冇過幾天,龍山百戶所百餘人群毆事件,便傳遍了整個觀海衛防區,黑人組以一敵三四的強悍武力,成為每個人津津樂道的茶飯談資,也為龍山百戶所蒙上了一層神秘的麵紗。

好事者有之,例如,在走村串戶的‘抗倭事蹟宣講團’添油加醋的大言不慚描述中,龍山百戶所黑人組簡直就是黑天神下凡,他們的領導人百戶張明遠更是被稱之為天神惡煞;懷疑者有之,這是滿足於故步自封心理並抱有懷疑一切真理範疇的表現;汙衊者更有之,主要以被胖揍成豬頭的兩位總旗為代表,具體表現為不甘屈辱撓牆哭訴畫符詛咒釘小人的行為。

當然,愕然者居多......

持愕然者理念最深入的當屬備倭都司參將戚繼光,作為一名不世出的名將,他本身就是一個十分敏感的將軍,熟讀兵書並時刻保持能打仗打勝仗理唸的他從下屬的首次彙報中,就敏銳發現了其中的內在關節-----陣法作戰,雖然他也不清楚這與黑人的戰鬥力有何關聯?

一個新鮮事物的產生必然有著它存世的道理,秉承著‘一切事物皆可懷疑’的態度............

於是觀海衛指揮使司被震動了,每天議事大廳內人頭攢動,人來人往川流不息,每個人都在暢談龍山群毆事件,與普通軍士關注點不同的是,指揮機關更傾向於‘黑人組何以一敵三,且毫無損傷的強悍戰力’,想從中尋找出彆樣的東西。

宣傳效果很動人,尋求真理愈急切。

大明衛所軍製自太祖朱元璋創立以來,在初期實戰運用中,確實發揮了巨大的效用,也驗證了衛所軍製的強大實用功能。但隨著時間的推移,尤其百餘年後,到了嘉靖年間,衛所軍製早已破敗不堪,軍隊的作戰能力成拋物線數值急劇下降,麵對數量稀少的倭寇入侵,往往敗多勝少,或者乾脆聞風而逃,早已成為了百姓茶餘飯後的笑談。

大明軍隊戰鬥力的**已成為了不爭的事實,是根治它?還是苟延殘喘?如一道天大的難題早就擺在了無數有識之士的麵前,因此,當一個新鮮事物誕生後,它那隱藏在假象後散發著的微弱光芒必然會被一批狠人敏銳地鋪捉到,進而經過千錘百鍊形成真理。

.............

對於觀海衛指揮使司的瘋狂怪異,張明遠當然一無所知,他現在要考慮的問題很多,比如說加強政治教育、規範條令條例、夯實作風養成、務實工作態度以及儘快形成戰力等等------也有在軍士難得形成的崇敬目光中儘快組建自己的班底。

第一步,當然是建立自己班底----關於兩個總旗的任命。

原兩名總旗被新任百戶的‘無意痛揍’搞得病退離休後,所裡眾多軍士的管理教育就成了一個不大不小的問題,‘火車跑得快全靠車頭帶’,一個好的領頭人是團體戰無不勝的關鍵所在,擁有豐富的前世軍隊管理經驗的張百戶,自然能認識到其中的關節。因此,對於總旗的挑選著實費了一番功夫。

總旗很重要,是一所主官----百戶的左膀右臂,肱骨大將。總旗素質的高低,關係著百戶所的全麵建設,若想‘基礎紮實、全麵過硬’就必須選好用好總旗----當然最好是自己人。

用人理念要務實,罕皮就是這樣毫無爭議地走進了張百戶的視野。

張明遠深刻回顧了穿越至今後的種種發展曆程,通過無數次的評價衡量,一致認為擁有異國風情特色的罕皮經受住了‘血與火’的考驗,不僅有力地促進了穿越者與當地人的和諧關係,還對大明抗倭事業的繁榮發展做出了傑出貢獻。尤其在即將‘全球化’和國際格局快速變化的大背景下,‘老大’與‘小弟’的關係已超越雙邊範疇,且有向著戰略夥伴關係發展的趨勢。張明遠認為進一步加強與罕皮的全麵戰略夥伴關係尤為重要,也是雙方共同願望和根本利益所在。

罕皮,當仁不讓被任命為了----總旗。

關於另一名總旗的任命就冇那麼複雜了,為致力於消除百戶所原有軍士的懷疑態度,加強對話以增強相互理解,妥善處理分歧,在平等、互信和互相尊重的基礎上,張明遠經過多日的思考,十分認真地采取了談心瞭解、實地檢視、問卷調查以及校場比武等多種評選方式相結合的辦法,最終選定了一名濃眉大眼、孔武有力、老實巴交的慈溪大漢----沙霍充當總旗。

百戶所的建製悄無聲息地建立起來了。

百戶:張明遠

總旗:罕皮、沙霍。

...........

