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忍受著明朝大叔喋喋不休打破砂鍋問到底式的連續發問,張明遠真的很無奈,根本就無法給他解釋這一超自然現象,以及自己這些人到底如何而來?從何而來?

難道要告訴他自己是從幾百年後的二零一九年來的,而且還是剛到?對一個七十餘歲的老人來說,這隻會加重他的眩暈感。

----------再說,他要是不小心出了什麼健康問題,‘奉養終身’這四個字,張明遠可不願揹負。

作為華夏最精銳特戰部隊‘孤鷹’的一份子,此時,他應該在戰場上清剿著對國家、人民存在巨大危害的恐怖分子,功成之後還應該享受奪嫣的鮮花和崇高的榮譽,而不是站在這個冇有任何誘惑力的時代,‘獨滄人而涕下’............

但它卻是事實,是令人發狂且無可奈何的事實----被穿越了,而且帶領一票人穿越了,更可氣的是還回到了奇葩的大明。

他捫心自問,自己絕對稱得上好人,國之重器,前世任何一個和他有過交集的人都會這麼說,包括引他以為榮的親朋好友們。

誰能想到老天爺如此不公平,哪些遊手好閒、不務正業的惡棍混蛋歹徒們冇有被穿越;而他,一個有著無上榮光,兢兢業業的好人,僅可能因為區區的小小裝逼行為就被穿越了。

穿越也行,能不能來到盛世?哪怕是大明最輝煌的永樂年間也行啊?

............

張明遠無法給明朝大叔解釋,隻能謊稱是他和西域商人罕皮被這十幾個倭寇綁架到此,不想遭受了雷擊,困於此地。

“隻是這些倭寇的相貌好像有些不對勁。”大叔很遲疑。

確實,矮小慘白的東瀛人確實不是高達皴黑的非洲所能比的,張明遠見明察秋毫的大叔指出了他話中的漏洞,不由臉色一紅。

“.......咳咳,這個嘛!貓還分黑貓白貓呢!何況是倭寇?”張明遠儘力自圓,出口悠悠:“倭寇當然也有黑倭、白倭之分嘍!”

“當人,這些都是畜生倭寇的祖宗,與倭國當地婦女交呸後,隻因血緣不通的緣故,才生出這些畜生。可能和您印象中的東瀛倭寇模樣確實有些不同。”

大叔:“.........”

自圓其說,冷汗淋漓之下,張明遠深深感受到說謊話的背後也需要深厚的科學功底的...........幸好,雜交知識還是瞭解一些......

沉默......

一番胡謅終於贏得了大叔的長時間沉默,畢竟他也冇見過倭寇的祖宗。

眯眼拂鬚大讚:“不愧我大明好男兒,居然能把倭寇的祖宗擒到?”頓了頓,又有些遲疑:“何不殺之?留這些畜生何用?”

“我想很認真地研究一下這些畜生的交呸和繁殖功能,看看能不能從中找到斷子絕孫的辦法。”張明遠無比淡定。

大叔:“...........”

“大叔,我已暗中受戚將軍所托,要研究這些人,請您無論如何要保守這些秘密。”

大叔:“...........”

張明遠不能不忽悠這位明朝大叔,儘力打消他‘好奇害死貓’的動機也罷,最重要的是...........

張明遠其實是有私心的-------也可以稱作難言之隱。

忽忽悠悠、毫不知情之下就被穿越到了這個奇葩的時代,初來匝道之間處處透著詭異,強烈的不適應感充斥在整個腦海,張明遠不得不考慮重新穿越回去。

因為他無法忍受穿越,他要找機會回去,他想要回到盛世的華夏生活。

因此,冇有任何良策的他,隻能寄希望於罕皮所認定的‘裝逼遭雷劈’言論。

他想找個雷電交加的夜晚,再無比裝逼地海扁這些歹徒們,期盼能以此感動老天爺大發雷威,降下穿越神雷,哪怕用烈雷劈他,搞得體無全膚,隻要能回到二零一九,他全都認了。

但是,這些恐怖分子被他無奈地圓成是倭寇祖宗這件事,肯定在大叔的心中生了根發了芽,飽受倭寇之患的善良大叔,指不定哪天冇能守口如瓶,說出這一驚世駭俗的大奇觀,到時候說不定有多大麻煩呢?

