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明遠上任的觀海衛在慈溪縣城西北,道路不遠,約莫用了不到一天時間,便到了觀海衛城。

觀海衛城始建於洪武二十年,是大明信國公湯和所築。

洪武十八年,湯和在平定思州土司之亂後回到京城,曾上疏請求致仕。洪武大帝此時正為東南沿海流倭所擾,便拒絕了湯和的所請,並任命其為防倭抗倭總兵官,統領東南沿海地帶軍政大事,因此,年近六旬的湯和再次擔負起鞏固海防的重擔。

自受命海防大事後,湯和曾多次與部下方鳴謙商議,最後定下了:禦倭之策,上奏朱元璋。‘倭海上來,則海上禦之。請量地遠近置衛所,陸聚步兵,水具戰艦,則倭不得入,入亦不得傳岸。近海民四丁籍一,為軍戍守之,可無患客兵也。’朱元璋看過後,深為讚同,立即批準此方案施行。於是,湯和馬不停蹄奔赴沿海地帶,開始了他一生中最輝煌的衛所籌建工程。

觀海衛便是此時籌建起來的:“衛地坐慈溪之西北。夏少康後屬越,漢唐間改會稽郡,是越與會稽之分野,即衛之星土也。”

觀海衛城址的設計籌劃,完全依照天上二十八宿形象決定。觀海衛城址位於慈溪縣城之北,其建造的方位剛好在天上的牽牛星與婺女星之間,而這一地點又恰恰是會稽郡與越的分野之處,這就是當年湯和選址的一個重要依據,也是觀海衛屬於“星土”之城的彆稱。

觀海衛城東接北侖港,北倚杭州灣,城牆大氣磅礴,城內軍事設施齊全;又有五個千戶所成掎角之勢,相互照應,進可成攻勢,退又可成守勢,固若金湯可見一斑,足可見湯和他老人家當年建築觀海衛的苦心孤詣。

站在古樸斑駁的城牆邊,張明遠思緒萬千,身臨衛所,宛如前世軍營,仰望著高大的城牆,注視著‘觀海衛城’四個碩大的金字,他緩緩出了一口氣,沸騰的熱血湧上,頭腦一片空明,渾身不由自主產生了濃濃的戰意。

這將是人生中第一次以武將身份站在大明政治舞台上,從此就要與波詭雲譎勾心鬥角掛上勾連,才華展示,翻手雲霧,大明的官場上也會因為一個穿越人士的出現而地覆天翻,將徹底改變這個平行世界中大明朝的國運。

觀海衛城,守護家鄉所在,抗倭前線,一展抱負之地。

嘉靖三十四年七月,張明遠走進了觀海衛城........

...............

武將也有官場。

初次上任,對官場不怎熟悉的張明遠,自然要去拜訪一下頂頭上司,聽聽工作安排指示,順便表示一下自己的衷心擁戴之情,這是必不可少的禮尚往來,活了兩世的張明遠自然明白這其中的道理。

指揮僉事孫博文顯得很熱心,不是那種虛情假意的熱心,自從無意中得知張明遠和徐公爺的孫女有‘吻’頸之交後,一天來對他殷勤照顧百般禮遇,甚至還恨不得立刻能與他有義結金蘭的八拜之交。

張明遠當然知道陳僉事的心思,每每看到他一臉躊躇滿誌地與衛內同僚打招呼時,張明遠都有忍不住要告訴他實情的衝動,但苦於自己的難言之隱,這才極力壓製,關鍵是他不知道陳僉事能不能經受得住?

................

隨著陳僉事不斷深入內城,觀海衛城的內部結構越來越明顯的展示在眼前,張明遠對湯和老爺子的敬佩之情也越來越濃厚..........

按照湯老爺子的‘禦敵之策’,觀海衛的主要功能是攻防兼備之下防禦倭寇,因此,城內民居較少,大部分建築都是按照臨敵狀態所設計的,拋去城牆、城壕、月城、城門、城樓等常備部分不說,城中到處分佈著箭樓、甕城、哨所、炮樓、城柵、鹿角等禦敵建築。

令據陳僉事介紹,按照最初設計,城中諸多必經之道還鋪設了大量的炸炮----地雷。萬一倭寇攻入城池發生巷戰時,可以將倭寇引入炸炮處,而後引發機關,消滅敵軍有生力量。

當然,城中還大量佈設地道,作為撤軍之用,可謂能攻能守,萬無一失。多年來,在觀海衛城的庇護下,不知道有多少倭寇命喪於此,見證著這座城池的輝煌曆史。

瞭解完觀海衛城的大概佈防後,孫博文很謙虛地告訴張明遠,備倭都司參將戚繼光恰好坐鎮此地。戚參將還特彆吩咐,如果張明遠到任,一定要帶去照麵........

張明遠心頭狂喜,對這位被前世奉為抗倭英雄的戚將軍,自己早就神往已久,隻是限於職責所在,一直未能見麵。今日難得有機會,自己可要好好向他討教一番,聆聽聆聽指示,聽聞戚將軍文武雙全,膽色過人,實是軍中不可多得的一員悍將.........

“不知他老人家升級成功了嗎?”

孫博文愣住了,一雙小眼睛閃爍著求知的光芒:“升級?何為升級?”

張明遠不好意思摸了摸下巴,尬笑兩聲,表明自己言多有失的尷尬處境.......

孫博文自然看出張明遠的尷尬,拍著他的肩膀,爽朗一笑:“升級自然是升級了,都司參將嘛!”

張明遠嘿嘿一笑,不再言語...........

............

衛指揮使司置於城中心,占據一個小小院落,屬於四合院範疇,除去周圍房屋,院落麵積不大,充其量有一個籃球場大小。大門斑駁無光,早年塗刷的黑漆早掉得一乾二淨,一對破爛的門神歪歪斜斜地貼在大門上,更顯得淒慘無比;大門磚牆破敗坑坑窪窪,不少地方都露出了內在的漿泥,慘綠的青苔毫無顧忌地長在上麵,陽光照射下,發出盎然生機,纔算昭示著這是個有生命的地方。

誰能想到如此不顯山,不露水的破敗所在就是觀海衛指揮使司。

洪武大帝留下的‘為官不修衙’祖訓確實很有震懾力,硬生生把一個軍事指揮機關逼成了五保戶。

門前站著兩名佩刀軍士,孫博文遞上牙牌後,軍士拱手行禮讓了進去..........

隨著陳僉事越往裡走,張明遠越心驚,大門破敗就算了,冇想到內院房屋、陳設更破敗。置身其中,張明遠彷彿有種恍如隔世的感覺,一夜之間生活水平下滑到了貧困線更以下........抬望眼,滿目瘡痍,殘壁斷垣,毫無生活氣息,就好像一片廢墟之上,遺留著幾個殘垣斷壁的房屋似的,那麼荒涼無比。

雖不至於到“殘垣斷壁”的地步,卻也足可稱得上“滿目蕭然”了。

張明遠微微皺起眉頭,不可思議道:“陳大哥,咱們這被土匪打劫過?”

“土匪?”孫博文狗臉看星星般懵懂。

“就是那種燒殺搶掠無惡不作的打劫。”

孫博文長歎一聲:“哎!彆提了,前些日子戚夫人來了........”

.......................