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受領完作戰任務,一眾將領走出帳外,拱手與戚繼光作彆,而後急匆匆奔赴各自戰位,迎接即將到來的大戰...........

戚繼光負手而立遠眺重洋,麵色安詳莊重,淩厲的眼神透著絲絲殺機,一種睥睨天下的氣勢油然而生,全身上下散發著濃濃的戰意。

張明遠立身側後,儘量保持與戚繼光的距離,以免打擾他的沉思。

看著戚繼光躊躇滿誌的神情,張明遠心中充滿了淡淡的憂傷。

指著軍旗獵獵的營帳,戚繼光神情自豪道:“明遠,看我大明軍隊威武之姿,此戰定能讓倭賊有去無返,哈哈!”

張明遠苦澀一笑,突然對這位一代名將產生了深深的同情,還帶有少許的悲痛之情。

大名衛所製初行之時,確實戰無不勝攻無不克,但隨著時間的推移,衛所軍隊逐漸演變為平時拿鋤頭乾農活,戰時拿刀槍上戰場的農夫兵,戰法好壞暫且不說,就這孱弱的身體素質實在令人擔憂啊。何況訓練不正規,思想不統一,以這樣的隊伍對陣身經百戰的倭寇焉能獲勝?還未最終成功升級的戚名將還是得意得過早啊!

心中雖然這樣想,張明遠卻不願打擊他的自信心,拱了拱手,苦澀一笑道:“將軍說得對,我大明衛所軍隊戰必勝..........”

剛說到這,戚繼光擺擺手打斷他的話,大刺一笑道:“也不能全說戰無不勝攻無不克,有時候還是承受了些許的失敗經曆嘛?比如說,這些倭賊化整為零的打法就著實讓人難以圍剿,哈哈哈!”

名將很淡定,明遠很無語,想了一下覺得還是應該稍稍打擊他一下,免得被勝利衝昏頭腦,淡淡一笑:“將軍分析的確實有理,小規模作戰的倭賊確實不易圍剿,可是如今大兵團作戰,我們取勝的把握能有多大呢?”

戚繼光突然一愣,這是一道他從未思考過的問題,以往倭寇小規模的侵襲都能讓衛所軍隊的圍剿頭疼不已,可如今大規模戰役,麵對數千倭寇,以數倍於倭寇的兵力對之,會有怎樣的結果呢?取勝的把握能有多大呢?

戚繼光沉默了,硬碰硬的打法他還真冇經曆過,心中對大明軍隊高高的期盼之情也如潑了一盆冷水,全身上下冷戰不已,冥冥之中突然對此次戰役第一次產生了淡淡的恐懼感。

良久.......

戚繼光猛地抬起頭,高傲的如一隻雄獅,麵含悲壯之情,呲牙裂目道:“大丈夫身許國門,當以保家安民為己任,剿滅倭寇也罷,馬革裹屍也罷,都是軍人職責所在,冇什麼好怕的。戚某人生當作人傑,死亦為鬼雄。”

說完,長身挺立,遠眺海麵,悲壯的神情一掃而過,淩厲的眼神再次揮灑而出..........

張明遠突然被感動了,這纔是一代名將,這纔是真正的保國將軍,或許明知前途渺茫,但也要以死謝忠魂。

醉臥疆場君莫笑,古來征戰幾人回,或許就是對真正的軍人最真實的寫照吧?

此時張明遠不由想起了戚繼光的壯誌:

.........封侯非我意,但願海波平。

...................

遠方,夕陽西下,枯藤老樹昏鴉.........

一抹殘陽似血,斜斜掛在半空,殷紅的色彩鋪灑大地,為這片即將展開大戰的平原鋪上了一層悲壯的色彩。

遠處濤聲陣陣,一浪接一浪拍著沙灘峭壁,發出‘箜箜’的聲響,帶著大海腥味的海風飄散過來,瀰漫在整個營區,更增添了無數的悲壯氣息。

二人久立,默默無語,各自想著心事.......

不知過了多久,張明遠突然渾身一顫,說話的語氣竟也哆嗦起來........

平原儘頭的海麵上閃現著影影綽綽,似乎是翻騰著無數個的飛魚,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向平原方向移動...........

“將....將軍,你看前方。”

戚繼光凝眉探視半晌,忽然虎目圓睜,興奮之情顯於臉上,大聲哈哈笑道:“果實是倭賊到了,哼!”

“擊鼓傳令,所有人排列沙灘,準備迎敵。”

接令之人迅速四散開來,奔赴各自的傳令方向.......

刹那間..........

營中號角連連,喧鬨萬分,無數的官兵在百戶長、千戶長的怒罵聲中慌亂取拿兵器,而後跌跌撞撞跑出營帳,又如無頭蒼蠅般在平原上尋找各自的隊伍,最後在各自長官的緊張督促下,倉促完成了應敵準備............

.................

該遭天譴的倭寇終於到了.......

張明遠心中一驚,瞬間,昂揚的鐵血鬥誌湧上,渾身上下彷彿吹鼓的氣球元氣滿滿,勃姿英發,談笑間檣櫓灰飛煙滅。

張明遠怒目而視,握著身側佩刀柄把的力道不由加重了幾分,狠狠一跺腳,厲聲大吼:“罕皮、沙霍,平原正前方結陣,準備迎敵。”

二人領命,迅速收攏隊伍,邁著整齊的步伐趕到平原正前方,稍稍調整,數十個陣型巍然而立,如一道沉重的城牆牢牢挺拔在迎戰隊伍的最後放,錚錚發亮的刀槍劍戟指向正前方無數個小黑點.......

“咦!”

感受著衛所軍隊倉促混亂的場麵,正將心中的擔憂毫不客氣的轉變為事實的戚繼光,看到龍山百戶所整齊劃一、鏗鏘有力的陣勢後,不由驚歎了一聲。此時,他終於明白了張明遠說的‘我們取勝的把握能有多大呢?’這句話所包涵的沉重了。

“難道是我錯了?”

戚繼光在反思..........

海麵上無數的飛魚終於停止了移動靠在了一起,接著無數的小黑點如落湯的餃子撲通撲通跳下海,很快又彙整合一團,密密麻麻的,像無數隻螞蟻向前湧動著........再靠近些,小黑點越來越大.....

營中鼓聲雷雷,旌旗獵獵,但準備迎戰的大明軍隊還在混亂中。夾雜著千戶怒罵百戶、百戶怒斥軍士、兵器相互碰撞、哭爹喊娘驚懼等等的聲音......在整個倉促間擺好的陣型裡瀰漫,隨著倭寇越來越近,這種雜亂無章還在發酵,逐漸煮成了一鍋粥.........

戚繼光全身披掛,甲冑滿身,手持一杆寒鐵瀝泉槍,神情冷漠地掃視著身邊的混亂不堪,一股淡淡的憂愁充斥在心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