當然,張明遠也不是冇考慮過乾掉大叔,但這一念頭僅一閃而過,自詡好人的他怎能乾出如此喪心病狂的事呢?恐怖分子的勾當在他眼裡不值一提。

因此,當大叔的沉默爆發時,他又重新燃起了希望。

忽悠完大叔,好整以暇、悠悠哉哉指揮罕皮剝下眾歹徒們的上衣,撕成布條充當繩子,將他們一一綁縛起來,串成一串,細細一數,竟有十五人之多。

看來,對維護社會安定的大業又立了新功。

..............

解決完穿越問題,張明遠不得不考慮幾十號人的生存問題,畢竟雷電交加的日子不常有。

好在大叔自告奮勇推薦自己在半山腰搭建的茅屋,可以接納眾人,但需要他們自建房屋。

心存疑慮的張明遠默默無語望著大叔........

被盯得渾身不自在的大叔終於澄清了他的疑惑:為躲避倭寇,一年前,他就搬了過來,此山除他和九十餘歲的老母獨處外,再無他人居住。

張明遠這才鬆了一口氣。

督促罕皮催趕著歹徒們,眾人一路朝大叔的所在走去。

................

愈靠近半山腰,風景愈是優美。

正值五六月間,山上處處是鳥語花香,道旁佈滿了前世也能隨處可見的花花草草,不知名的野果子綴滿了林間,果香四溢,使人產生一種先吃為快的**。

罕皮早就餓的前胸貼後背,得到張明遠的首肯後,罕皮一聲驚呼,衝入林間采摘了一兜子野果,二人大快朵頤起來。

眾歹徒們也麵露垂涎之色盯著他們,希望能分一杯羹。

考慮到歹徒們對他的迴歸大業或許有幫助的事實,張明遠還是忍著心中不快讓罕皮分了一些給他們。

.............

行了半個時辰,終於到了半山腰。

兩座堪稱前世牛棚般的茅草屋赫然映入眼簾,孤零零地坐落在半山腰一座山洞前,草屋周圍被簡易柵欄圍了起來充當院牆,院內種滿了各式各樣的瓜果梨桃,顯得格外引人注目。

一位麵色紅潤、白髮蒼蒼的老婦人坐在院中藤椅上,眯閉著雙眼享受午時小憩。破爛不堪但又漿洗得乾乾淨淨的衣服罩在消瘦的身軀上,顯得那麼不合身,昭示著這戶人家仍然生活在極度貧困線以下----當然,這都是拜倭寇所‘賜’。

張明遠看著破舊不堪的茅屋、麵色慈祥的老婦人,鼻頭冇來由一陣發酸,眼角也濕潤起來。低頭輕輕擦拭了一下眼淚,很憐憫地望著她老人家----一個可以稱作奶奶的慈祥婦人。

.............

先來說說倭寇這種東西吧!

元朝末年,東瀛倭國陷入了封建領主相互征戰的混亂時代,愛往臉上貼金的倭人稱為‘戰國時代’。

其實,那就是個笑話,但我絕對冇有惡語傷人的企圖。

打個比方,華夏‘春秋戰國爭霸’,放在大明‘兩京十三省’的建製中,那是實實在在的諸如:河南單挑山東、河北;或是山西懟內蒙;又或是黑龍江揍吉林、遼寧等等;又或是廣東撂雲南...........

這都是實實在在的‘省部級’單位之間動輒幾十萬人爭鬥當老大的爭霸故事;就算是歐洲幾個國家的百年戰爭,相較於大明而言,那也是實實在在的‘廳局級’單位爭霸的故事。

而愛往臉上貼金的倭人所謂的‘戰國時代’,充其量就是浙江省寧波府慈溪縣下轄的十幾個鄉鎮爭惱當扛把子的故事,連縣處級的規模都算不上-----頂多算是《古惑仔》中的銅鑼灣扛把子與麻油地扛把子之間的互掐瘋咬。

可想而知,當擁有幾百個扛著鋤頭、拿著叉子的農夫兵的‘鎮科級’諸侯在爭扛把子的過程中陷入困境後,在小農思想意識的作祟下,便打起了侵略華夏,劫掠財富的歪主意。

為進一步擴大戰果,便動員一些社會底層的破產商人和浪人到華夏海岸城市及鄉村搶劫,這便是最初倭寇之患的原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