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明遠有些茫然,對眾位武將你一言我一語擠兌名將的做法表示深切的無語,好像是在前世印象中的戚名將可不是這麼優柔寡斷的人啊?男子漢大丈夫,麵對大事就應該當斷則斷,及早作出判斷,而不是這麼猶豫不決。眾人的義憤填膺大義凜然居然還讓戚名將麵有難色,難道又是倭寇入侵?上級下達了不戰的指令?又或者是備倭都司趙文華那奸臣惹了眾怒...........

難道這個平行世界中,戚繼光冇有那麼威猛?隻是個少不經事的普通將軍?又或是戚名將不懂不會的問題很嚴重........

張明遠無法抑製住對戚名將的猜測。

砰!

戚名將重重拍了下桌子,劍眉狠狠挑了挑,聲音中竟有些顫抖的味道..........

“來....來人,傳令刀斧手帳兩側伺候,再傳令王....那個懷山。”

張明遠驚住了,再次對戚名將的做派表示懷疑,念個名字都能戰戰兢兢,難道他是個老虎,或者是個猛獸?看他心存疑慮的模樣,配著狐假虎威的架勢,絕對有虧他的名將頭銜。‘王那個懷山’?也須是個人名,又或許是個頂頭上司吧?趙文華那個奸賊真是害人不淺啊!

不一會,刀斧手準備完畢,真是個:

刀劍出鞘,寒光閃閃;颯爽軍士,威風凜凜,令人有種聞風喪膽的感覺。

任何敵人都難逃它的震懾力。

一切宵小在它麵前都將打回原形,呲著畢露的牙齒慢慢退回黑暗的巢穴..........

張明遠很想看看令戚名將聞風喪膽的人到底是什麼模樣?

.............

噠噠噠噠!

過不多時,門外忽然傳來陣陣急速的馬蹄聲........

張明遠掃視大廳,分明看見戚名將臉色更白了,還很痛苦地閉上了雙眼............

眾位武將還算鎮定,放棄激烈言論的同時,都重重哼了一聲,然後立馬掛上一副極其蔑視的神態.........隻是好像座椅不夠結實,發出吱呀吱呀的顫抖聲..........

張明遠不明白,堂堂議事大廳,商議軍機大事之處,隨隨便便就被人策馬奔騰,太不把指揮使司放在眼裡了吧?大明的官場難道真的很黑暗?奸臣宵小也太猖狂了吧?

張明遠很義憤填膺,手指關節捏得咯咯作響,要不是孫博文死死拽住他,張明遠或許已經衝上去了-----太氣人了,士可殺絕對不可辱..........

殺........

陣陣喊殺聲傳進來.........

刹那間充斥整個議事大廳,震天響動撞擊著房梁,餘音嫋嫋,不絕於耳..........

張明遠大驚,霍的一聲站起來,抽出佩刀.......

“有倭......”

旁邊孫博文死死摁住他,哭喪著臉道:“老弟,想啥呢?聽音辯人.......”

張明遠一怔,隨著陣陣殺聲傳入,他終於明白了這是女高音,印象中好像冇有女倭寇吧?氣一泄,無力坐了下來........坐下時,他分明從諸位將軍看向自己那極度震驚且複雜的眼神中領略出了絲絲欽佩的韻味,這是對勇敢無畏的最高獎賞,也是對初生牛犢不怕虎的完美詮釋....

當然也很恰到好處地想起了小魔女。

................

不多時,衝殺隊伍自大門湧到了廳前.........

來人竟然是十幾個身著火紅戎裝騎著高頭大馬的女將,為首一員女將仗劍而行,杏眼圓睜.......

張明遠徹底懵了,不可思議地望著眼前這一切........殘壁斷垣,殺氣騰騰........好像有些相識........

張明遠正懵比狀態時,為首女將的馬已離廳前不到半個籃球場,這時女將突然嬌吒一聲,身子霍的一聲從馬背上一躍而起,半空中身形一轉,像一隻輕靈的燕子,又穩穩落在地上.........

絕對的身形矯健,颯爽英姿,當巾幗不讓鬚眉。

接著一聲嬌吒自遠而近傳來.....餘音繞梁,三日不絕那種....

“戚遠敬,你想死嗎?”

人隨音至........

呼啦!

同時廳內湧入十幾個同樣身著大紅戎裝的女女將,刀劍出鞘,颯爽英姿,英氣逼人......

眾位武將臉色大變,剛纔還義憤填膺大義凜然的勢頭為之一泄,紛紛坐直了身體,端起茶水慢條斯理地飲起來,彷彿剛纔的場景與自己無關一樣,大廳內一片寂靜,無數個下垂的腦袋在嬌吒聲中瑟瑟發抖............

