神,心中一橫,嘶聲大吼:“臨陣脫逃者,斬。”

錦衣衛眾兄弟得令,齊聲大吼,震天響的吼聲震懾著每名官兵。

“臨陣脫逃者,斬。”

..............

像是個陣前小插曲,騷亂不堪的隊伍終於恢複了暫時的平靜。

戚繼光見狀,連聲大吼:“眾將聽令,火銃在前,弓箭在後,長槍盾牌次之,準備迎戰。”

千餘名士兵立即擺開攜帶的火銃,點燃手中火折,準備迎頭痛擊;千餘名弓箭手也捏好了手中弓箭,準備聽令射擊;身後的長槍盾牌也擺開陣勢,準備短兵相接。

戚繼光心中明白,大明軍隊的長處在於遠距離攻擊,火銃、弓箭是對陣倭寇的最有效武器,可一旦倭寇進入近距離,展開短兵相接,以大明軍隊目前恐懼的現狀看,或許根本不是敵手。因此,下令先準備幾次遠距離射擊,有效殺傷前排倭寇,再震懾倭寇心理,或許還有取勝的把握。

萬餘人的大明官軍就這麼默默迎對著越來越近的數千倭寇,大戰一觸即發............

此刻,戚繼光的臉一直緊繃著,麵無表情淩厲掃視著越來越近的倭寇以及大明軍隊的所有動態,他知道,勝敗在此一役,前進則勝,後退則功虧一簣。

此刻,一直站在隊伍中的指揮僉事孫博文默默拍了拍張明遠的肩膀,充滿鼓勵的眼神凝視著他,就像兄長關愛之情。

張明遠心頭一熱,默默對他點了點頭...........

.............

此時,倭寇終於衝到了火器施展威力的範圍,哇哇怪叫著揮動手中參差不齊的兵器...........

戚繼光豎起大拇指針對前方,眯眼測量了一下距離,果斷一揮令旗,惡狠狠道:“火銃、弓箭射擊。”

轟、轟........

嗖嗖嗖........

無數的彈丸、箭雨向著倭寇激射而出,剛衝進射擊範圍的數百名倭寇瞬間被擊倒,躺在地上哇哇疼痛亂叫著,受傷較輕者卻如著魔一般又站起身來,不管不顧向前亂衝,眼神中的凶殘之光更盛了。

“裝藥再放。”戚繼光再次下令。

轟、轟........

嗖嗖嗖........

終於,在如雨的遠程射擊中,數百名倭寇抱著不甘倒下了,可後麵又有無數的倭寇踏著他們倒下的屍體毫無顧忌地衝過來........

“扔掉火銃、弓箭,長槍迎擊。”

戚繼光見倭寇已衝到眼前,遂改變打法,命令長槍兵上前,準備短兵相接。

滿天的箭雨、彈丸冇了,倭寇的衝鋒更瘋狂了,在雙方僅僅相距數米時,大明軍隊完成了戰術轉換,一排排長槍兵向前平推長槍,散發著幽幽的寒光長槍直指越來越近的倭寇..........

“刺!”

轟!

冇有多餘的陣前自報家門,震徹雲漢的聲響過後,雙方短兵相接,長槍、倭刀、叉子、木棍........狠狠地碰撞在一起,相互無情地收割者對方的生命。

刀光劍影中,嘶聲的厲吼和臨死前絕望的慘叫,交織構勒出一副山河社稷壯哉曲。

瞬間,草木鋪成的地麵一片殷紅,令人作嘔的血腥味很快充斥著空氣,森森的白骨,殘缺滿地的肢體,以及身受重傷倒地痛苦不已的軍士們,一幕幕殘酷得讓人發瘋的景象,狠狠撞擊著張明遠的心靈。

這就是戰爭,屠戮生靈的活動,殘酷得令人髮指,又無奈得使人麻木,若想活命,隻能一刀刀、一槍槍向前刺去,向前砍去,隻有這樣才能暫時換來心中暫時的畏懼。

...............

張明遠的隊伍還在後麵,感受著前方的慘烈以及後方的驚恐,他很無奈,隻能一遍又一遍地為自己的兄弟們打著氣,希冀能提高士氣,視死如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