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偶像戚繼光名將的結識就是這麼奇葩,還帶著絲絲詭異的味道。

說實話,張明遠很同情戚大將軍,作為一個名將在軍中當著這麼多下屬的麵都能被夫人隨意淩辱,可想而知回到家中又會是一個什麼模樣。以戚夫人不弱於小魔女的凶神惡煞,在結合古靈精怪的性格,肯定能策劃出花樣繁多的懲治方法,像跪搓衣板了,洗衣做飯了,估計肯定不在話下。

不過戚將軍說的最後一句話,又讓張明遠陷入沉思........

‘怕老怕怎麼了?怕就是愛,愛就要怕。

如何能體現出愛老婆呢?毫無疑問‘怕’就是最佳選項。不管是真怕?還是假怕?哪怕裝裝樣子也行,這樣至少能贏得老婆的歡心,從而全身心投入到家庭內務中,為你生兒育女頤養父母,操持家務打理瑣事,儘最大努力做好你背後的頂梁柱,支援你事業的成功。雖然戚將軍也有架不住下屬挑唆的時候,但自嘲式的做法總體來說冇有毛病,思維觀唸完全符合,因此才能臉不紅心不跳,坦誠接受諸位大閒人的調侃嘲笑。

從這裡,張明遠也不禁想到了與自己有婚約的小魔女,更想到了自己將來的婚姻生活,會不會也像戚將軍這樣‘怕老婆’?不過有一點可以承認,張明遠要是‘怕老婆’可以怕的有理有據,為什麼呢?.......咳咳,因為老婆大人背後還有個老國公呢!誰想嘲笑?誰敢嘲笑?要想死的話,去找國公理論去。

想通此節,張明遠心情大好,完全放下這些瑣事,接下來就是要上任了。

交接完二十名倭寇,張明遠帶著非洲組奔向了龍山百戶所。

..............

龍山千戶所隸屬於觀海衛,設正千戶一名,正五品,副千戶二名,從五品,配兵員1200人----‘千一百二十人為千戶所’

初到龍山千戶所,自然要拜見千戶大人。

千戶大人叫陳浩天-----一個很霸氣的名字,五十餘歲,也許是快到了退休的年齡,想彌補一下多年來對下屬冷眼批評而形成的友情裂痕,對誰都是一副和藹可親的模樣。尤其是對張明遠的拜見更是很熱心,笑眯眯誇讚幾句,又說了些不鹹不淡的官話,便讓一名叫梁必英的副千戶帶著他趕緊上任,催促之意好像很著急的樣子。

辭彆千戶大人,張明遠便上任了.........

龍山百戶所設百戶一名,轄總旗二名,小旗10名,總共120名軍士-----‘百十有二人為百戶所,所設總旗二,小旗十。’

初來匝到,探查完地形後,張明遠的心沉了一大截。

龍山千戶所共有5個百戶所,分佈在整個龍山所有要道處關口,其餘4單位還好說,或是居高臨下,或是隔河相鄰,又或是山石所擋,最起碼周圍都有一定的屏障可以阻擋倭寇的入侵,暫時減緩衝擊壓力。而張明遠所在龍山百戶所的地理位置可不是一般的悲催,它位於龍山西北角一處小山坡上,對麵百十米開外緊鄰一大片平原,冇有一絲阻擋,平坦的地形周圍一望無際無遮無攔。

不用再看地圖,他也知道,龍山百戶所絕對的抗倭第一前線陣地----冇有之一。

在這裡當百戶,必定是稻草繩子做褲腰帶——尷尬。無論倭寇腦子多麼不靈光還是戰術眼光低,隻要不是個瞎子,哪怕是一頭畜生,也會選擇在此地登陸作戰----何況小山坡下還真有一群頭都不抬的牛羊在吃草呢!

悠哉悠哉的牛羊都不拿正眼瞧你,你還讓凶殘成性的倭寇溫柔綿綿?簡直是笑話。

.............

糾結著第一道難題,張明遠帶著非洲組趕到了百戶所營地。

營地很大很安靜,十幾間房屋孤零零地矗立在小山坡上,更顯得空蕩蕩的,冇有一絲人氣;幾隻麻雀懶洋洋地匍匐在地上扒著食,對十幾名不速之客連瞧都不帶瞧一眼。

張明遠使勁揉了揉眼睛,還以為走錯地方,來到了一處貧困百姓家呢............

護送上任的梁必英乾咳了幾聲,揉著發紅髮燙的臉有些不好意思,嘶嚎著嗓門衝營區大喊了幾聲後,見無人迴應,不得不氣急敗壞竄進去找人。費儘心機尋找多時,終於在茅房找到一名年約六旬的老吏,連拉帶拽將他拖了過來後,耐著性子解釋半天,才讓老吏認識到眼前這個年輕人就是新任百戶大人。

梁必英很急躁,惡狠狠問老吏軍士都哪去了。

老吏揉著渾濁的眼睛,打量副千戶大人半天,半晌悠悠道:“大人啊!哎!最近總有附近鄉民來偷吃食,兄弟們無奈之下,隻能四處守著。”

“那平時不操練嗎?”張明遠惴惴不安。

老吏歎了口氣:“操練?地裡種的東西都快冇了,誰還有心情操練?”

張明遠頓時無語了,看來大明衛所軍隊自給自足的政策真不是蓋的。

大明建國後,軍隊效仿唐代‘府兵製’施行衛所製度,為減輕國庫經濟壓力,朱元璋大帝下令各地撥付土地給衛所自主耕種,平時無戰事時,大部分佈防軍士,小部分軍士耕種,逐漸形成了自給自足的養兵政策。本來這種養兵方式也無可厚非,但隨著時間推移,衛所官兵追求美好生活水平的思想越來越急切,打仗操練的懶惰心理也越來越嚴重,於是到了最後,官兵們一合計乾脆放下操練,專門經營土地了。

突然,老吏睜開渾濁的眼睛,惡狠狠地盯著前方平原,使勁躲著腳,怒不可竭道:“這幫流民,又來偷吃食了。”

張明遠一愣,順著他手指方向,果然看到一群大約四五十人的隊伍,正抱著各種各樣的東西向平原地帶跑去........

心中一動,怒氣勃發,大生命令罕皮做好戰鬥準備。副千戶梁必英大驚,使勁拽著張明遠,想向他解釋什麼.......

張明遠根本不聽,帶非洲組如猛虎下山向前衝了過去.........

急得梁必英毫無辦法,隻能隨著一幫人向下衝過去,誰想有些發福的身軀剛走幾步就累得氣喘籲籲,不得不跑一會歇一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