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副千戶很幽怨地隨同百十餘斤大西瓜走了........走得很不甘心。

聊天進入死衚衕後,張明遠隱約猜到了他可能與‘斷子絕孫的訓練’有莫大的關係,可礙於情麵不好點透,隻能哼哼哈哈感情友好地說著雲裡霧裡的話,愉快地揭過了這一頁。

同一個人被另同一個人接連尷尬了兩次,這隻能說明同一個人的腦袋有瑕疵。按照另同一個人給出的定義,就是:腦神經迴路嚴重受阻的情況下,神經元一往無前衝撞腦壁所形成的刻舟求劍式的懵懵懂懂。說白了就是不知道‘變通’,凡事愛鑽牛角尖,腦袋始終處於一半麪粉一半水的狀態-----晃盪一下就是漿糊。

很多人讚頌“不到黃河心不死”、“不撞南牆不回頭”,但人生不如意之事,十有**。

變通,博大精深,無往不利。

作為華夏古老文明最優秀的傳統文化,它有著改天徹底敢換日月的功能,有道是:窮則變,變則通,通則久。

那什麼是變通呢?以官場為例,它可以是‘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它可以是公款旅遊式的在外培訓,可以是公款吃喝式的對上往來,更可以是揮霍公款式的福利發放.........

同樣是大明官員,文官在變通上搞得有聲有色,武將則是一根筋,做官的差距這麼大,難怪武將都不過文官。

梁副千戶的尷尬大概就屬於不知變通的範疇。

心懷憤慨的他暗暗發誓今後再也不來龍山百戶所了,除非換個光明正大的百戶。同時決定要找個道士給自己的腦袋的開個光,確實有些生鏽了,要不為什麼每次遇到張明遠都要不大不小的尷尬一次呢?

西瓜很甜,但也難消心中尷尬。

看著梁副千戶略顯踉蹌的身影,張明遠長長歎了口氣。

“一條路走不通,一件事不順心,那麼,不妨拐個彎。”

..............

‘明遠’式軍事訓練方法的發明創造,極大叫響了龍山百戶所的名頭,張百戶的威名也日漸聲隆。

在戚名將的關懷愛護下,龍山百戶所成了一個軍事訓練觀摩基地,每天來這裡參觀見學的將領絡繹不絕,極大振奮了廣大將士的訓練熱情。

尤其是戚名將親自下到基層參觀見學還被暴打一頓這件事更是在觀海衛乃至備倭都司的大佬們的眼裡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一個小小百戶的名頭越來越大,大有一鳴驚人之勢。

張明遠當然知道這一切的由來完全是因為自己無意泄露天機所致,當然也與戚名將不打不相識有著直接的關係。

在好多人眼中,這是機遇,更是改變命運的遠大前途。

張明遠乾脆上書,建議將龍山百戶所改為訓練基地,由各個百戶所派人前來學習訓練,傳授最現代化的訓練方法。通過多日的觀摩學習,整個觀海衛的訓練水平為之大變,將士們的體能水準有了質的提高,大大改善了觀海衛防區的精神麵貌。

將士們看向張明遠的眼光也變了,原先的敬仰之情或許如黃河之水滔滔不絕,而現在可能就如大海之水浪浪不斷,‘敬仰’終於邁向了‘崇敬’。

................

風平浪靜的日子不常有,波詭雲集的時刻隨時都會發生。

大明嘉靖三十四年七月,數千餘倭寇自浙江登陸,浩浩蕩蕩向寧波府慈溪東南龍山所方向進犯。

據情報顯示,此次進犯龍山地區的倭寇共約三千餘人,且兵分兩路沿海灘登陸,而後,北路倭寇沿伏龍山進軍至龍山所,南路倭寇沿邱王玲攻擊向前。倭寇試采用兩麵夾擊的態勢,妄圖一舉殲滅龍山所的明軍,從而占領龍山所城,建立後勤補給基地,為後續大部隊的進犯奠定基礎,從而減少其登陸倭寇的傷亡。

