諄諄教導、苦口婆心、費儘口舌,連續多日的思想政治教育,起碼使軍士們築牢了良好的備戰思想,夯實了打仗意識基礎,是個好的開端。看著日複一日的教育取得了很好的成效,尤其是官軍一掃萎靡不堪的麵貌,走向欣欣向榮的康莊大道,張明遠很滿意,決心今後一定要賦予政治教育工作重要的地位,把他當做一把直指倭寇心臟的‘思想利器’。

不過以罕皮為代表的黑人組卻很鄙夷,不認同短期時間內思想政治教育所取得的巨大成效,他們一致認為這是非洲組單挑整個百戶所帶來的巨大恐怖武力震懾結果。

張明遠很鄙夷他們井底之蛙的看法,一個前世連軍隊組織都冇完全建成的非洲小國,有什麼理由去否定思想建軍的巨大重要性。腦袋冇有拐角迴路太可怕了,小民思想意識太嚴重了,必須找時間給他們上上教育課,讓他們知道蔑視的思想在與剛硬的拳頭碰撞後,也會發生思想急劇拐彎的現象。

於是,幾日後的張百戶單挑整個非洲組的活動發生了,看著滿地哀嚎不已的黑大漢,罕皮連夜對非洲組成員進行了緊急教育,統一了思想,表示一致認同掌百戶政治教育觀點的正確性、嚴謹性。

這是新舊思想巨大碰撞的時刻,以張百戶淩厲手段完勝。

接下來,就要考慮這些大爺兵的戰力問題了。

思想教育、作風養成這兩大塊還好糾正,大不了可以輔助打罵體罰,但戰鬥力這個問題就不好解決了,因為它還關係到身體素質、懶惰心理以及怕苦怕累問題。

武器裝備好解決,張明遠依據前世在網絡上無意瀏覽過的戚將軍抗倭陣法‘鴛鴦陣’,比葫蘆畫瓢製作了很多狼筅,又對百戶所內的裝備進行整理改造,忙忙碌碌幾天,總算是備齊了十幾套陣法所需要的武器裝備,下一步就是練兵備戰了。

一整套的效仿前世特種訓練的方案新鮮出爐,包括軍人姿態、集合站隊、武裝奔襲、擒拿格鬥、體能訓練、戰術訓練以及戰備拉動等等,以其傲嬌的身軀呈現在大明衛所官兵麵前,在他們懵懵懂懂且還帶著驚奇萬分的神情中,緩緩拉開了訓練大幕..............

有豐富作戰理論經驗的張明遠,自認在練兵這一塊毫無壓力,他關心的是如何利用好現有場地、現有裝備將這支半吊子軍隊訓練成威武之師?

練兵需練狠,練狠須虐待。

俗話說,慈不掌兵。練兵不打罵體罰如何能行?放在前世可能講求文明帶兵,但在這鳥不拉屎無人問津的地方,可就冇那麼多講究了,該罵罵,該打打,實在不行還能軍法伺候砍幾個,對提高練兵進度,提升練兵水平絕對有大幫助。

穿越至今,一朝形成的遠大誌向,終於要在龍山開始生根發芽,這百餘名軍士,將是他實現抱負的出發點。

.............

於是,慘無人道的特種訓練開始了..........

每天,天不亮,擔負輪流值班的兩名總旗便會準時敲響營地內懸掛的鐵鐘,而後持著胳膊粗的木棍挨個敲打著睡眼惺忪的懶惰者,再狠狠拽下床,大聲督促整理著裝.........

身著戎裝的張明遠總會頗有大將風範的站在隊伍最前麵,然後開始一天的訓話,接著揮舞鞭子,像驅趕羊群似的趕著軍士開始十公裡越野訓練...

整個白天,都會在張明遠的不厭其煩的指導下,先展開格鬥訓練,而後開始抄襲自戚繼光兩年後才發明完成的‘鴛鴦陣’訓練.......

再進行體能訓練..........

還時不時進行戰備拉動..........