一個白麪將軍觸電般站直了身體,魁梧高大的身材也變得拘攣了.......

微微整了整戎裝,戚繼光走上前,抱拳而立,無比淡定道:“夫人稍安勿躁。”

又回過神來,麵對廳外,大聲下達命令,威嚴的聲音隨之傳來。

“眾將聽令,請夫人閱兵。”

唰!

很齊很威武的一陣整理戎裝聲音,清脆且沉穩,而後爆發出震天響動。

“夫人閱兵,末將聽令。”

戚夫人淡淡道:“這還差不多。”

轉過頭,朝著陳文彙,杏眼殺氣十足:“陳將軍,你剛纔說什麼士可殺不可辱?”

陳文彙驚得臉都變形了,方臉一抽一抽的,顯得痛不欲生,哭喪著臉道:“末將說的是夫人颯爽英姿,是個巾幗不讓鬚眉的女中豪傑,與戚將軍正是天造地設的一對,賢伉儷情深似海,委實羨煞旁人,我等.....那個士可殺也可辱......”絞儘腦汁終於圓上了謊話。

戚夫人很滿意,點頭稱讚...........

“嗯!孺子可教也。”

交代完,轉身甩裙,頭也不回走了出去...........

噗通!

戚名將癱軟在座椅中.........

“我說什麼來著,不能惹她,你們偏要惹,惹禍了吧?”

“戚夫人真乃天人..........”

“冇想到夫人颯爽英姿......”

“戚夫人真乃人中豪傑.........”

............

溜鬚拍馬之言不絕於耳.........

張明遠睜著懵懂的大眼睛看向孫僉事..........

孫僉事苦笑,環顧四周確認無敵情後,才抖抖索索說了出來:

原來,戚將軍很怕老婆,碰巧這兩日戚夫人脾氣大發,帶人把衛指揮使司砸了一遍,還揚言要修理人..........眾位武將們不服氣,攛掇著戚將軍立立家法,擺個閱兵式嚇嚇老婆.......誰想......哎!

聽完孫僉事斷斷續續抖抖索索的敘述,張明遠終於聽懂了大概,中心思想就是:戚名將怕老婆,被下屬慫恿想立家法,反被家法。

再聯想到一路上的所見所聞,張明遠更加印證了前世網絡上流傳的關於戚名將‘怕老婆’奇聞軼事的真實性了,這絕對是個勁爆的八卦新聞,也幸虧戚名將生活在冇有網絡的古代,要是放在前世,以他的身份,恐怕早就被有著化白為黑翻雲覆雨能力的狗仔隊傳遍天下了。

俗話說:三人成虎,五人成章;

又有俗話說:眾口鑠金,積毀銷骨。

感受著眾位將軍或真切或虛假的對戚夫人的讚美之言,張明遠很同情戚名將。

在這個夫權至上、夫為婦綱的封建年代,老公就是天,媳婦就是地,老公對家中的一切事物有絕對的話語權,這樣才能符合封建儒家思想,纔不被外人看扁。可到了戚名將家裡,一個手掌生殺大權的軍中大漢,卻被貌似弱小的媳婦欺負得抱頭鼠竄,著實不是個奇葩的所在。難道戚名將是上門女婿,冇錢冇房子?又或是戚名將沾花惹草,冇臉冇底氣?張明遠不敢再想了.........再想又該緋腹了。

................

廳內又恢複了平靜,不過是比較尷尬的詭異平靜。

戚名將若無其事地翻閱著兵書,不時微微皺起眉頭盯視半晌,抬筆寫下幾行字,彷彿又碰到了疑難問題,白淨的臉龐上透出剛毅,魁梧的身軀也散發出陣陣威武的氣勢........不過,好像兵書拿反了.....

眾位將軍更是正襟危坐,慢條斯理地飲著茶水,不時有幾人交談著軍中大事,眉頭皺的很深,像是碰到了不好抉擇的大事........

噗呲!

張明遠很不厚道地笑了出來.......

啪!

戚將軍重重地將兵書拍在桌子上,很有力地揮舞著大手,茨呲牙裂目.......

這纔是一代名將,靜若赤兔,動則雷霆,吃了虧大不了下次找回來.........

“怕老婆咋了?說明我愛她,難道還能打她嗎?”

一條悠長的還帶著幽怨的聲音從下麵傳來.........

“大人,彆吵吵了,您能打得過夫人嗎?”

“.......這個。”

戚名將軟軟地癱在了椅子上,再也起不來了........

張明遠一軟,差點坐在地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