浙江備倭都司立即向觀海衛示警,巡撫胡宗憲再與巡查東南的工部侍郎趙文華商量後,抽調萬餘兵力星夜趕往龍山地區參與圍殲,另抽調四個衛所軍隊趕往邱王玲支援。

觀海衛收到示警後,參將戚繼光立即征調五個衛所軍隊緊急開赴龍山地區準備接戰,而張明遠所在的龍山百戶所則就地構築工事,靜等後援部隊到來。

這是一場真正的戰役,它的狙擊對象隻有一個----倭寇。

張明遠知道這將是一場真正的大兵團作戰戰役,從來隻是單打獨鬥的他第一次麵對大型戰役,心中也是惴惴不安。

生活在安寧平和的前世,享受著國家繁榮昌盛所帶來的的安全感,有誰能想到將會經曆戰爭?

戰爭是殘酷的,冇有哪個人專為戰爭的到來而沾沾自喜;被戰爭是屈辱的,國家不昌盛的現狀屢屢引來狼子野心的覬覦,是對大國形象的無聲挑戰;戰爭也是無情的,一戰之後,千裡赤野,餓殍遍野,難民流離失所,國將不國,家將不家,誰能體會到生存在這方土地的百姓心中的苦;戰爭更是難以磨滅的傷痛,戰爭之後,百業調弊,千瘡百孔,非幾十年甚至數代人的努力不能平複這個傷口。

這就是大明子民即將麵對的現狀,也是穿越人張明遠更要麵對的現實。

張明遠無暇顧及其他問題,他現在要做的是進行戰前動員,並做好臨時防禦工作,畢竟龍山百戶所是首當其衝的所在。

感受著普通軍士戰戰兢兢的神態,張明遠心中在滴血,他無法預料傳說中的不堪一擊的大明衛所軍隊能否會在現代化的軍事管理下有一個嶄新的麵貌?能否打出一場決勝千裡的戰役?

說實話,他不願意打仗,誰尼瑪願意有事冇事來個流血千裡,殺人為樂?估計除了這幫畜生生養的畜生---倭寇,冇有誰會有這樣的畜生的念頭。

心中將倭寇所有的祖宗十八代女性先人以及現在、將來所有可能會出現的女性畜生狠狠地在言語上詛咒了一番後,張明遠纔算有了小小的慰藉。

苦口婆心,惴惴教導眾軍士;一番辛苦,齊心協力修工事。

忙了一整夜,萬事俱備,隻等殺倭。

天亮時分,慘烈的陽光附照在將士們的臉上,像是蒙上了聖潔的光芒,顯得堅毅剛強,一雙雙無畏的眼神緊緊盯著眼前平坦的曠野,是那麼無懼。

張明遠笑了,這纔是鐵血的軍士,這纔是現代化軍事教育下敢於抗爭的軍隊。

倭寇,來吧!讓你們嚐嚐什麼叫真正的抗倭將士?讓你們知道什麼是鐵血意誌?

..............

懷有同樣心情的當然也有類似於戚繼光之流的大明將軍。

當然戚繼光也是激動的,自接到倭寇入侵的訊息後,他興奮得一整夜都未閤眼,不是他喜歡戰爭,而是他想證明自己,希冀通過此戰能狠狠痛揍倭寇,用勝利慶祝開門大吉,實現心中的抱負。

自嘉靖二十三年承襲父職,任登州衛指揮僉事,至今已十一年了,毫無建樹,功業未成的他渴望光明。

還記得爹爹戚景通的諄諄教導,立誓要做一個真正的男子漢,為國分憂,精忠報國。

還記得嘉靖二十五年,在登州衛任上,親眼目睹了倭寇的凶殘成性,寫下了‘封侯非我意,但願海波平。’立下誌向,此生滅倭足矣。

還記得嘉靖二十九年,北方遊牧民族俺答進犯,臨戰之時寫下了洋洋數千言的《備俺答策》,雖然無人賞識,但那時多麼的意氣風發,多麼的壯誌未酬。

時光荏苒,白駒過隙。

轉眼間,十一年過去了,功業呢?誌向呢?

小築暫高枕,憂時舊有盟。

呼樽來揖客,揮麈坐談兵。

雲護牙簽滿,星含寶劍橫。

封侯非我意,但願海波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