當然,更多的軍士對營區訓練場中出現的一些奇怪訓練工具表示不解,單杠、雙杠、圓木、平衡牆、障礙牆...........這些完全來自現代的東西徹底顛覆了大明官兵的認知理念,其被震驚狀態不亞於遇到了外星人。

對於官兵們充滿疑惑的眼神,張明遠隻是施以高深莫測的漠視,這不是他能解釋得清楚的,隻有官兵們親自去實踐,才能認識到其中的巨大威力。官兵們雖然疑惑,但在多次訓練後,終於恍然大悟起來,接連對張百戶的奇思妙想感到由衷的佩服,都稱之為一代練兵奇才,對其的崇敬敬仰也如黃河之水滔滔不絕。

張明遠為了能更加提高官兵的技戰術水準,還在軍中普遍實行紅藍對抗演習製度,每三日就要對各個作戰小組進行一次實兵對抗,規定凡是在實抗中全軍覆冇的小組進行餓飯懲罰,具體懲罰措施是:讓輸陣的小組眼睜睜看著獲勝的小組大快朵頤,而不能進食任何東西,白白餓上一天。如此一來,每名軍士的訓練熱情被大大激勵起來,訓練起來個個不要命,畢竟走上軍戶生涯為的隻是能吃上飯而已,誰也不會拿自己的肚皮開玩笑。

經過一段時間的填鴨式訓練也好,逼迫式訓練也罷,反正官兵們的意誌、體能以及戰術格鬥水平都有了一個質的提高,整個百戶所的麵貌也煥然一新,官兵們首次認識到了練兵打仗的重要性,主動求戰的意識也日益強烈起來。

..............

晴空萬裡,萬裡無雲,無雲的烈陽下,百餘名軍士麵露堅毅的目光,整整齊齊站地站在校場周圍,紋絲不動,鴉雀無聲。

今日照舊是實兵對抗訓練............

張明遠剛吃過早飯,有些懶洋洋的,正準備喝壺茶水消消食,順便翻閱一下兵書,惡補一下古代戰爭知識,古代打仗也需要理論的,也必須從實際出發不是,總是照抄照搬前世的作戰理論,有點不可行,畢竟古代缺少與前世先進理論相匹配的武器裝備不是........

所裡本冇有兵書的,這本《孫子兵法》還是前幾日從千戶大人淘來的,說是淘可能有點不符合實際。陳千戶有點摳,向他討要幾次都不肯給,冇辦法,張明遠隻能選擇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施展特種作戰手段撬過來的。這也能說明一個問題,官越大,臉皮越厚,張明遠現在就有點厚臉皮,凡是被他惦記上的東西,一般都會放下臉麵,不擇手段手到拿來,比如說罕皮沙霍的身體........不高興就拿來練練拳腳,畢竟功夫也不能丟啊!

正在張明遠很舒爽地喝著茶水時,罕皮很不合時宜地進來了,盔葉帶風,很是威風凜凜,摧枯拉朽之勢好像能把整個破敗不堪的房子拆掉似的........

張明遠很討厭才做了個小官就咋咋呼呼的罕皮,對上司一點都冇有表現出尊重的意思,要是讓他做大了,豈不是能把總督府拆了?

有些小官總是屬黃瓜的,不定期拍拍肯定成不了一盤菜,拍黃瓜,張明遠還是很有心得的-------看來還是要多對罕皮提攜提攜了。

不過對罕皮近期的表現,張明遠還是很滿意的,有了總旗這個精神獎勵的罕皮,練兵勁頭無與倫比,值日督查儘職儘責,大有向一代名將發展的趨勢。

罕皮莊重肅穆地往屋中一站,又無比嚴肅地拱手:“啟稟百戶大人,實兵對抗演練已完備,請大人指示。”

很彆扭,張明遠很討厭一個充滿異域風情的外國人說這些文縐縐的話,總覺得那裡不對勁-------當然更討厭罕皮的做作。

懶洋洋地睜開雙眼,官派十足道:“本官今日有些乏累,爾等可自主操作,不必再來煩擾本官。”

“可是,戚將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