完成了百戶所編製問題,下一步就要考慮部隊的作風養成及政治教育問題。

按照太祖朱元璋的理論設想,大明軍隊實行衛所製,其精髓就是無論軍官還是軍士都是軍戶世襲,雖然穩定了兵員來源渠道,可百餘年來逐漸形成的沉屙,使暮氣沉沉之勢過早的凸顯了出來。

軍製糜爛到一定程度,對軍士的思想肯定造成了難以消除的影響,比如說,不知為何而當兵?又為誰而打仗?思想理念不統一,信仰宗旨未建立,這將是個很糟糕的現象,也大大影響了軍隊強悍戰鬥力的形成。一支隻知道豐富物質文明建設而忽略精神文明建設的軍隊,很完美地避開了‘兩手抓兩手都要硬’的根本,是多麼的無知愚昧。

因此,張明遠決定將思想政治教育再提升一個檔次,作為練兵備戰前的重要準備工作。

搞搞教育工作,張明遠自認還有這個資格,前世也曾接受過軍隊的各種政治教育,若將這許多新奇的關於加強理想信念教育的內容用在這些井底之蛙身上,勢必會取得豐碩的成果。這些衛所官兵的思想乾淨如一張白紙,他完全可以按照自己的意圖去儘情揮毫撥墨,把他們書畫成一張張完美的‘江河社稷圖’,爭當‘政治思想強,軍事技術精,作風紀律嚴,完成任務好’優秀士兵,爭創‘政治合格,軍事過硬,作風優良,紀律嚴明,保障有力’先進百戶所。

...............

“罕皮、沙霍,你們來一下。”

罕皮總是以最快速度跑到來,尤其剛升職為大明軍隊的總旗,心勁更足了,淡定的虎虎生氣在奔跑中中多多少少帶有些濃烈的官威。

七月盛夏,討厭的金蟬‘知了知了’的大叫個不停,給這個悶熱的盛夏又增添了不少煩躁,更煩人的是跑過來的罕皮不說一句話,總是在張明遠身邊來回晃盪,本來就很萌逼**絲的傢夥,就像一隻蒼蠅似的時不時遊蕩在身前,張明遠正考慮著軍士的思想教育問題,無端端還被他擋了好幾次路。

張明遠心很亂,不得不停下腳步,瞥了他一眼,語重心長道:“罕皮,你就不能向沙霍學習學習,在我身邊晃來晃去,是要刷你的存在感嗎?”

罕皮立刻露出萌萌噠且小清閒的委屈麵孔,夾雜著稍許的害羞味道,皴黑魁梧醜萌醜萌的,強忍著激盪而出的雞皮疙瘩帶來的陣陣冷意,張明狠狠踹了他一腳。

“說,什麼事?”張明遠官威很濃。

罕皮終於站定腳步,麵含期待弱弱道:“老大,咱以後能不能不同時喊我倆的名字?”

“你瘋了?”張明遠很不爽,輕咳兩聲,挺挺官身,虎目含威,語氣很沉重:“本官還不能召喚你了?”

罕皮乾眼裡飽含委屈的光芒,聲若蚊蠅:“老大,我腦子笨,不知道該怎麼向你解釋?”

“男子漢大丈夫,敢說敢做。”張明遠一頭霧水。

“我倆的名字連起來貌似不好聽。”罕皮眼睛眨啊眨。

“所以?”

“有點侮辱人的感覺。”

張明遠還在思考問題,語氣很敷衍。

“那以後先叫沙霍,再叫你。”

“不要,更不好聽,更侮辱人。”罕皮失聲抗議。

張明遠很不耐煩:“罕皮沙霍,沙霍罕皮。”

罕皮神情複雜,嘴裡喃喃不知道訴說著什麼:“............”

張明遠愣了,這傢夥今怎麼了?不像他的作風啊?.......

噗呲!

旁邊的沙霍也很不厚道地笑出聲來。

罕皮的臉色如同被開水燙過似的,黑紅黑紅的。

張明遠一臉懵懂,嘴唇喃喃自語......

“罕皮傻貨,傻貨罕皮,有點意思,嘿嘿......”

罕皮:“..........”

“嗬,集合隊伍,上課。”張明遠笑得很盪漾。

“是!”

情商真是個好東西啊!稍不注意就能傷了一個人脆弱的玻璃心。

真不知道沙霍的父母怎麼給他起的名字,嗬嗬嗬。

二位老人家怎麼那麼懂本官的心思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